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光靠美貌的乙女游戏只会BE > 第26章 【一周目完】

第26章 【一周目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东京迪士尼里, 所有人都无心观赏璀璨绚烂的城堡烟花秀了,而是都惊恐万状地望着眼前的两人。

黑发少年怀里抱着浑身是血的白裙少女,少女异常美丽, 可是胸口却不知为何被破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淌了一地的血。

她那双漂亮的杏眼也已经彻底合上,再也不会睁开。

是谁做的?园区不是有安检不准带刀进来吗?这个女孩为什么会被杀?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只能惊恐地望着抱着她的黑发少年。

原因无他,因为他太平静了。

夏油杰抱着她,从城堡一路走出园区,脸色淡漠得看不出喜怒哀乐, 一路上根本没人敢阻拦他, 属于西宫理奈的血几乎从城堡蜿蜒到门口。

但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啊啊啊啊啊啊!!”属于咒灵特有的混沌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小篮球咒灵再一次在一团黑雾中现身, 它惨叫哀嚎着, 凸起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夏油杰怀里少女的尸体, 眼眶里竟然落下了眼泪。

夏油杰有些怔愣。

连咒灵都有眼泪,他却没有。

小篮球咒灵咆哮着转身,向杀死理奈的化身玉藻前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特级咒灵化身玉藻前穿着红色和服的手微微抬起,优雅地遮住嘴角那诡异狰狞的笑容, 像是在嘲讽一个区区一级咒灵竟敢不自量力地挑战她。

身后传来咒灵之间厮杀和躯体血肉撕扯的声音, 夏油杰没有理会。

他微微收紧了怀抱,用自己的身体和双手记下这一生中最后一次抱着她的感觉。

但在小篮球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苦嘶吼时,在化身玉藻前马上就要消灭它的时候——夏油杰的眉心狠狠一跳。

“回来。”

最终他还是收回了化身玉藻前, 阻止了她杀掉小篮球。

……那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 和她留下了关联的事物。

化身玉藻前尽管很不理解, 但被咒灵操术所压制控制的她, 也不得不乖乖地化作一团黑雾回到了夏油杰的控制之下。

“呜……”

小篮球被打得倒在地上, 一动也不能动,它被戳了不知道多少个洞的身上满是血污,望着夏油杰怀里已经死去的少女,只能悲伤地落泪。

它那由咒力构筑而成的篮球,“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一路滚远。

这次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捡起来了。

……

到最后走到园区门口曾经四人一起合照过的花坛时,夏油杰看到了目眦尽裂的五条悟和家入硝子。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找了夏油杰和理奈一整天,偌大个东京,只要夏油杰有心将她藏起来,他就连一丝咒力痕迹都不会留下。

找了整整一天都没有任何线索,最后五条悟飞到天空中央,用六眼搜寻全东京。

直到刚刚,他才搜寻到属于夏油杰的特级咒灵化身玉藻前的咒力痕迹——出现在了东京迪士尼。

“杰!!你都干了什么!!!”

“理奈!!夏油你这家伙……!!!”

家入硝子眼泪瞬间就出来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夏油杰怀里的少女。

明明早上还穿着她送的裙子活力满满的理奈,此刻却已经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血人。

五条悟迅速降下“帐”,顾及到夏油杰还抱着理奈,没有一招“虚式·茈”打过去,而是飞身上前用体术和夏油杰搏斗。

夏油杰抵挡着来自最强怒火滔天的进攻,两人体术都是巅峰水平,五条悟发现夏油杰在招架的过程中,为了让怀里的理奈不被打到,露出了许多破绽。

这让五条悟更加怒不可遏,愤怒得六眼都泛上了红血丝。

都做出杀掉她这种事情了……

事到如今又在做什么?!保护她的尸体不受伤害吗?做给谁看?!

“杰!!!到底为什么?!!”

