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炮灰在年代文里报国 > 第91章 在八零当外交官08

第91章 在八零当外交官08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林知言早就下定了这辈子都要在外交领域发展的决心, 因此在通过外交部的遴选后,他就直接签了协议。

等到将来毕业,不管是去基层锻炼还是外派出国, 都会服从上级安排。

跟林知言一同参加遴选并通过选拔的,还有齐真。

身为外交世家出身的子弟,齐真对于外交部的情况再了解不过。

在林知言等人签订遴选协议之前, 大概是怕他们将来后悔半途而废,白白浪费时间,就跟他们陈述了进入外交部的利弊。

在许多外人看来, 提起外交部或是外交官这份工作,就会觉得非常高大上。

大家想象中的外交官, 必定是像电影或电视里的那些穿着西服, 打着领带,经常去参加酒会, 端着酒杯在宴会上谈笑风生的存在。

然而真实情况却是跟这差远了。

外交部的条件清苦是出了名的。

尤其是基层的工作人员就更是如此,工资待遇方面非常一般, 甚至还不如国营工厂的普通工人高。

除非是充满理想, 想要一直在这个领域发展的, 很少有人能在入职后一直坚持下去。

大多都是干了一年半载,觉得工作太过枯燥,生活太清苦, 熬不住心生后悔想要辞职的。

而一旦通过外交部的遴选并签订协议,最低服务年限就是八年。

中途如果有人违约,将会有相应惩罚和赔偿,并且会在个人履历上留下污点。

以后不管是考公还是去国企单位入职, 都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因此在做决定前, 必须要仔细考虑这个协议要不要签, 免得将来再后悔。

像林知言班上就有两位同样通过了遴选的同学,虽说也羡慕外交部高大上的名堂,在听了齐真陈述利弊后,就打起了退堂鼓。

他们并不是格外坚定地理想主义者,尽管也想过进入外交部工作,挥斥方遒,乃至指点江山,却没信心自己能熬得住寂寞。

也不愿意将自己人生最好的一段年华,都消磨在枯燥的案牍间,和清贫的生活中。

要知道,他们外国语学院出来的,哪个不是天之骄子。

如今国家对外开放,正是对懂外语人才求贤若渴的时候。

他们毕业后不管是从事翻译还是对外贸易工作,哪怕是进入民营小厂子,每个月的工资都不会比进入外交部低。

况且他们又不是最优秀的那批人才,真要去了外交部,能熬出头的几率太小了。

理想是很崇高,但它不管吃不管喝啊。

如今正是出国热的时候,虽说通过遴选后会被国家派遣至相应语种的国家留学,但这点好处,跟漫长的八年协议年限一比,就又算不得什么了。

其他人打了退堂鼓,林知言却没改变主意。

以他的能力想要赚到钱,过上更好的生活,法子多得是。

尽管因为各种原因,他的许多赚钱技能暂时无法对外展示,然而光是靠这两年私下接的翻译活儿,他就存下了不少钱。

再加上这两年获得的奖学金,加在一起,距离可以在首都买房,也已经没差多少了。

经过几个世界的磨练,林知言如今对生活的要求并不是很高。

能不让他饿肚子,有地方休息,就足够了。

想到民国世界那充满了动荡不安,时常要颠沛流离的日子,他就觉得外交部的工资待遇和条件还是可以的。

好处总不能全占了。

既想有个光鲜亮丽的工作名堂,又想要工资待遇好,真有这样的好事儿,还不得人人抢破了头。

见林知言意志非常坚定,并不因自己说的那些外交部不好的方面就心生动摇,齐真对此还是十分满意的。

她向来是个很自傲的人,也一直认为自己的能力不输给任何人,谁知却在林知言这里屡屡碰壁。

先前两年,学校每次举行期末考试,她都被林知言死死压在第二名的位置。

就连学校举办的各种辩论会,除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她能从林知言的手上占到点便宜,之后就再也没辩赢过他。

