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形状 > 第46章 第 46 章

第46章 第 46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226.

你觉得自己能这么快恢复正常, 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全是可爱又可口的小猫咪,几只一起喵喵叫着往你身上扑的场面, 这让人根本就无法拒绝嘛!

于是你幸福地抱着它们狂吸了一通,醒来以后就感受不到那种恐怖的情绪了。

你好快乐地在被子里打了几个滚,爬起来跑进了洗手间准备洗漱, 刚用清水拍湿脸部,顺手拧开洁颜泡沫,你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唇色有些发红,顿时有点迷惑地凑近了镜子仔细打量起自己。

“……咦?”

是错觉吗?还是光线问题?看上去好像是抹了比较通透又自然的唇彩, 瞧上去显得柔软水润又有光泽, 你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左瞧瞧右看看, 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于是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把白白的泡沫胡乱地往脸上揉开又清洗掉, 打理好自己以后,你看到降谷零开始把地上摊开的被子又挨个收拾起来,顿时兴冲冲地飞奔过去,背着手热情地询问:“zero!需要帮忙吗?”

降谷零看了你一眼, 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却又忍不住眉眼间绽开的笑意,弯起嘴角这么说:“不用,等会应该可以开饭了, 你去问问hiro需不需要打下手好了。”

于是你点了点头:“好!”

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又转过头来, 危险地眯起眼睛, 趁着幼驯染无法反抗的时候, 一脸微笑地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脸颊,坏心眼地搓来搓去,超级大声地“哼”了一声:“让你们昨天欺负我!”

降谷零正双手抱着被子打算搁置起来,完全没办法阻止你胡作非为的手,眼睁睁地看着你扯完就跑,毫不停留,顿时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你真是好幼稚啊。

这种报复方式也太孩子气了。

你欺负完降谷零,“噔噔噔”地跑到厨房探头探脑: “hiro,我醒啦,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你的手艺虽然也能及格,但和诸伏景光比起来完全就不够看了,他在这方面是真的非常有天赋,以后如果向着这方面发展好像也不错。

你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诸伏景光在掌控厨房的所属权。

“那就帮我拿个空盘子吧——”

听到你的声音,诸伏景光转过身来,脸上原本还在笑着,总是习惯性地第一时间将目光定在你的身上,得益于优秀的观察力,他立刻发现了你的嘴唇似乎泛着有点不正常的红润。

诸伏景光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脸色陡然变得有些难看。

——所以是没有偷拍改偷亲了吗……zero那个家伙……怪不得!!

“嗯嗯,你看这个盘子可以吗?”

你兴致勃勃地帮忙,松下踮起的脚尖,合上碗橱的柜门,转头面向幼驯染,结果就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hiro?”

诸伏景光薄唇紧抿,目光沉沉,若有似无地透露出极度危险的气息。

“可以。”注意到你看过来,诸伏景光收敛了一下表情,勉强勾起嘴角,伸手接过那个盘子放到一边。

“不想笑可以不要笑啊,是发生了什么吗?”

你关心地看着幼驯染,稍微感到有点担心。

“什么都没有,未来不用担心。只是……”他用那种略带委屈的语气说,“我也想要一个早安吻。”

“……啊?”

没有想到会是这个请求,你感到有点茫然。

227.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也”啊?

你又没有和zero交换早安吻——啊!难道说!

“那我喊zero一起来?”你试探性地问。

诸伏景光立刻表现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别扭又生气的样子:“不用叫他!”

你叹了口气,好忧愁地看着正在无理取闹的幼驯染。可是你真的累了,不想继续端水了,就让他们两个互相公平去吧。

拜托了,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的话,就把当初答应这个约定的你给劈晕好了,省得现在天天都能感受到绝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很显然是其他两个人并不想维持公平,但又不得不继续把它给维持下去,所以他们究竟是在图什么啊,你是真的搞不懂又看不透。

这到底是不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到了叛逆期呢?

你只是一朵平平无奇的蘑菇,要你思考这种哲学问题,也实在是太难为你了吧。

诸伏景光渐渐露出了懊恼的表情,好像又在心底第无数次抽打提出那个约定的他自己。

你可爱的幼驯染认真地注视着你:“我不可以跟未来要一个早安吻吗?”

