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春风多几度 > 第十八章(女孩子家,不要动不动就)

第十八章(女孩子家,不要动不动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窗外烁烁电闪, 轰隆雷鸣,窗外的树木哗啦啦被吹起,狂风好像鞭子抽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要去关窗户。”许荧煞风景地说。

杜霄看着她紧张的模样, 眸中漾起一丝浅浅笑意。

“怕我?”

“我怕什么。”许荧嘴硬:“都是成年人了, 也不是没做过。是吧?”

嘴上说得很牛逼, 身体却是下意识往后退,可身后只有门, 退无可退。许荧甚至能感觉到杜霄陡然靠近的体温, 心间突兀抽动了一下。

“不怕,你躲什么?”

杜霄笑, 抬手去碰了碰许荧嘴唇上面,他咬破以后结痂的伤口。

许荧觉得杜霄的指腹碰到她嘴唇的一刻, 好像有种过电的感觉,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把昨天的忘掉。”

杜霄的右手穿过许荧脑后的长发,将她扣向自己。两人四目相对,近到在彼此眼睛里失焦。

“什么?”

“这才是法式人工呼吸。”

说完, 杜霄低头, 嘴唇就要落到许荧唇上的一刻, 门外突然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许荧眼睛瞬间眼睛瞪大,理智重回大脑,一把将推开杜霄。

“萧露回来了!”

许荧整个人紧张了起来, 脸上还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她匆忙关上了门,整个人抵在门口。

\"嘘!\"许荧对杜霄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杜霄敛起眸中那深沉的欲望,微微偏头看向许荧, 好像在看一个犯错的孩子为了努力掩盖自己的错事,做更多错事的过程。

许荧又紧张又害羞, 脸色肉眼可见的越来越红。

门外,萧露换鞋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许荧!许荧!”萧露嚷嚷两声没人回应,又开始低声嘀咕:“包什么的都在,灯也开着,人呢,是睡着了吗?”

萧露大喇喇到了许荧房门口,用力推门,推了两下推不动。

“许荧!开门啊许荧!睡着了吗!醒醒啊许荧!”萧露在门口疯狂拍门,“快起来啊!”

许荧被门外这番暴力敲门的架势吓到了,看着杜霄,整个人不知所措了起来。

此刻,杜霄不说话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背靠着许荧的衣柜,双手交叠环在胸前,表情闲适,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许荧懊恼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下的状况,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将房门开了一条缝。

“干嘛?”

萧露看到许荧探出的头,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回事,今天跑了不说,还锁门,你在里面干嘛呢?玩成人小玩具吗?”

许荧听到萧露在那胡说八道,尴尬到双脚抠地,本能否认:“怎么可能!”

“那你锁门做什么,从来不锁门的人。”

许荧脸上越来越热,身后还有一个王炸,只想赶紧打发萧露:“我要睡了,就锁了。”

萧露也没有太多疑心,只是开始抱怨今天的经历:“今天真的倒霉透顶了,我进去和你展开说说。”

萧露说着,一掌就要推许荧的房门,许荧被吓死了,她死死扣住房门,不让萧露进来。。

“干嘛啊?”萧露抱怨:“我失恋了,我今晚必须和你夜谈!”

许荧后背都开始发热,双手紧紧把着房门:“今天真不行。”

“为什么?你真玩成人小玩具了?”萧露看了许荧一眼,觉得她表情有些古怪,“我怎么觉得你表情有点不对?你瞒着我干什么了?让我进去看看!”