五条悟一拳锤在夏油杰胸口,后者也倏地咳出一口血,手臂被震得脱力,终于松开了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少女。

白发最强瞳孔猛地放大,接住了少女轻飘飘的身体。

好轻……好冷……

“悟!把她给我!”家入硝子心急如焚,接过理奈后就对着少女被剜开了一个洞的胸口使出反转术式。

夏油杰目光淡淡,唇角带着血痕,静静地看着属于反转术式的淡蓝色光芒亮起,没有阻止。

反转术式温和的蓝色光芒亮了很久,可是少女胸前的致命伤却半点都没有改变。

“没用了……怎么办……”

家入硝子的眼泪滚滚落下,滴在了西宫理奈的连衣裙上,印出一片片水渍。

理奈已经死了。

反转术式对死去的人不起作用。

她连帮理奈修补尸体都做不到。

“……”

五条悟盯着她们的方向,死死地攥紧了拳头,湛蓝色的苍天之瞳都泛起了红色。

“杰!到底为什么?回答我!!!”

“为什么屠村?!为什么杀了自己的父母?!为什么杀了理奈?!”

他朝着自己高专三年以来最要好的挚友声嘶力竭地怒吼。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杰他明明前天还好好的……为什么去了个村庄任务就变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要创造一个只有术师的世界。”[1]

“为了让咒灵彻底消失,我要除掉这个世界上所有非术师的猴子。”

“包括我的父母,包括理奈。”

“一视同仁。”

夏油杰的表情和声音都很平静,他用最平淡的声线说出了最惊世骇俗的话语。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都震惊错愕得瞳孔紧缩。

家入硝子只用了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夏油杰为什么会杀了理奈。

疯子……他真的是疯了……

五条悟更是愤怒地咆哮,和夏油杰争论起了杀光非术师怎么可能?!两人又打了起来,架势毁天灭地。

在他们核打击威力般的战斗中,留下他们四人合照回忆的花坛也在一瞬间就被毁了。

家入硝子没有管他们,只是沉默地抱着理奈的尸体离开。

她很想指着夏油杰的脑袋破口大骂,怒斥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理奈为了打败特级咒灵到底受了多重的伤,不知道她是因为祓除地震咒灵才会被封印了咒力,不知道她为灰原学弟到底付出了多少,不知道她很快就能恢复咒力……

夏油杰什么都不知道。

就自以为是的杀掉了理奈。

家入硝子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然而现在的家入硝子没有空跟他理论。

她现在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传闻中那位可以令死人复活的,拥有“降灵术式”的诅咒师尾神婆婆。

如果是她的话……是不是有可能复活理奈?

家入硝子的手颤抖不止。

……

“我很贵的哦,小姑娘?”

大名鼎鼎的诅咒师尾神婆婆声音沙哑,她望着眼前同样在咒术界大名鼎鼎的棕发少女,老婆婆沟壑纵横的脸上带着饶有趣味的笑容。

有意思,咒术界里唯一掌握可以治疗他人的反转术式的家入硝子,竟然会来求她用降灵术式复活一个死去的少女。

“嗯,多少钱都不是问题,我都有。”家入硝子的表情淡淡,眼下的青黑越发严重,很难想象一个少女的脸上竟然会有如此重的黑眼圈。

到底是多少天没有睡过觉了……

尾神婆婆眯了眯眼,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开始娓娓道来她的降灵术式——

“小姑娘,我的降灵术只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想要复活之人的尸骨遗骸,哪怕仅需部分都足矣。”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家入硝子原本暗淡无光的棕色眼眸顷刻之间亮了起来。

“第二个条件是一个活人鲜活的肉.体,复活之人的灵魂降临在这具身体上后,就可以复活。”

“当然,如果你想被复活之人永久在这具身体上复活,那么原身体主人的灵魂也就会被替代和抹杀。”

棕发少女的眼睫毛微微颤了颤,眼底闪过一丝挣扎和犹疑。

“想好了吗?想好了的话,带着钱、尸体和一个活人的身体一起——随时来找我。”

“我帮你复活她。”

家入硝子站在了一所女子高中门前,纤细修长的手指里夹着一眼烟,眼神有些涣散。

她的眼里掠过许多个少女的身影,不停地在脑海里判断哪个和理奈的身形最为接近。

突然,烟头烧到了手指,痛觉从指尖传来,家入硝子像是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般,内心猛地一惊。

她竟然真的……

“家入前辈。”

一道成熟低沉的声音响起。

家入硝子愣了愣,回头望去,金发少年混血感极强的面庞和高大的身形映入眼中。

“七海……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听说了,家入前辈找到了会用降灵术式的尾神婆婆……家入前辈是想要复活西宫学姐吧?”