“当然可以啦,但是给了你之后,也要给zero的哦。”你清了清嗓子,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既然想要公平,那就贯彻到底。

诸伏景光:“……”

可恶,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他有点挫败地低下头,变得闷闷不乐起来。

“hiro,你不开心啦?”

“嗯,我不高兴了,未来好过分。”

嘿嘿,就算幼驯染用谴责般的眼神看过来,你也要大声强调其实你有点小开心,因为终于扳回了一局!

你似乎触摸到了什么全新的技巧,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顿时感到豁然开朗。

如果他们再欺负你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分而化之,打破他们坚固的联盟,扯另一个人来对付面前的人,你愉快地决定以后就这样反击好了!

“好啦,hiro不要不高兴了嘛。”你笑眯眯地伸出手指按住他嘴角两侧,同时往上滑动,做出一个有点滑稽的微笑模样,“会变得不可爱哦?”

诸伏景光感到有点无奈,反手把正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指握住,声音里浮现出淡淡的不满:“未来会不喜欢变得不可爱的我吗?”

听到他这么问,你立刻决定为自己正名:“当然不会,怎么样的hiro我都喜欢的。”想了想,你又补充了一句,“还有zero!”

“……真是犯规啊。”

那么他又能怎么办呢?诸伏景光像是失去梦想的咸鱼猫猫,遗憾地想:最后还不是要把这么可爱的你原谅。

如果现在要了早安吻,那么一会儿你还要再给降谷零一个,四舍五入就是zero赚了,所以诸伏景光决定,在晚安吻的时候,他再偷偷赚一个回来!

这很公平。

228.

接下来的一天很快又平静地度过了,等晚上分别的时候,又惯例地到了交换晚安吻的时间。

今天轮到了降谷零刷碗,等到他进了厨房,诸伏景光顿时拉着你躲进了卧室。

“怎么了?hiro?”

“想要晚安吻。”

诸伏景光又在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你了,这一次你没有表现出冷酷无情的样子,很轻易地就答应了。

“是这个啊。”

你大方地踮起脚尖,按住他的肩膀,给了一个脸颊吻。

你的眼睛好似柔软诱人的蜜糖,仅仅只是注视着,就轻易能够让人沉浸其中,感受到细腻又温柔的甜意。

于是诸伏景光眼瞳里渐渐浮现出笑意,他低下头去,凑了过来,轻轻轻吻了你的嘴角,小心翼翼又饱含爱意。

就在即将结束的时候,诸伏景光突然变换了一下位置,你愣了一下,立刻睁圆了眼睛,惊得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心脏也开始怦怦乱跳。

“hi、hiro——”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为什么和hiro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面临这样尴尬的场景啊!!

“未来怎么了吗?”偷偷摸摸亲完了的诸伏景光歪了歪头,脸上露出了轻松的浅笑,疑惑地看向你,目光纯粹又真挚,显得格外无辜,看上去毫无异样。

……是错觉吗?

刚才那一刻,感觉好像有什么蹭到了嘴唇,但是……太轻太轻了。

就是那种很轻很轻的、似乎覆盖了嘴唇的亲吻,你感受的不是很鲜明。

你:?刚刚是不是有什么擦过了我的嘴唇?有?还是没有?好轻微,感受不是很真实……所以果然是错觉吧。

“……没事。”你打着哈哈,在心里凌乱,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脸红,“只是脚滑了一下。”

“小心一点啊。”

他摇了摇头,对你感到很无奈的样子。

“嗯、嗯!下次一定注意!”你慌乱地移开了视线,胡乱地点了点头,脸颊上飞速浮现出一抹格外艳丽的绯红,低下头去不敢看他,紧张地努力深呼吸平复下那股燥意,没有注意到幼驯染脸上愉悦地慢慢浮现出坏心眼的暧昧表情。

呜真是太糟糕了。

好在感觉诸伏景光好像没有很在意的样子,说不定也根本就没意识到那个失误,于是你也只是纠结了一下,就渐渐把这件事给忘了。

因为学生的主业还是学习,其他什么东西通通都要靠边站,才不可能本末倒置,分心到其他事情上面去呢。

229.

