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传说中的人类 > 第50章 绝境

第50章 绝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燕子不断去敲瑰的房门, 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个时候换新兽,那我们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燕子大声嚷嚷,“他是不是TOP其实压根不重要啊, 你不跟他发展出更深层的关系不就好了?”燕子估计瑰在意的还是宣承越对他说的那些话,但燕子压根不敢从这方面入手去开导他,免得瑰真失控。

房间里头, 瑰戴着耳机,懒得搭理外头的经纪兽。

他垂眸看着手机,里头有无数兽给他发来的消息,询问他的伤情, 这其中多数是些粉丝。

瑰翻阅着, 却什么都没看进去。

他离开那个实验室快五年了。

如今他正好二十五岁,按理说, 合格的A级上特员应该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完成社会化训练, 初步投身任务。但瑰比其他兽晚了很多, 究其根本,大概是因为他在实验室操控杀死了四位研究兽员。

他抹除了他们的存在,却从未隐瞒过这件事。

所以在经过测谎之后,瑰被评定为处于崩溃边缘, 极度危险的特员, 他必须被留下观察。

曾经与他同批次的实验体,那只能够进入梦中的乌贼,他负责给瑰测谎。而当时限制他的研究兽员们也被要求和瑰保持距离, 避免被引诱。

瑰以为自己是会被销毁的, 结果最后他被放了。由此, 瑰得出结论, 这个傻缺组织比自己更疯。

他等了一会儿, 果然,外头燕子消停之后,他很快就被乌贼的能力带进了自己的意识世界里。

意识世界是单个个体的具象化空间,只要没有第三方出现,那么意识世界将会呈现出一个兽最真实的内心。

就比如现在,不到三十平的空间里挤满了兽,或者说,兽形玩偶。

它们看上去像是被强行剥了皮,然后在身体里头填充了棉花,身体不正常的臌胀,眼睛的部分是玻璃珠,每个兽都是笑着的,它们在“看”到瑰之后似乎很开心,齐刷刷地伸出手来鼓掌,但他们皮下没有骨肉,

玩偶们都是人形的,因为瑰了解他们,他们喜欢人形。

“我最膈应的就是你的精神世界。”乌贼挪开视线,在巨大的玻璃墙外,有的只是一片漆黑。

乌贼无奈,只能看向瑰,这时他才发现:“你的玩具又多了一个?”

瑰抱起自己的前任,介绍道:“他曾经可是影帝哦。”

乌贼懒得管对方身份是谁,反正现在已经没有兽记得他了,乌贼在意的只是瑰的任务:“老大很好奇,你为什么不肯继续任务?”

“因为我讨厌宣承越啊。”这是真话,没兽能在这儿撒谎,“他是真正的人类诶,我只是个假冒伪劣产品,盗版的讨厌正版很正常吧?”

瑰歪了歪头:“我怕我冲动之下把他杀掉,他有太多我想要又没有的东西了。”

乌贼没有因为自己的能力就对瑰说的这一切全盘接受,这些是瑰的真实想法,但不一定是全部:“他有而你没有的?你是指浩元?”

“别说这么膈应兽的话。”瑰脸色变得有些一言难尽。

“严格来说,宣承越没有享受过人类身份带来的福利。”乌贼对他说,“你到底在羡慕什么?我想不通。”之前他们试图揭露宣承越的人类身份,结果压根没有兽信,直到现在,他们还把“宣承越是人类”这件事当成梗来玩。

乌贼想了一会儿,又问:“那你是指他的家庭?”

“没有。”瑰有些烦躁了,“你只需要知道这个任务我不会再继续。如果老大还想养人类,那最好别找我,毕竟他湿衣服吹三小时风还能感冒,想要杀死他实在太容易了。”

“你这次放弃任务,会被视作失控。”乌贼提醒他。

瑰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会被抹杀?”

乌贼没有说话,瑰却是无所谓的切了一声:“你觉得我在意自己的死活?我他妈连我到这个世界来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瑰!”