林知言既然有这样出色的能力,合该加入外交部,为祖国的外交事业奋斗终生才是。

她先前说的那些,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他的决心如何。

好在林知言的选择没有让她失望,不然被个怕苦怕难,容易退缩的人压在头顶两年,她非得郁闷的吐血不可。

跟外交部签订遴选协议后,距离林知言等人被公派留学就只剩下不到一年时间。

在公派之前,他们必须要充分利用这最后一年,修完大学剩下的所有课程才行。

相比其他人的忙乱,早就提前自学完所有课程的林知言,依旧按部就班的干着手里的事儿。

林知言又接了更多翻译工作,用了大半年时间,直到存够了买房子的钱,他才停下来喘口气。

如今首都的房价可是一天一个样儿。

他去国外留学最少要待上两年。

如果不能赶在出国之前将看中的房子买下来,等将来回国,他怕是又要买不起了。

林知言在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看过不少要出售的房子。

在四合院和楼房间只纠结了一秒,林知言还是决定要买四合院。

这时候小一点的四合院将将一万出头,买下四合院,等到二三十年后,自己就可以彻底实现财务自由了,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虽说四合院的价格比楼房要高出一截,林知言却也不是拿不出。

只是他原本还想多留点钱傍身,以供自己在国外开销的。

现在想想,还是买房子更重要。

到了国外如果缺钱的话,完全可以想法子再赚。

他相中的那座小四合院一旦错过,可就再也没有了。

找了先前联系过的房屋中介,得知自己前些日子相中的那座一进的小四合院还没有卖出去,林知言当即让对方联系了房东。

这座一进的小院子距离他们学校只有两三里路,骑自行车只要五六分钟。

地理位置十分优越不说,附近各种配套设施也不错。

唯一不太好的就是,一进的院子有些太小了。

如今国内各家各户的人口都不少,像这样的小院子买下来根本就住不开。

价钱偏偏又比楼房贵出不少,自然没多少人愿意买。

林知言倒是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他家里人口不多。

除去已经分家出去的大哥大嫂,加上小侄子壮壮,总共才六口人。

一进小院子有足够的房间供所有人居住。

林知言的计划是,在将来把父母他们都接到首都。

老家那边不管是生活条件,还是医疗条件,都不太行。

他以后要进外交部,工作的地点不是在首都,就是在国外。

把愈发年迈的父母留在老家乡下,他实在有些不放心。

只是他这个计划怕是短时间都无法实现了。

距离林父从单位退休,还差个两三年。

而且小妹和小侄子壮壮,一个才将将要考高中,一个还在上学前班,父母怕是得继续留在老家,照顾他们上学。

大妹今年参加高考,准备报考首都的学校,如果被录取的话,倒是可以先来首都这边。

跟房东讨价还价了一番,虽然最后还是没能便宜多少,林知言却得了对方赠送的不少家具。

林知言发现那些家具的材料还是很不错的,且都有七八成新,没有任何缺胳膊少腿。

只要重新刷漆翻新一下,就可以继续使用。

这样一来,还能省下不少买家具的钱,便交钱买下了那间小四合院。

房东是个梳着大油头的中年男人,据说是年前联系上了在国外的亲戚,如今要去国外发大财了,这才想要卖掉家里的三套祖传四合院,筹集资金。

听着对方得意洋洋的炫耀,林知言的表情顿时就有些古怪。

看着中年男人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同情。

感情他还不止卖了一套四合院啊?

其他两套四合院的面积还挺大,将这些四合院全部卖掉,房东一共筹集到了二三十万的资金。

二三十万的资金虽然不少,可一想到他卖掉的这些四合院将来的恐怖价值,林知言都忍不住替他感到心疼。

他这以后得做什么暴利的生意,才能赶上在首都囤房子,等到二三十年后再卖掉所获得的收益?