七海建人的目光扫过女校门口走出来的一个个青春活泼的少女,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冷静而有说服力。

“用降灵术式复活一个人,需要永久抹杀另一个人的灵魂和性命,如果西宫学姐还活着的话……她也一定不会同意这样做的。”

家入硝子抬眸看了他一眼,金发混血少年的脸上带着完全超脱他年龄的成熟和稳重,冷静得不可思议。

“七海,你和理奈整整出了一年的任务,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你都不能够理解我想要做的事情么?……”

七海建人闻言,也微微怔愣在原地。

星浆体事件后,因为五条悟和夏油杰都单飞了的原因,他得以和西宫理奈还有灰原雄一起出任务……

那一整年的回忆,是难以忘怀的美好。

黑发少女漂亮甜美的笑容,灵动悦耳的声音,音容笑貌,还有她的勇敢正直善良……也在他的脑海中不停播放。

他当然想西宫学姐回来。

和那样美好的人相处了整整一年……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她。

想让西宫学姐回来的执念,他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但不能用这种方式。

踩着另一个人的尸骨复活这种事情……即便真的能成功,西宫学姐也绝不会接受的。

“即使真的复活了,西宫学姐也会一生都愧疚不安的。”七海建人握紧了拳头,“而且……最重要的是,西宫学姐绝对不希望看到家入前辈你——为了她变成杀人犯的。”

这句话分量太重,家入硝子的手颤了颤,刚准备新点燃的烟猛地掉落在地。

七海建人沉默地捡起已经脏了的香烟,重新拿出一根新的烟放到家入硝子手里,为她点燃。

“好好再考虑一下吧,家入前辈。”

不要误入歧途。

那样会容易像夏油前辈一样,走上极端的。

“……嗯。”

家入硝子带着数不清的钱,还有被她用特殊方法保存起来的,还没有腐化的理奈的尸体——再一次来到了尾神婆婆面前。

“钱是够了,另一具活体呢?”尾神婆婆疑惑地道。

“用我自己。”家入硝子的声音坚定。

尾神婆婆诧异地望了她一眼,不敢置信地反问道:“你想好了吗?我记得我上次告诉过你会有什么后果。”

“嗯,我知道。”棕发少女原本死气沉沉的棕色眼眸变得明亮,仿佛找到了生的希望,“如果她可以复活,我愿意用我自己来换。”

尾神婆婆更加震惊了,眼前这个少女拥有着全咒术界都眼红不已的反转术式,却愿意为了复活另一个女孩付出生命。

老婆婆不禁好奇地往后面看了一眼,家入硝子带来的需要复活之人,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能够让她付出如此代价。

一位美得惊人的少女静静地躺在床上,唇瓣惨白,柔顺的黑色长发如墨般散开,身上新换上的白色连衣裙遮盖住了她心脏处那无法缝合的致命伤口,少女的肤色白得异常,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即使是一具尸体,也确实是她活了这么多岁都没见过的绝色美貌,尾神婆婆突然好像能稍微理解家入硝子的决心了。

“你不后悔就行,那我们就准备开始吧。”

“嗯。”

……

降灵术式刚开始没多久,她们所在的秘密房间就被某位白发最强的长腿“轰”的一下踹开了!

尾神婆婆猛地一惊,汗水从额头涔涔而下。

诅咒师无人不惧怕这位五条家的大少爷,当今世上最强的六眼神子。

“硝子!你也疯了吗?竟然相信这个诅咒师老妖婆!”五条悟满脸愤怒和紧张,六眼又一次因为搜寻硝子使用过度而微微发红。

尾神这个老妖婆被咒术界判定为诅咒师处刑,就是因为她用降灵术式做了太多有损阴德的事情!

她的降灵术式是可以让死人在活人身上复活没错,但她也同样可以用术式控制复活之人,复活之人会变成她的走狗,为她所用!

根据高专的调查,尾神婆婆还会收取巨额钱财,帮富人复活他们想要之人,可是被复活之人都不长命……最长不超过一个月,最短的一个只活了三天就去世了!连同复活所需的躯体一起死去!

毕竟是违反天理伦常的术式,怎么可能真的会一劳永逸那么便利!

这个老妖婆根本就不可信!

