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宠樱 > 遇樱(生日快乐,岁岁安康)

遇樱(生日快乐,岁岁安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樱还在怔愣,季淮先她一步转身,错愕抬眉,语调再没刚才半分嚣张:“哥,你怎么来这么快?”

…哥?

傅景深再次审视地看了眼全副武装的季淮,终于,猜出了其身份。

须臾间,季琛已经走过来,站在季樱另一侧,淡淡道:“我就在风弄。”

季淮一看就看出他心情不佳,心虚地撇开眼:“哈哈…”

“那真巧啊。”

车厢里的傅景深看着一左一右站在季樱身侧的男人,仿佛横亘在面前的两座大山。

少顷,他拉开车门,长腿迈下车,直视季琛并无多少笑意的眼睛,末了,伸手寒暄:“季总。”

季琛不咸不淡地伸手回握,语气很淡:“时候不早,我带舍妹先走一步。”

“赶快,走走走。”一旁的季淮这才反应过来车上人是谁,戒备地看了傅景深一眼,拉着季樱的手臂就大步往回走,宛如身后有豺狼虎豹般急切。

季樱莫名地跟着他,来不及说话,只好礼貌地朝傅景深点点头,却撞进夜色下男人深邃漆黑的眼眸里。

她眼睫一颤,倏地回首。

待二人走远,季琛嘴角的弧度拉下,再不多言,转身就走。

傅景深却在身后叫住他,“季总,改日必登门拜访。”

季琛脚步一顿,回头道:“傅总事忙,不必亲自莅临寒舍。”

“季总不必和我客气。”傅景深回答,“毕竟——”

季琛没忍住回头,眯了眯眼:“毕竟什么?”

傅景深已经拉开车门,只余声音散落在夜风中:“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

季淮拉着季樱,坐在了季琛车厢后座。

季琛今天也喝了酒,早在饭局结束就叫了司机。

二人刚刚坐上车没多久,突然,副驾的大门被人打开,又用力阖上。

“砰”得一声,震天响。

“回季宅。”

季琛面色乌云密布,一上车就解着衬衫的袖口,季樱往前看了看,随后,扭头和季淮对视一眼。

后者用口型问:“怎么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淮可不会回季宅,和司机说:“等等,先把我送回星河国际,我不回去。”

司机点头应声。

季琛满身火气没处撒,冷斥道:“就你事多。”

季淮:“……”

季琛又从后视镜睨他一眼,找茬:“你坐在后排,是把我当你助理吗?”

季淮:“……”

季琛心情不好时,路过的老鼠都得遭殃,更何况他:)这种时候,能全身而退的也只有季嘤嘤了。

季樱扶着前座的后背,靠近季琛,轻声问:“大哥,怎么啦?”

“没什么。”季琛笑了笑,“嘤嘤不用担心。”

季琛不说,季樱便没再问。她知道,大哥不想说的事,怎么都不会说的。

季淮却是一眼就能看出季琛在气什么。傅景深这突然而然的殷勤,着实像是包藏祸心,可耻!可恨!

他向来有什么就问什么:“季嘤嘤。”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樱如实回答:“前段日子在茶楼,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什么!?”季淮变了脸色:“他和你说什么了?是不是故意引诱你了?”

“我就知道那老东西不安好心!”

季樱:“…老东西?”她想了想,蹙眉问:“他不是和大哥一样大吗?”

季淮呵呵一声:“他比大哥还大两个月!这还不是老东西?”

前排的季琛似笑非笑,柔声道:“季淮。”

“你找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樱不明白季淮莫名其妙的敌意,甚至连向来稳重的季琛有些奇怪,她轻声解释:“他没有和我说什么。”

“今天也是凑巧…”说到一半,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季樱的视线被前方高耸入云的大厦所吸引。

这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寸土寸金,傅氏总部的大楼也在这里。

此时,透过车窗,以傅氏为中心的三座大楼上,霓虹灯璀璨耀眼,每栋楼都投上几个大字——

[樱花0416,生日快乐,岁岁安康。]

季樱下意识看了眼时间,正巧,四月十六日零点,微信里涌入大量的祝福消息。

纤长眼睫不自觉动了动,季樱低头,压下快要扬起的唇角。

耳边响起季淮哇哇乱叫的声音,他死死盯着前方缤纷绚丽的傅氏大厦,“好一个诡计多端的老男人!”

季琛手肘搭在车窗,冷嗤:“花里胡哨,不切实际。”

如果晏航今天说的话是真,傅景深并不喜欢季樱,那么他的一切行为都很可疑。

并且,这个男人心思深沉,唯利是图,于季樱而言,绝不是良人。

季樱看了看两个哥哥,在一片凝滞间,轻声开口:“其实,我还挺喜欢的。”

“!!!”

傅景深还是去了趟风弄。推开包厢门,一眼看见懒散靠在椅背上的晏航,举着手机,口中叼着根烟,满脸纨绔相。

傅景深把玩着桌上的牌,深深看了晏航一眼,开口:“你见了就知道了。”

好奇心没被满足,晏航轻叹一声,继续靠在椅上翻手机,“还玩吗三哥?”