“你也不知道。”瑰指向他,“别装了。你们现在只是被一根名为‘一个完全由特员掌控的世界’的绳子吊着,而我,我恰好不在乎这些,我只想找个喜欢自己的兽,可惜我的前任们不符合我的需求。”

“有本事就来。”瑰提醒他,“别忘了,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我虽然没法完全抹除一个兽的存在,但基础的操控也是可以做到的。”

乌贼不再多说,他结束了这场梦。

瑰睁开眼,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继续放空。

忽然,消息铃声又响了,瑰打开对话框,发觉是宣承越。

【你今天走的时候表情不太好看,是公司里的兽说错了什么话吗?】

瑰根本不想搭理,他已经取消任务了,这傻逼人类他不需要再接触。

想到这里,瑰忽然笑了笑,他对自己所处的这个组织还是了解的,估计过不久他就得被处理掉了,瑰无所谓,他只是起了些恶趣味:【你们没做错什么,只不过我快死了。】

另一边,结束梦境的乌贼给高层发去消息,表示瑰执意推脱任务,而且似有彻底脱离掌控的趋势。

高层的回应很快,也很简洁:【他的信息,基地那边已经知道了。】

乌贼浑身一震,他明白了高层的意思,不需要派特员去处理他,他的身份透露,基地那边在知道他的身份,并且明白没法在他身上套出任何信息之后……基地会处理掉他。

瑰这个神经病接触不到任何的核心机密,他活着没有任何作用,在基地那边知道他的能力之后,会把他处理掉的。

乌贼看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会儿,而后又没事兽一般的将手机收起。

瑰已经没用了,必须得被处理掉。

并不清楚他们怎么想的宣承越被瑰突如其来的一句“我快死了”弄得一懵。

只能追问什么情况,出了什么事。

远程参与的洛西也有些诧异:【这兽好怪,他想干嘛?破罐子破摔?】

而躲在房间的瑰也被宣承越发消息时那频繁的提示音弄得有些暴躁,他直接将手机关机,倒头就睡,等着高层派来杀死他的特员,如果运气不错,也许等他睡着之后就不需要醒来了。

宣承越得不到回应,很无奈,又只能去询问洛西。

洛西也不明白,因为他换位思考了一下:【你如果对我表示关心,我立马就能把自己的贞洁献给你。】

【老东西你注意点!!!】浩元在打了这一句以后又打了好长一串感叹号。表达关心和贞洁有什么直接联系吗?还有,洛西什么时候有的贞洁这种东西?

宣承越自动屏蔽掉了这类的内容:【那应该怎么办?】

【没办法,等等吧。】洛西说,【或者穿个透些的白衬衫,然后把自己打湿,拍个照片发给他?对了记得给我也发一张,我有用。】

宣承越嘴角微微抽动,他不想知道对方具体想拿他的照片做什么用,因为那肯定会污染他的眼睛。

浩元气的都快变形了:【混蛋!他穿湿衣服会感冒的!】宣承越感冒还没好,洛西这个老东西是不想让他病得更重。

宣承越默默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浩元看向宣承越:“宣导,怎么了?”

“浩元呐。”宣承越很无奈,“你搞错重点了。”

浩元不明白,宣承越大致给他解释了一下“拿照片有用”的隐藏含义,然后浩元的大脑就宕机了。

手机那头的洛西表示自己没办法了,不过对方既然有想要接触宣承越的想法,那就等着吧,对方总会找上来的。

简而言之一个字——耗。

看谁耗得过谁。

宣承越:【……你的出谋划策就是耗?】

【关键是他的应答出乎我意料了。】洛西也没办法,【先等等吧,反正这兽已经被基地盯上了,跑肯定跑不掉。】

【我还是很厉害的。】洛西强调,【但有时候我不太能理解神经病。】

你有什么资格说别兽是神经病啊!