他已经相继失去了杰和理奈,如果再失去硝子……

那就真的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了。

五条悟握着硝子的肩膀用力摇晃:“喂,硝子,快醒醒!”

家入硝子头疼地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眼睛:“悟么……理奈复活了吗?”

“别傻了硝子!怎么可能有那么便利的术式!”五条悟狠狠瞪向尾神婆婆。

尾神婆婆却是满脸震惊错愕地望着另一床上躺着的少女尸体,嘴里喃喃道:“不……这怎么可能?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五条悟“啧”了一声:“别装神弄鬼了,你根本就做不到真真正正地复活一个人!被你复活的都活不过一个月!”

“不不不……不可能!我竟然找不到这个少女的灵魂……我活了九十多岁,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你在说什么?”五条悟冷冷地皱眉。

“五条家的大少爷,虽然你说得没错,我的降灵术式只能用来短期控制他人为我使用,或者复活人再活一个月,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能找到死者的亡魂,从未失手过……”

“可是这个少女,无论我怎么寻找,都发现不了她一丝一毫的灵魂痕迹!”

家入硝子错愕地望向尾神婆婆,五条悟死死地皱眉盯着她,仿佛她如果敢乱说就杀了她。

“我不可能找不到她的灵魂的,除非——她的灵魂已经不在这个世界。”

尾神婆婆作为诅咒师的一员,原本是怕极了五条悟的,可是当她遇到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时,反而冷静了下来。

“又或许这个少女——原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尾神婆婆苍老的声音掷地有声。

整个房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过了很久,五条悟默默地抱起了床上躺着的黑发少女,全然不介意那已经是一具冰冷可怖的尸体,动作是几乎不像五条悟能做出来的轻柔和珍惜,他长腿迈出,转身离开。

“这次就放过你,别让我再见到你。”

来自咒术界最强的威胁话语,让年迈的诅咒师浑身都抖动了一下。

“走吧,硝子。”他抱着“理奈”往外走去。

家入硝子眼里的亮光再一次熄灭了,脸上满是疲惫和失望,悲伤得几乎溢出来。

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

尾神婆婆望着他们的背影,犹豫了几番,最后还是开口了。

就当是感谢五条家大少爷的不杀之恩吧。

原本咒术师遇见被通缉在逃的诅咒师,是应该要立刻处刑的。

可五条悟却不知为何放过了她。

于是老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年轻的反转术师和六眼神子,不必担心。”

“有缘的话,你们和那位少女,终将会再一次相遇。”

家入硝子微微愣住。

五条悟的脚步也顿了顿,然后没说什么,抱着少女的尸体离开了。

……

后来,家入硝子和五条悟给西宫理奈土葬了。

他们给她亲自打了一副棺材,在她的尸体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再维持原状之前,下葬在了东京风景最美的墓园里。

刻墓碑的时候,他们才惊讶地发现手里竟然连一张理奈的照片都没有,她唯一可能有自己照片的手机还被夏油杰毁了。

最后只能从他们在迪士尼的四人合照里,勉强裁剪出理奈一个人的照片,变成黑白的颜色,作为墓碑上的遗照。

看着墓碑上少女灿烂明快的笑颜,还有在她墓前像三座石像一样屹立的五条悟、家入硝子和七海建人……

作为他们老师的夜蛾正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造化弄人。

……

在高专的人走后,一个穿着五条袈裟的黑发男人从阴影中悄无声息地走出。

他身形高大,留着及肩的半长黑发,有着一张和他身着的袈裟非常相配的,充满东方气息的俊美面孔,男人缓缓走到了西宫理奈的墓碑前。

今天的天空灰暗阴郁,随着雷声响起,墓园下起了雨。

夏油杰任由雨水打湿自己,他轻轻蹲下身,伸出手抚上墓碑上少女漂亮的笑颜,幽深狭长的绛紫色眼眸里情绪复杂难辨。

照片是在他们当初的四人合照里裁剪的。

甚至就连墓碑照片上,搭在西宫理奈肩膀上的那只手……都是他这个杀人凶手夏油杰的。

少女在生命最后一刻颤抖着想要推开他的样子,突然出现在了脑海中。

……她讨厌他的触碰。

想及此,夏油杰缓缓地收回了手,只是安静地望着她墓碑上的笑颜。

“你果然在这里,刚才我就感觉到了你的气息。”