季樱到家时已至凌晨。跟着季琛身后进门时,才发现家中的灯还开着。

“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她出了什么闪失,该怎么办?”

谁人不知傅氏总部大楼伫立在寸土寸金的地段,集高科技与冷酷于一身,如同从不知疲倦的机器。这么多年,没人能在傅氏大楼打广告,更何况为了一个女人的生日!

季琛抿唇,直直看着母亲:“但她以后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小家,您不能管她一辈子。”

“而且据我所知,傅家近期就有结亲的意思。”

于婉清抱臂,“阿琛,你知道你妹妹身子弱。”

“不玩了。”傅景深站起身,“明天还有事。”

于婉清满意地牵着她去楼梯,“好了好了,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听见动静,他循声望来,看见傅景深,连忙摆正了姿势,“三哥,你来得不太巧,琛哥刚走。”怕傅景深不悦,晏航解释:“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妹突然来了个电话,让他去接她。”

“琛哥是出了名的护妹妹,大家伙都知道。”

“等等!”晏航跑到傅景深身侧,低声道:“还有件事儿要和你说。”

“说。”

话虽这么说,晏航倒也没真的认为傅景深做这一切,是因为真的喜欢季樱。他做任何事,都有他的用意。季樱也到了年纪,两家联姻,百利无一害。

听着晏航一口一个“琛哥”,傅景深缓缓挑了下眉,“我看见了,在门口。”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唯有晏航不怕死地追问:“怎么样怎么样?!”

他一边看,还一边夹着嗓子学微博评论的语气,周围的公子哥纷纷想笑又不敢笑。

走之前,季樱朝季琛点点头:“我先上楼了,大哥早点休息。”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季樱敛眸,沉默了几秒,低声回答:“知道了,妈妈。”

晏航猛地直起身子:“那你岂不是还见着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上前,指尖捏了捏女儿雪白的脸颊,“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季琛:“可您给她的压力很大。”

季琛站在原地,望着季樱纤细的背影,脚步不复刚才半分轻快。

他蓦然喊住母亲:“妈。”

季琛:“嗯。”

“什么事…卧槽!”晏航又坐正,看了看手机,又瞅了瞅傅景深,随即将手机屏幕对准傅景深,指着热搜上面傅氏总部的大楼图片:“三哥,你做的?”

闻言,季樱无奈答:“哥哥都在呢,我不会有事的。”

“下次妈妈不要等我了,早点睡好不好?”

于婉清手肘撑着头,仍坐在沙发边等待。这个点,早已经过了她平时休息的时间。于婉清揉着太阳穴,明明困倦,却强打着精神。

“还想下次呢!”于婉清直接否决:“这次是你哥哥在,不然我哪能让你这么晚才回来。”

“而且你这身子骨,哪能受得住这般折腾。”

……

读到后头,晏航笑得停不下来。傅景深侧了侧头,居高临下地看着晏航,面无表情地说:“很好笑?”

直到已经看不见季樱的背影,季琛才开口:“嘤嘤已经二十岁了,您应该让她有自己的空间。”

晏航压着嗓音,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自己晚上和季琛的交谈。说完,还把手臂搭在傅景深肩膀,得意道:“怎么样,兄弟我机智吧?”

傅景深看过去,下意识否认:“是老爷子。”

晏航脑子难得灵光,“老爷子这么多年都没管公司,三哥你要真不愿意,这种事,他还能真逼你不成?”他又摇了摇手机,轻啧一声:“这都上热搜了啊,网友都炸了呢,我读给你们听听。”

几米远外,楼梯转角处的季樱,安静地垂下浓密眼睫。

少顷,轻手轻脚地抬步离开。

“怎么不会发生?”于婉清随口举例:“那年去傅家,你不在,我不过放松了片刻就出了意外,嘤嘤高烧不醒的样子你忘了吗?”

[这又是哪个总裁的心尖宠啊?]

[这个叫樱花的女孩一定很幸福吧]

[他一定很爱她吧]

[只有我想问在傅氏这栋楼包下来要多少钱吗?]

[楼上的,傅氏不卖,有钱也买不到]

晏航瞬时清醒,连忙摇头:“不不不,不好笑。”

“浪漫,实在是太浪漫了!”

“三哥你对季樱的爱,天地可鉴!”

于婉清愣了愣,明显不解地反问:“空间?”

“我不过是让嘤嘤早点回家,这有问题吗?”

厅内倏地静默下来,没人再说话。

“所以,”于婉清淡淡道:“以后少带着你妹妹胡闹。”

“嗯。”傅景深漫不经心应声。

傅景深懒得搭理他,冷嗤一声:“走了。”

一时间,周围早听过季樱盛名的公子哥都竖起了耳朵,但碍于傅景深的冷淡,没人敢开口问。

季樱一愣:“妈,怎么不上楼休息?”

听见动静,于婉清忙睁眼看过来,看见女儿的身影,才松了口气,“我得看见嘤嘤回来才放心。”

下一秒,他的手便被毫不留情地打掉。

傅景深安静地看着晏航,又闭了闭眼,克制地压下了揍人的情绪。

“我谢谢你。”

季琛:“但这不会发生…”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