眼界还是窄了啊,对方显然严重低估了他们国家未来的高昂房价。

接过房东递过来的过户证明,林知言的心情不禁格外复杂,又有些哭笑不得。

事情就是这么的滑稽,就他所知,除非是从事被各国禁止并严厉打击的违法行业,才有可能有成千上万倍的盈利。

大多数投资,都远远比不上在首都囤房子。

可惜房东并不知道,国内未来的房价会上升到那样恐怖的高度。

这会儿卖四合院,他卖的一点都不心疼。

对方显然已经受够了之前国内的动荡,作为曾被打击的一份子,对国家已然没什么感情,巴不得早早的移民国外。

既然对方一心想卖掉房子离开国内,林知言能做的唯有替他送上祝福,祝他在国外一切顺利。

但愿他将来不会后悔吧。

因为很快就要被公派留学,林知言在四合院这边是住不了多久的。

不过该收拾还是得收拾,该改建的也得尽快改建。

等大妹考到首都这边,周末的时候完全可以过来这边放松放松。

小胖子张卫刚这两年抽条了不少,个头虽然还是比林知言矮不少,却也足足有一七五。

而且比以前瘦了不少,已经不能再称呼他为小胖子了。

听说林知言在首都买了四合院,张卫刚当即兴奋地跑了过来。

一边帮忙收拾屋子,一边羡慕的不行。

他家里条件尽管比林家更好,但人口也多,住房条件一直都很紧张。

他爷爷有三个儿子,除了尚未成婚的小叔叔,他爸和他二叔光是孙子孙女就给他爷爷生了七八个。

他自己就有两个亲兄弟和一个妹子。

一大家子都住在一起,想要一人一个房间,是根本不可能的。

打小就想有个单独房间的张卫刚,看着这套四合院,顿时也生出了买房子的念头。

只是很快他又颓了下去,关键是他没钱啊。

他不指望能买得起这样的小四合院,可他所有的存款加起来才两三百。

就算是买老旧的二手筒子楼,这么点钱怕是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以前他从来没想过买房子的事儿,家里给的生活费是有多少花多少。

即便后来学会修理东西,接活赚了不少外快,也都被他花的一干二净。

现在陡然发现林知言靠自己的努力买了房子,而自己距离买房还遥遥无期,如何不懊恼。

他家里兄弟姐妹多,哪怕他是父母爷爷最疼爱的那个,想要他们出钱帮自己在首都买房,都是不现实的。

想要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他今后只能靠自己。

见张卫刚俨然生出了买房的念头,林知言当然是无比的支持。

张卫刚读的是首都工业大学,他在班上的成绩说不上多好,却也不差。

毕业分配工作的时候,还是很有希望留在首都的。

能尽早在首都买个房子,肯定是件好事儿。

只是林知言买完四合院后已经没什么存款了,接下来还要改造一下房子,根本多余的没钱借他。

张卫刚倒也不气馁,他现在也是有赚钱手艺的人。

先前私下里去外头接过不少修理的活儿,很是赚了一笔。

接下来只要他能将赚到的钱多存一些,少花点,再回家里跟父母多争取些赞助,说不定过个两三年,也能买得起了。

两人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才将四合院的各个房间打扫清理完毕。

之后又花了两天时间,给屋子刷漆翻新,碰到损坏的地方,就修修补补。

等彻底收拾好,原本就保存不错的小四合院,看起来愈发精致。

傍晚的时候,两人吃过晚饭,便悠闲地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看着刚开始挂果的葡萄藤,聊着未来。

对于林知言再过两三个月就要被公派出国留学的事,张卫刚心里很是羡慕。

他倒是也想去国外看看,只是他成绩一般,根本争取不到公派留学的名额。

他小叔叔已经被外派国外一年多了,林知言今后肯定也是要长时间待在国外的。

再想跟现在这样,三不五时的聚会,怕是不太可能了。

不过大家都长大了,总是要习惯离别。

五月底,考完期末考,并提前完成论文答辩的林知言,顺利拿到了外国语学院的结业证书。

针对林知言公派留学的国家和出发时间,外交部也已经下达了通知。

这时候国内跟国外的出行还不怎么方便,林知言即将留学的国家又远在欧洲。

上万公里的距离,总不可能再像搁首都念书似的,寒暑假都可以回家。

此时距离他出国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拿到结业证书后,林知言就决定先回老家一趟。

坐了两天火车,林知言再次回到桐城县。

想到大妹这会儿应该还在学校上课,他便转头去了县高中。

作为从县高中毕业的优秀学子,曾经的省状元,林知言的大名至今还挂在县高中的光荣榜上。

听说林知言来了学校,校长乐呵呵的赶了过来。

拉着林知言叙旧半天,还跟他夸起了他大妹林可宁。

林可宁的成绩虽然比不上他当初,市里前几的成绩还是可以考到的。

听着校长对大妹的夸赞,林知言当然很高兴。

原文里的这个时候,大妹已经被蔡珍珍找来的小混混给欺负了。

不仅被迫嫁给对方,年纪轻轻还被家暴,很快就承受不住折磨自杀身亡。

如今她却有一个非常光明的未来,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想到文中那个逼死大妹的小混混,林知言就皱起了眉头。

对于害死了大妹的小混混,林知言自然没想放过对方。

只是原文中对那个小混混的描述不多,对方在文里甚至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

林知言只知道对方是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但这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家住哪里,却都是不清楚的。