五条悟的声音突然响起。

“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脸面来看她。”五条悟苍蓝色的六眼冷冷地盯着墓碑前的夏油杰,语气森冷:“她不想见你。”

夏油杰没有看向曾经的挚友,而是依然注视着墓碑上的少女,语气淡淡:“又准备和我打一架教训我么,悟。”

“今天不打,我不想毁了理奈的墓碑。”五条悟眯了眯眼,“说起来,你的诅咒师势力越来越大了嘛,之前我给理奈找的那个外国解咒师也去了你们那里。”

“……解咒师?”夏油杰微微皱眉。

“好像是叫米格尔吧,没想到他竟然堕落成了诅咒师去了你们那里……理奈是因为祓除了特级地震咒灵,才会被下了失去咒力的‘诅咒’和‘束缚’,只要等解咒师给她解咒,她就可以恢复咒力了。”

五条悟的苍天之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夏油杰,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点反应:“而你却杀了她——在她可以恢复咒力的前一天。”

夏油杰立刻错愕地站起身,猛地望向五条悟:“你说什么?”

他脸上是难以置信的震惊,拳头死死握紧,绷紧的下颌线下的青筋血脉偾张,无一不彰显着他内心此刻的惊骇和不平静,还有痛苦与慌乱。

看到夏油杰的反应后,五条悟闭了闭眼。

他果然没有猜错。

杰心里也有理奈。

最可怕的是,即使他心里有理奈,他也依然不分青红皂白地下手了。

再次睁开眼时,五条悟湛蓝的六眼带着嘲讽之意:“听不懂吗?我说,理奈不是你嘴里的‘猴子’,她是为了保护灰原,和特级咒灵拼死一战才暂时失去咒力的。”

“她和灰原为了保护对方,都愿意为对方付出生命……可你却轻易杀死了灰原用命守护的理奈。”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理奈都已经死了——你亲手杀了她。”

“难不成你知道她能够恢复咒力的话,你就不会杀她?”五条悟轻笑一声,讽刺之意更浓了:”那不是更可笑了吗,她因为有咒力才进入高专认识我们,却又因为失去咒力而被你杀死——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曾拥有过咒力。”

来自最强的三连质问,每一句都直戳心肺。

夏油杰紧缩的瞳孔写满了震惊和慌乱,眉心猛烈跳动,酸涩的雨水进入他的眼睛,他却一眨不眨,眼眸再次涌起狰狞的红血丝。

“你说的……是真的吗,悟。”

他那面对虚式茈时都不曾动摇过的身躯,此刻却在雨中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是真是假,你回去问问你那视为‘家人’的米格尔不就知道了。”

五条悟有着无下限术式加持,任凭雨下得再大,都无法落到他身上。夏油杰身上宽大的袈裟却被雨水打得湿透,看起来狼狈不堪。

“杰,给我离开。”

最后,白发最强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她不想看到你。”

……

夏油杰回到盘星教的大楼总部的时候,无论是他的诅咒师同伴还是虔诚的教徒们,都惊讶地看着他浑身湿透、失魂落魄的身影。

真是难以置信……平时高高在上,威严万分,压迫感十足的盘星教主夏油杰,竟然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面。

……发生了什么?

夏油杰目标明确,长驱.直入,直接轰开了米格尔的办公室门。

米格尔是个外国黑人,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编制着一条蕴含罕见诅咒力量的咒具长绳,听到房门被轰开,他错愕地望向门口。

一身袈裟的黑发男人长发还在往地面滴水,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声音却低低地传来:“米格尔,那只特级地震咒灵是不是有封印人咒力的能力?你是不是成功给人解咒过?”