“我从来不阻止你想要结交谁,但是你和星见家的那个孩子走得越来越近了……昨天听说你还夜不归宿。”

降谷零一进家门就迎来父亲的训斥,脸上的笑意不由渐渐落下,用一种显得格外冷淡的表情来面对。

降谷正晃还在继续:“我问你,她是不是长得越来越像她的父母了?”

“没有。”降谷零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降谷正晃下意识地松了口气:“那就好。”

“如果你今天回来只想说这些的话,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我喜欢未来,我会追求她。”降谷零非常直白,“没有其他选择,永远不会。”

“……在你小时候,我确实因为忙于工作,对你关心不够。”以至于现在的父子关系差不多僵硬到了极点,想要拉近距离都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父亲。”降谷零不咸不淡地回复,言辞并不激烈,因为他早已经不是那个想要博取关注的小孩子了,没有期待自然也就不会失望,就算是互相体谅,他也是只会给值得的人,“我的事情并不需要你过问。”

身为父亲的男人并没有在意来自儿子的小小叛逆,在他眼里,这种对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那就帮我告诫她,不要做会出风头的工作。”

降谷零的目光霎时间变得锐利起来,终于正视起面前这个男人:“你到底知道什么?”

“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如此质问我,零。”

隐于暗处的乌鸦不知何时就会出现,越是小心谨慎,就越不会出错。

降谷正晃语焉不详。

“……啧。总之是有关于她父母的事情对吧?”降谷零厌烦极了同他交流,与自己的父亲擦肩而过,决绝又果断,“不需要你的‘好心帮助’,我会自己查出来的。”

这当然算不上冷战,因为父子俩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情。

他小时候总是迫切地希望脱离这个家庭,从幼驯染们身上满足了情感需求以后,这里于他而言,更像是一处住所,而不是一个家。

他的未来,才是他的未来。

230.

“你最近很不对劲,zero。”诸伏景光直白地问,“为什么突然就决定要去警校了,就连大学都选了相关的专业——警告你,别想用你对未来的那套说辞拿来对付我,我可不会相信。”

降谷零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幼驯染和盘托出:“是因为我父亲对我说了一些话……”

听完了这些,诸伏景光也感到有些棘手。他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那就加我一个吧,这才是真正的公平。”

“hiro,你……”降谷零感到哭笑不得,“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我知道,本来也不是抱着玩闹的心情去的。就算不是因为未来……”诸伏景光说着就沉默了,降谷零知道对方是想起了惨死的父母,于是无言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予无声的安慰。

他们固然可以称得上一句感情上的竞争者,却也是彼此最重要的友人,三个童年不幸的孩子支撑着彼此直到现在,这份羁绊总归是凌驾于任何东西之上的。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

东亚的高考制度普遍残酷,你和幼驯染们互相加油鼓劲,去参加了大学的入学考试,好在你们的偏差值一向维持的不错,高中的生活也就在这样紧张的氛围里平静地落下了帷幕。

“恭喜你,未来,收到了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谢谢!不过之后我们就不在同一所学校了,呜哇,想想还真是觉得有些不太习惯呢。”

你如此感慨。

“平常周末有时间的话,还是可以出来见面的。”降谷零环着双手,用一种你很难看懂的眼神看着你。

诸伏景光笑眯眯地摸了摸你的头:“只是如果未来有了新朋友的话,可千万不要把她们排在我们之前啊。”

“绝对不会的!”

这是你崭新的未来,未知的人生,一定要认真对待。

“说起来,还真是没想到,你的未成年后见人居然会是工藤有希子……”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啦,奶奶她还真是给我准备了一份大礼啊。”

得知幼驯染们之后要去报考警校,你心底浮现出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稍微犹豫了几天,最终还是和工藤家取得了联系。

既然同为红方,就给你学会分享情报啊!

虽然明白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不过你才不管那些呢,向着下一个目标进发!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