萧露八卦起来,力大无穷,她用力一推门,许荧没防住,瞬间后退。门开了,萧露面前的阻力骤然消失,直接一个踉跄就冲进房里了。

萧露站定,一抬头,就看到了背靠着衣柜站着的杜霄,高大的身影在许荧小小的房间里有些突兀。面若冰霜,静静站立,一双眼睛打量着萧露,带着一丝寒意。

此情此景,许荧简直要掐人中了,她觉得自己不需要法式人工呼吸,而是需要人工呼吸。

迟到的懂事在萧露身上出现。

她尴尬极了,不住颔首:“你们干正事吧,我先走了。”

萧露弓着背倒退着离开许荧的房间,临走,还贴心地把房门给关上了。

“咔哒”一声。

留下许荧和杜霄面面相觑。

萧露这个牛马,许荧单手扶额,尴尬至死。

……

杜霄走后,屋内那种尴尬的气氛还没有消散。萧露自知理亏,主动给许荧切了点西瓜。

萧露端着西瓜走了过来。许荧正在叠沙发上萧露的衣服、床品。

萧露赶紧把西瓜放在茶几上:“我自己来吧。”

许荧看了萧露一眼,放下手上的活,开始吃西瓜。

萧露擦了擦手,收自己堆在沙发上的东西:“你是不是烦死我了?”

许荧嫌弃地看了萧露一眼:“我嘴上虽然没这么说,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继续吐槽我的了,反正你都是烦,一次烦了吧。”萧露说。

“又为什么闹别扭啊?”

“这次不是闹别扭了,是死透了。罗然那条狗,出轨了,给我正面碰到。打起来了,还闹到警察都来了。”

许荧啃着西瓜,眼睛瞬间睁大:“我去!真的假的?”

“一堆人围观了,能有假的吗?我都要吐了。”

……

***

夜里果然下起了雷阵雨,一路雨刷刮个不停,视线不太清晰。

回到家,杜霄回想今天,还是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

比起她一缩再缩,现在迟迟顿顿,也挺好。

至少总是能看见她。

失去她的四年,总归是太难熬了。

杜霄打开家门,家里的智能系统却早就开了,换了鞋走进去一看,苏一舟睡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几个空酒瓶放在茶几上。

见杜霄进来,苏一舟才缓慢地坐了起来。

“还以为你今晚要上垒了,这么晚还不回。”

杜霄皱眉:“你不回家,到我家做什么?”

苏一舟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意:“杜云回安城了,你怎么不告诉我?”

杜霄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她也是今天才通知我的。”

“她怎么永远这么牛逼?”

杜霄想了想说:“安城第一的女特警,执行国际反恐任务的,本来就牛逼。你碰到她了?”

苏一舟有些抗拒回答这个问题。

那一幕确实会让苏一舟终生难忘。

苏一舟被打了一拳,反手就是一拳打在罗然脸上,两人扭打在一起,直到被保安分开。

商场里全是围观的人,大家都在议论着眼前的一幕,声音嘈杂,苏一舟的心绪更是浮躁。

附近职守巡逻的特警被商场的保安叫来解决冲突。

两个一身黑色特警制服的人穿过汹涌的人潮,走到苏一舟和萧露的面前。

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就这么冷不防出现在眼前。

一身合体的制服称的她身形健美,飒爽逼人,小麦色的皮肤让她和那些妆容精致的女孩,看上去气质明显不同,宽而平的肩膀上肩章令人肃然起敬,纤细的腰上别着对讲设备,腰侧是警棍。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可侵犯的正气。

她微微抬头瞥了一眼苏一舟:“女朋友?”

苏一舟怔楞了一秒,看向萧露,赶紧否认:“怎么可能?!”

“不是女朋友为人家打架啊?”

“老子是挨打的。”

“噗嗤、”她笑出了声:“真没用。”

她笑归笑,可没忘了自己是来处理纠纷的,冷冷瞥了苏一舟和罗然一眼,“这种小事不归我们管。你们俩再打,就一起带回去。”

声音中气十足,拔高一度:“给我散了!”

三言两语就解决了一切,转身的时候,高耸的马尾甩起来的角度都格外有力。

“杜云。”

苏一舟叫住了她。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杜云回头看了一眼,抿唇一笑,大大方方的。

“小舟啊,好久不见。”

……

苏一舟想到这些,又忍不住开了一瓶酒,他还是耿耿于怀。

“你姐是不是玩我?”