米格尔微微愣住,不明白夏油杰怎么突然问这个,但他还是有问必答了:“没错,之前我就给一个被地震咒灵封印咒力的男人解过咒,这并不难,你知道的,我是咒术界各种罕见诅咒的专家。”

“就像这条绳子一样,也被我注入了十分罕见的诅咒。用这条长绳的话,甚至可以扰乱五条悟的无下限术式。”米格尔自信地笑了笑,亮出一口白牙,“比起这条绳子的难度,解咒地震咒灵的诅咒,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知道了。”

夏油杰丢下这几个字眼后,就转身离开了。

“……搞什么?”米格尔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

夏油杰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他屠村带回来的两个养女美美子和菜菜子正在他办公室里玩耍。

两个小女孩正好奇地拿着一瓶颜色漂亮的彩虹糖把玩。

“……别碰那瓶糖!放下!”夏油杰瞳孔紧缩,前所未有地朝她们大吼道。

美美子和菜菜子吓了一袋跳,连忙将那瓶彩虹糖放下,“夏、夏油大人……您回来了……”

夏油杰脸色阴沉地抓过彩虹糖,确认里面完好无损后,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看到眼前瑟瑟发抖的两个小女孩,夏油杰微微愣了愣,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美美子和菜菜子的脑袋。

“……刚刚是我太凶了些,抱歉,我并不是在生你们的气。”他语气尽量放轻。

他是在生他自己的气。

“没关系,夏油大人。”美美子和菜菜子异口同声,乖巧地道。

“你们出去玩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两个小女孩点点头,牵着手出去了,还小心翼翼地给他关上了门。

偌大的盘星教主办公室,只剩下夏油杰一个人。

他低头看着手里依然色彩缤纷漂亮的彩虹糖,不停地出神。

少女的音容笑貌仿佛透过这瓶糖果,重新出现在了眼前。

心脏传来了杀死理奈时那种强烈的痛楚,令他几乎无法呼吸。

夏油杰打开了彩虹糖,拿出了一个还未吞服的咒灵玉,和一颗红色的彩虹糖一起吞下,期望着能够再次感受到草莓水果糖的味道。

然而没有,入口的一瞬间,再也没有了清新甜美的草莓味,而是咒灵令人作呕的恶心馊臭味道。

……彩虹糖不起作用了。

他抬手遮住眼睛的红血丝,忍住作呕的强烈感觉,感觉到了眼眶的一阵酸涩疼痛。

也是,他都亲手杀了送糖的人了,彩虹糖又怎么可能还会有用。

她和糖都在的时候,他没有珍惜。

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夏油杰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笑,像是在嘲讽自己的可笑。

理奈……

对不起。

2017年。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过去了许多年。

五条悟选择留在高专任教,当一名教师,以培养和烂橘子完全不同的咒术师为己任。家入硝子也留在了高专当校医,继续发挥她反转术式的作用。

与他们分道扬镳的夏油杰则依然是盘星教主,建立着自己的诅咒师势力。

此时此刻,东京高专。

“……天元大人的结界破了!特级诅咒师夏油杰入侵了!”高专负责看守结界的咒术师惊慌失措地跑过来道。

正在上课的禅院真希、乙骨忧太、狗卷棘和熊猫诧异地对视了一眼。

“那个传说中的和五条老师同期的特级诅咒师夏油杰?”

“糟糕,是要来抢高专里封印的特级咒物么?两面宿傩的手指之类的……”

“听说他的术式是可以将咒灵收为己用的咒灵操术,该不会是来抢忧太你的特级咒灵里香吧……”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安。

夜蛾正道、五条悟、家入硝子、七海建人和冥冥以及其他咒术师也全员集合,每个人都神色紧张而警惕。夜蛾正道作为校长更是直接将高专升到紧急戒备状态。

不一会,夏油杰便骑着他的巨大鸟型咒灵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还笑嘻嘻地打招呼:“哟,好久不见啊,悟,硝子,还有夜蛾老师。”

原本满脸疲惫、不以为意的家入硝子,在看到夏油杰手里拿着的白色小喇叭时,棕色的瞳孔立刻放大。

一眼看出那是什么后,她怒火中烧,朝他大吼道:“夏油!你这家伙,把理奈的喇叭给我放下!!”

该死!夏油这家伙,时隔多年潜入高专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去理奈以前住过的宿舍拿走她的遗物吗?!可恶!

理奈留下的东西本就不多,那个录有她声音的白色喇叭更是她和五条悟平时都不怎么舍得碰的珍品,夏油杰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抢走了!