也是因此,他就算想教训对方,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

一想到那个劣迹斑斑的小混混,还不知道在哪里逍遥法外,林知言的心情就不太好。

今天刚好是周六,高三年级只需要补半天课,学生就可以放假回家了。

林知言在校长办公室又等了会儿,直到放学铃响起,他才跟校长道别。

林可宁从宿舍里出来,就见到好久不见的小哥,自是高兴的不得了。

跟同学们挥手告别,兄妹俩一路说说笑笑的出了学校。

桐城县通往高禹镇的班车去年就通车了,两人便放弃牛车,改搭班车。

两人上了班车,才刚找到座位坐下,林知言就发现大妹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

林知言顺着大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车门口上来了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青年,对方这会儿还冲着大妹笑的很恶心。

察觉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大妹很可能被小混混纠缠了,林知言沉下脸。

小混混见到林可宁在车里,抬脚就要朝这边走来。

他刚挤到林可宁的跟前,只是还不等他伸手碰到林可宁,就被挡在林可宁前面的林知言用力推开。

被林知言猛地推了一把,小混混脚下没站稳,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

在心上人跟前被人推的这么狼狈,小混混觉得很没面子,不由恼羞成怒。

尤其是他随后就发现,林可宁还一脸紧张的抱着那个推了自己的小白脸的胳膊不放,心中的怒气更甚。

自己看中的姑娘,这会儿却抱着个小白脸不放,这如何能忍。

小混混油然而生一种自己被戴了绿帽的感觉。

早在上个月见到林可宁的第一眼,他就相中了林可宁。

虽然跟林可宁连话都没说几句,更谈不上认识,他心里却已经将林可宁当成了私有物。

打听到林可宁是县高中的学生,成绩还非常好,随着高考时间越来越近,他心里就忍不住焦躁了起来。

自知自己跟林可宁的差别如云泥,真要让林可宁考上大学,去了外地,自己跟林可宁这辈子怕是都再也没可能了。

因着这个,他就暗暗下定决心,想要找机会跟林可宁亲近亲近,让她没法子参加高考。

知道林可宁每个周六都会乘坐班车回家,他早早就蹲守在这边,却没想到会遇到拦路虎。

只是看那小白脸瘦瘦弱弱的样子,怎么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自觉赢面很大的小混混当即伸出手,想要给对方一点厉害看看。

可让小混混没想到的是,他拳头才刚挥出去,就被小白脸用一只手死死的钳住。

直到自己脸都憋红了,依旧没能从对方手上挣脱,小混混才知道自己这回碰到了硬茬子。

早在小混混要冲林知言出手的时候,车里的乘客就注意到了这边。

了解到小混混一直纠缠骚扰县高中的女学生,现在还想打人家哥哥,群众们就更加愤怒,齐齐上前制住了小混混。

这时期国内到处都在严打,众人当即就提出要将小混混押去公安局。

像这样道德败坏的垃圾渣滓,多留他在外头待一天,都会给小姑娘们多带来一分危险,必须得送他去坐牢才行。

把人押送去公安局的路上,林知言从大妹林可宁那里了解到她被小混混缠上的经过。

脑海里直觉的将眼前的小混混,跟文中那个欺负了大妹的混混联系在了一起。

谢江堰去年靠着功劳成功升职,被调到县局,如今还当上了小队长。

见林知言压着混混过来,谢江堰就主动接过这个案子。

小混混众目睽睽之下试图骚扰纠缠女同学,流氓罪是妥妥的。

收到林知言让他帮忙仔细查查小混混底细的嘱托,谢江堰自然不会拒绝,反正也是顺手的事。

不到两天,谢江堰就将小混混的底细查了个精光。

翻看着从谢江堰那里拿到的资料,林知言终于确定了,这个纠缠大妹的小混混,就是文中逼死大妹的那个王八蛋。

小混混犯下的案子还有不少,虽然都不是什么大案,多是偷鸡摸狗的小案子,如果换个时间,顶多被关个十天半个月。

可谁让他碰到了严打,又是以耍流氓的罪名被关进的公安局。

数罪并罚之下,直接被判了十年之久。

等小混混被关进牢里,林可宁终于放心了。

之前被小混混纠缠,她心里也是很害怕的。

只是想着马上就要高考,只要考完,对方就没法再纠缠自己,她才暂时忍了,没告诉爸妈。

被小哥狠狠教训了一顿,林可宁也有些后悔。

听说那小混混本来想找机会堵自己,毁了自己,让自己再也不能去参加高考,她就忍不住满心后怕。

幸好小哥正巧回来了,不然她都不敢想,自己会碰到些什么。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