杜霄想到杜云那性格,很认真地回答:“不至于,她应该不屑玩你。”

“……”

杜云比苏一舟还大上一岁,是他们这一圈孩子里的大姐头,被大人叫“杜大胆”,什么离经叛道的事都敢干。武力值又强,明明是个女的,却没有男孩子打得过她。后来也没浪费这一身武功,当警察去了。

苏一舟对女人的认知全部都来自于她,暗恋了也有小十几年了。

杜霄叹息:“我也和你说了几次了,杜云是个烂酒鬼,毕业那时候,她喝多了,亲了很多人,不止是你。”

“我知道。”

“她这次外派三年多,执行反恐任务,是不和我联系的。”杜霄说:“杜云不是你能驾驭的女人,我劝你还是早日放弃。”

苏一舟意味深长看他一眼:“你是怕老子成了你姐夫吧?”

杜霄眸中透露着不屑:“我从未怀疑我们的血脉,她真看不上你。”

“你知道个屁,除了杜云,谁都看不上。”

“萧露吧,和你比较配。”

“你瞎配什么对,就是地球上所有女人都死光了,只剩她一个,我也还有手。”

……

****

许荧听萧露吐槽了一夜,最后只睡了四个多小时就起了。

早上萧露在厕所刷牙,看到许荧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

“我越想越不对。”萧露说:“昨晚我要是没闯进去,你们是准备打扑克了吗?”

许荧一听急了:“没有!!”

萧露漱了漱口,吐掉口里的牙膏沫,用很学术的语气探讨:“虽然但是,你那个床,龙骨断了几根你知道吧?他那么高,体重基数在那,要在上面打扑克,肯定撑不住。”

“……”许荧要被她说得臊死了:“真的没有!!”

“要打去他家吧,总裁的家,得有五百平米大床吧?”

“……”

许荧被萧露满嘴跑火车说得面红耳赤。昨晚那些片段也逐渐回到她脑海里。

许荧走回房间,鬼使神差看了一眼自己的床,掀开了床垫来看,果然断了几根龙骨。

顷刻后,许荧被自己这个举动吓到了,赶紧吓得把床垫放回去。

一边啐骂自己:“疯了吧,看这个干嘛?”

然后逃也似地离开了。

******

“投资安城”录制了一天,在商场里搭得舞台进行录制,路演现场非常激烈,毕竟最后得到的是实战资金,参赛的选手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现场随机路人进行投票环节,许荧和张术靠着优秀的发挥,终于还是杀出了重围,暂时位居第三。

按照节目以往的经验,只要排名到了前三,就可以选择出场顺序,这是巨大的优势。

张术帮她录完节目还要回他家公司,许荧自己坐地铁回家,一路望着每一个广告牌,觉得未来有一天,也许趣玩的广告也会出现在上面。

这么一想,心里顿觉充满希望。

钥匙还没拿出来,家里的门已经开了。

许荧一眼就开到了几乎是守着门打开的萧露,和坐在沙发上的,她的妈妈。

萧露尴尬地对许荧使了使眼色:“阿姨来了。”

许荧的心情瞬间down了下去。

“你来做什么?”

许荧妈妈看了萧露一眼,指责许荧:“你对妈妈说话,是这个态度吗?”

“这个月的利息,我已经凑到了,打到卡上了。”

许荧妈妈对此很是不满:“我听说你在参加那种投资的节目。我问你,如果你落选了,下个月的利息准备找谁借?”

许荧冷漠地看了妈妈一眼:“你想说什么?”

“前几天我碰到的那个小伙子,是你的新男朋友吧?”许荧妈妈说:“叫杜霄是吗?我用手机搜了一下,开公司的,也是挺有钱的,不比张术家里差……”

“阿姨,接下来的话,就不要说了吧!”

萧露都听不下去了。

“许荧是您的女儿,别人像她这么大的年纪,都在打扮自己,和朋友玩,谈恋爱,她在做什么?”萧露皱着眉,难得严肃:“难道您看不出来,许荧这几年变了很多吗?”

“萧露,别说了。”许荧双手攥得紧紧的,下了决定:“这次节目,我如果拿不到投资,我放弃,卖掉趣玩。剩下的债,我工作还。这样你满意了吗?”