五条悟也解开了缠在眼上的白色绷带,湛蓝色的六眼冷得像结了一层冰:“把东西放下,杰。”

“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哦,不然你的学生们可都危险了。”夏油杰笑眯眯地在高空中看着他们。

果不其然,四个学生已经被夏油杰的咒灵所包围,一副随时准备攻击他们的样子。

“我这次来不是找悟和硝子你们叙旧的,我找乙骨君。”夏油杰望着乙骨忧太,眯了眯眼,居高临下地宣告:“乙骨君的特级咒灵里香,我一定会弄到手。”

学生们面面相觑,都被他的嚣张气焰所震慑住。

五条悟沉默地看着他,任由夏油杰放完狠话后大摇大摆地飞走了。

家入硝子指甲都深深嵌入掌心,气得不行。

夏油杰坐在鸟型咒灵上,飞在高空中,他看着这个熟悉的白色小喇叭许久,才慢慢按下了喇叭的开关。

“早上好!我的术式是湮灭术式,只要触碰到你就会立刻消灭哦!~”

属于西宫理奈的甜美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可爱极了,听着就令人心情愉悦。

她的声音一响起,就令人仿佛回到了那个美好的夏天。

夏油杰忍不住笑出声,捂住了嘴,笑得穿着袈裟的宽阔肩膀都轻轻抖动。

可是笑着笑着,他就停了下来,幽深狭长的紫色眼眸里是一片空虚和死寂。

理奈……

鸟型咒灵上的黑发男人,珍惜现在地将白色的小喇叭放入怀中。

然后朝着他所要去的方向继续前进。

……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走在东京街头,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刚被夏油杰抢走了理奈为数不多的遗物,实在很难有什么好心情。

路过一家排长龙的手工巧克力店的时候,家入硝子抬了抬下巴,“悟,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吃那家来着?经常排队也要买,现在怎么不吃了。”

“我八年前起就不吃巧克力了。”五条悟神色厌倦地瞥了一眼那家店。

他想起来了,那家可不就是他排队买巧克力给理奈吃,结果她却吃到了杰的咒灵玉那家店。

而且,吃过理奈亲手做的巧克力后,他早就吃不下其他巧克力了。

回忆总是插在各种地方,令人无法抽离。

家入硝子了然地点点头,无比地感同身受。

又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五条悟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悟?”

“硝子,你看这个。”五条悟指了指眼前的横幅——

【东京枕头大战全国大赛——全日本首次举办的枕头大赛赛事,诚邀参赛!】

家入硝子看到横幅上的文字后,也愣在了原地。

这个比赛……

九年前在镰仓温泉旅馆的那个夏天,理奈和他们玩枕头大赛的时候第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东京枕头大战全国大赛冠军——西宫理奈参上!】

那时候他们都只顾着笑,觉得她可爱极了。

可是现在看来……

现在2017年才在全日本首次举办的比赛,理奈为什么2006年就会知道这个比赛?!

而且一字不差……还说自己是全国冠军……

家入硝子还没来得及细想,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皱着眉接听,可是听到电话那边说的话后,忍不住尖声道:“你说什么?!!”

家入硝子气得快炸了:“悟,墓园那边打电话过来说,理奈的坟墓塌了……!”

真是气死了!祸不单行!

五条悟:“……”

已经27岁的年纪,成熟稳重了许多的白发最强,此时此刻都久违地感觉到了想要狠狠爆发一场的冲动。

……真想揍人。

那个墓园卖天文数字的价格,结果竟然豆腐渣工程,园区发生了塌方滑坡,好多墓冢都被砸毁了,其中就包括西宫理奈的。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墓园。

理奈的那一片已经完全塌方,需要把棺材挖出来换到别处去。

把棺材抬出来的时候,五条悟眉头突然皱起。

……怎么这么轻?

犹豫片刻后,他推开了棺材盖。

“悟,你做什么?!”家入硝子错愕不已。

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棺材里空空如也。

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亲手将西宫理奈的遗体放入这具棺材的那一刻。

可是现在,棺材里却是一片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无论再怎么腐烂消失,也绝不可能骨架都没留下。

这看起来更像是她完全消失了一般。

家入硝子不可置信地望向五条悟,眼里莫名地重新亮起了着希望的光芒。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尾神婆婆说过的话——

“她的灵魂已经不在这个世界。又或许这个少女——原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有缘的话,你们和那位少女,终将会再一次相遇。”

【一周目,完。】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