宣承越很无奈,而浩元这时候大脑终于转过来了,他看向宣承越。

“先自己做自己的吧。”宣承越耸耸肩,如果对方确实不准备再找他,那宣承越也没办法,他只是个画画的,他不是个搞情报的。

浩元咽了口唾沫:“用照片,好玩吗?”

这次轮到宣承越大脑宕机了,他缓了一会儿才不可置信地大声质问:“你刚在说什么?!!”

“呃,用照片怎么玩啊?”浩元询问,“我没法想象。”

他们此时已经下班回了家,客厅里熊爸熊妈在看电视。宣承越却觉得一瞬间周遭的声音都离自己远去了。

是谁带坏了浩元?

浩元身下的蛇尾出现,尾尖轻轻缠绕住宣承越的脚踝。

“等一下,我感冒了。”宣承越提醒他,“会传染给你的。”

“不可能,这是幼崽才得的病。”浩元很笃定,他压低了自己的身体,把脑袋放在宣承越的大腿上,那双如同烈焰般的双眸里此时满满都是好色。

浩元只是了解的不多,毕竟以前对这个没兴趣,可是他现在有对象了。对象在身边,还不兴蛇好色吗?

手机里,洛西还在发消息为自己辩解,证明他这个前第一是没有水分的,然而宣承越此时注意力全在浩元身上。

宣承越傻了,但浩元以为宣承越是没有兴趣,他回想曾经宣承越不止一次表示他想要养自己,又回想起大黑当时和宣承越传出来的绯闻。

浩元脑袋蹭了蹭宣承越的腿,他说:“主,主人?”这种叫法应该没问题吧。

宣承越猛地回过神,而后一把抓住了浩元的尾巴尖。

【你等他找你了,你在来让我参谋,你要相信我,我是只精通兽性鹰。】

洛西在等宣承越回自己消息,但他坐了很久,宣承越那边屁消息都没有。

他还以为是宣承越生气了,心道人类心理承受能力可真弱,等明天再解释吧。

由于任务期间负责兽不允许他乱搞,所以洛西只能早早睡下。

而第二天一大早,宣承越终于回了他的消息,表示明白了,昨天只是和浩元睡得有些早,没看到。

睡得有些早?他们正聊着,这俩都睡着了?

身经百战的洛西才不信他们这一套,睡觉?会出汗的那种睡觉吧!特么的?他被强行禁欲了,宣承越和浩元却快乐的很?

这算什么?是对他的折磨?

另一边,瑰也睁开了双眼,对于自己还没有死这件事表示诧异。

他的同僚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掉他?

瑰皱眉,他再次打开手机,无数条属于宣承越的信息弹了出来,瑰以最快的速度忽略掉它们,不去看。

不知道那所谓的老大到底在想些什么,瑰懒得去猜,既然对方给了他放纵的时间,那就不要浪费,他决定尽情地玩一场。

他随时可能会被其他特员解决掉,那就更要玩的尽兴。

只是瑰怎么也想不通,他以为开门之后就会有兽站在门口,然后解决掉他,结果没有。

然后他以为有兽回会趁着他挤进兽来兽往的游戏厅时解决掉他,结果也没有。

他甚至还刻意绕到了无兽的巷子里,等了很久,依旧没有兽跑过来要他的命。

几个意思?

他的那位经纪兽已经联系不上了,这证明他自己的组织已经放弃他了。

他还是特员,能力还没有消失,他们总不可能放任他不管。这一切都不合理。

一旦他被基地发现……

想到这里,瑰愣住了。

他被基地发现了也无所谓,他在实验室关了二十年,但在他暴露能力和自己杀了四个研究员的事实之后,他就被彻底隔离了。

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是么?

就连所谓的上级也是他的经纪兽去负责联系的。

他身上背负兽命,按照基地的尿性,肯定不会让他活下去。

他背后的组织这是……把他卖给基地了啊。

回想起原先宣承越给自己发的消息,瑰轻笑了一声,他摸出手机:【宣导,我们能见一面吗?】

基地是想透过宣承越摸清他背后的势力吧?很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哦。

不过他死之前也许可以带走一样东西。

一样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