许荧说完,离开家,冲了出去。

“许荧!”萧露赶紧追了出去。

……

许荧跑得快,两人不过一班电梯的工夫,就错过了。

萧露找不到许荧,急坏了,拿出手机打许荧的电话,许荧不接,萧露想了想,翻出了杜霄的电话,幸好昨天一起吃饭互换了一下电话。

“喂。”

萧露一听到杜霄的声音,就开始噼里啪啦:“杜霄你来我们这边一趟,许荧跑出去了,也不接电话。”

“我马上过来。”

……

萧露在小区转了一圈,最后在小区超市门口的长椅上找到了许荧。

她买了两根棒冰,见萧露来了,把手里那一根递给了她。

许荧吃着棒冰,表情平静的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还是喜欢可乐味的,可惜卖完了。”

萧露一时也不知道接什么,只能询问:“还好吗?”

“习惯了。”

“说到底还是你妈二婚嫁错人,那个李叔叔,一看就是个街溜子变老了,他能做什么生意?女人选婚姻真是选第二条命。”萧露叹息道:“哎,你爸要是还活着,你们家肯定不会这么乱七八糟的。”

“也许吧。”

爸爸还在的时候,许荧家虽算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家境优越。许荧的爸爸从最初的作坊做成了小厂的规模,并且在安城规划的第一个新工业园里买了厂房,虽然不大,但是地理位置在市区,一时风光无两。

许家男主外,女主内。许荧妈妈为了让爸爸没有后顾之忧,一颗心都扑在许荧身上,每天只关心许荧吃饱了没有?穿暖了没有?长高了吗?画画有没有好好学?作业有没有做完……她也曾经那么尊敬自己的丈夫,喜爱自己的女儿。

许荧的生活就更简单了,每天都无忧无虑的,除了上学就是画画。从小到大,爸爸嘴上说她无数次,让她不要争强好胜,什么比赛都不肯认输,可背地里却总是给她最多的支持。

她那一身的骄傲都是爸爸养出来的。

可十五岁那年,她爸爸却意外去世了。

原本只是去河边钓鱼,却遇到一个溺水的少年,当时正值汛期,上游水库泄洪了,连老渔民都不敢去救人,许荧的爸爸却勇敢地下水了。

大家都劝他不要去,可他却说:“那孩子看着和我女儿差不多大,我没有办法就这么不管。”

爸爸去世以后,妈妈也曾辛苦地带着许荧生活过几年。当了十几年家庭主妇的女人,对做生意一窍不通,被骗被欺负,让她身心俱疲。不是每个女人在经历了突然的打击之后,都能展现出惊人的韧性和对抗生活的勇气。她后来选择了依靠继父,可继父却不是她可以依靠的人。

要说后悔,她才是最后悔的那一个吧。

许荧说:“其实我知道,她也很辛苦,可是我也扛不住。”

“那你准备怎么办?万一节目里真的拿不到投资呢?”萧露也有点担心:“要不,去找杜霄吧。”

许荧听到杜霄的名字,表情黯了黯。

许荧的眼眶水光闪闪,她都忍了回去:“我放弃他的时候,要我怎么不要脸去求他都可以。可是我现在却犹豫了,我想在他面前更美好一些,更可爱一些,是一个值得他爱的女人。我不想被他知道,原来我的生活,是这个样子。”

“人会自卑,这有错吗?”

……

燠热的晚风吹动树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杜霄站在墙后,没有再往前,只是静静听着许荧和萧露说话。

杜霄看向远处,陷入深思。

***

作为最后一次机会,许荧这次录制显得十分悲壮。

下午,许荧到了电视台,开始排队化妆等待录制。

那些内容其实许荧已经倒背如流,但她还是选择再看了遍。

这其中还包括许荧根据同类节目出的题目写的应对方案,她都一并准备了。

张术给许荧买了一杯咖啡,许荧接过,竟然觉得自己的手比放了冰块的咖啡还要凉。

“有这么紧张吗?你现在表情都有点僵硬了。自然一点啊,许荧。”

许荧扯着嘴角笑了笑,她也没办法告诉张术,如果他们不能成功签约,她就要卖掉趣玩了。

另一边,苏一舟坐在等候室的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会儿节目的流程表和台本。

节目组的编剧写了一版内容,为了收视率弄了些假东西。苏一舟完全没有兴趣配合。

叶南希化完妆走了进来。见苏一舟在玩手机,坐到了苏一舟旁边的位置上等候。

“听说。你和许荧还有杜霄一起去吃过饭?”

叶南希的父亲是叶氏基金的掌舵人,是D.S的资金方,大投资人。杜霄平时对大小姐冷言冷语,大小姐还是死心塌地围着他转。苏一舟就不一样了,还是得拿出好态度伺候一下甲方爸爸的女儿。

“嗯,碰到就一起了。”

叶南希冷笑道:“既然你们这么熟,那就由你来说吧。”

“什么?”

叶南希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苏一舟面前。

“这是什么?”

苏一舟放下手机,接过文件。

打开一看,瞬间觉得芒刺在背。

“听说许荧没选我们叶氏基金的战队,选了第一潮玩。这是我爸和第一潮玩合作的资料。真可惜了,最后还是落到我手里。”叶南希笑笑:“昨天和那几个人一起吃饭,对我倒是都很客气,说会帮我好好他们。对了,她那个搭档,其实根本不懂玩具吧?玻璃大王的儿子,材料工程师,主攻他如何?”

苏一舟看着眼前的文件,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你想怎么样?”

叶南希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叫她自己退赛。”

苏一舟皱眉,“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叶南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到蚂蚁就踩死,免得爬到身上,好痒。”

苏一舟声音冷了几分:“这样有意思吗?”

“录制也快开始了,你想想怎么跟她说吧。哇,好像看看她被迫退赛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

苏一舟的表情严肃,犹豫了许久,他还是将叶南希给的文件递给了许荧。

许荧一页一页往后翻,阅读着里面的内容,越看拳头握得越紧。

苏一舟很遗憾地说:“这种情况,我还是建议退。她把第一潮玩的人都收买了,肯定不会给你过项目了。还要主攻你的搭档,听说他是材料工程师,应对起来肯定有难度,到时候播出去,你手里的项目更找不到投资。”

苏一舟轻叹了一口气:“重新找机会吧。”

许荧紧紧捏着那份文件,表情越来越凝重。

“我不会放弃的。”

苏一舟也很无奈:“她是铁了心不让你上了,不放弃也上不了。”

许荧的眉头锁得死死的,一身的血气直冲头顶。终于,她还是克制不住情绪,冲了出去。

“喂!许荧!别冲动啊!”

……

叶南希穿着一身白色无袖套装,长长的头发做了一个边髻造型,看上去风情万种。

大约是心情大好,她对每个人都笑脸盈盈,她踏着高跟鞋扭来扭去往洗手间走去。

许荧看到她,几步跨到她面前。

“喂。”

许荧冷冷叫住叶南希。

叶南希回头看到许荧,勾起嘴角笑得很灿烂,小人得志的表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怎么?来求我?”

“呵。”许荧举起手上那份文件:“我不会退出的,不管你耍什么手段。”

叶南希笑笑:“那我就期待你的精彩表现了。”

许荧看向叶南希,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嫌恶,她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既然也不会得到注资,那么,请你容许我做点僭越的事。”

说着,许荧毫不犹豫地抬起了手。

“啪——”

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叶南希的脸上。

“做人还是不要太下贱。”

叶南希被打了一巴掌,懵了一下,瞬间暴怒。

“许荧你惹错人了——”

叶南希冲上来就要还手,许荧静静站在原地,没有一丝害怕。

就在叶南希的手要碰到许荧时,一个高大的男人两步踏来,站在了二人中间。

他将许荧护在身后,不让叶南希靠近她。

许荧抬起头,发现杜霄挡在自己身前,好像一座堡垒。高高的个子,宽厚的后背。他在保护她。

许荧眼神坚定地说: “你别管了,她想玩,我奉陪到底。”

他缓缓转过身,目光淡淡扫过许荧,用教训小孩的语气对许荧说:

“女孩子家,不要动不动就打架。”他顿了顿:“手不疼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