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团宠师妹总以为她是龙傲天 > 第27章(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要踹)

第27章(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要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身素白长袍的孤雪道君抬起头, 幽蓝眼眸却并未与其他人一样,望向天穹上的劫雷,而是落在了劫雷下方的平邪峰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夜荒唐梦中, 他虽情绪极度不稳,但还是在神魂交织中感受到了她的变化。

神识进入对方灵府中彼此交融, 除却精神与身体上的愉悦,更是将彼此的情绪都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对方。

他所有的纠结、抗拒与沉沦, 都成为她滋养神魂的养料,修补了她神魂中拉扯着她的痛苦情绪。

那时他就感觉到,她的金丹已隐隐有了裂痕, 离金丹破碎结婴只差一点契机。

话虽如此, 但就是这么一点契机,有些修士却需要花上百年时间才能真正越过这道天堑, 渡劫成为一位元婴修士。

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突破境界, 是悟到了这点契机, 还是……

那荒唐混乱,令他无法忘却的一夜、又在他脑海中浮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不是说却邪山庄下了封/杀令, 九重山月宗连修缮法器都没地方去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是啊。”随同前来的昆仑墟水镜道人也格外震撼,“这……这看上去不像是没有法器, 倒像是得了什么厉害法器。”

一日之内五名弟子结丹,两名弟子结婴,这种事在四圣宗门中都实属罕见, 更别提弟子本就不多的九重山月宗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守门弟子侧身让出一条道, 迎三人入内。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酝酿多时的劫雷恰在此时劈了下来,紫色电弧带着令人恐惧的天威撕裂苍穹而下, 劈向平邪峰的两位金丹晋元婴的修士。

孤雪道君心中一紧,此刻全然忘了来之前百般纠结的顾虑,在众目睽睽之下直冲向那道熟悉的身影,欲替她分担这声势浩大的劫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被劫雷劈中的宿怀玉收起手中刚刚硬接劫雷的佩剑,随手挽了一个剑花,姿态当真是风流倜傥又毫不油腻,看得旁边的一众女修心花怒放,尖叫连连。

单手接劫雷!

好帅!好强!慕强批狠狠心动!!

孤雪道君看着被一群女修花团锦簇围在中间的前徒弟,一贯冷得像冰块似的脸上也出现几分难以置信的表情。

“大师兄渡劫辛苦了,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我先来的,喝我的水!”

“方才大师兄那一剑真是气势不凡,令人心折,不知,不知师兄可否有心仪的女修……”

不只是女修,人群中还有一个四五岁大的小不点不满大喊:

“这是我的老婆!不许和我抢老婆!师姐你们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宿怀玉对此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她将上蹿下跳的芃芃抱起来,偏头对一旁的姬殊淡淡道:

“有点饿了,师尊叫我们渡完劫就去吃饭,今天不去食舍,芃芃说想在家里吃火锅。”

周围也有许多男修专程来看姬殊渡劫,不过碍于平日大师姐的冷美人气质,无人敢上前恭维,只能隔得老远默默流哈喇子。

毫发无损的姬殊掸了掸衣上尘土缓缓起身。

姬殊:“家里哪来的锅?芃芃,你是不是又偷我的丹炉了?”

被点名的小姑娘吓得浑身一哆嗦,立马往宿怀玉身后躲。

“借丹炉不能算偷……吃火锅的事,能算偷吗?”

说完就被姬殊捏住了小脑袋瓜,咿咿呀呀地卖惨叫了起来。

见到此情此景的三位大能,抬头看了看头顶渐渐散去的乌云,方才要杀人的劫雷仿佛都是他们的错觉,说不定只是放了个烟花。

——怎么可能是烟花啊,这两个人是怪物吗?

“临嬅仙子,孤雪道君,水镜道人。”

月无咎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三位今日来我九重山月宗,不知有何指教?”

听月无咎这样问起,三人都沉默了。

原本是来指教九重山月宗的,但现在三人倒是很想让九重山月宗指教一番他们。

还是临嬅仙子先打破尴尬:

“诶呀真是没想到,原本我是担心你们宗门因为却邪山庄的事情有些困扰,所以孤雪道君跟几个宗门一提议,我和水镜道人便想着前来调和,没想到倒是我们多虑了。”

月无咎了然颔首。

昆仑墟二长老水镜道人也道:

“若是我没记错,上一次九重山月宗有弟子结婴,还是三百年前的事吧?时隔三百年再出元婴弟子,当真是值得庆贺之事,不过……”

水镜道人百思不得其解,之前一切如常时,九重山月宗还全员咸鱼呢,怎么却邪山庄拒绝给九重山月宗提供法器之后,宗门反而支棱起来了?

该不会……

“该不会,却邪山庄的法器有什么问题吧?”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月无咎:“……倒也不必如此发散。”

这三人在知晓九重山月宗有难后主动上门,欲帮扶他们,月无咎自然也不会藏私。

正好棠芳掌门也赶了过来,两人当即就将宗门收了一位炼器师,制作了修炼法器供弟子们提升修为一事告诉了他们。

其实今日能有五位修士结丹,并不完全依赖法器,九重山月宗的弟子虽然咸鱼,但并不是完全不求上进。

日常的修炼大家都没有耽误,华容长老的基础课和月无咎的提升班大家也老老实实在上,只不过他们没有别的宗门修炼得那么疯狂,大家劳逸结合,边玩边修,所以离晋升境界总是差那么临门一脚。

燕驰的法器刚好就把那个需要刻苦努力的临门一脚给补上了。

一向得过且过的咸鱼弟子们在法器中支棱起来,开始疯狂内卷,睁开眼就拿起法器,天黑了还不肯撒手,被防沉迷系统弹出去之后,大家还要躲在被窝里讨论战术。

内卷程度,比之四圣宗门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才有了今日五人结丹两人结婴的盛况。

……当然,结婴的那两个倒不是沉迷游戏,而是纯纯为了带他们那个人菜瘾大的小师妹。

听完棠芳掌门描述的三人,对这个名为【修仙王者】的法器颇有兴趣。

孤雪道君:“此物虽对金丹期以上修士帮助不大,但对于初入道途的修士来说,却是能事半功倍的修炼法宝,若是炼器师有意出售,我天枢门想要订购一千。”

临嬅仙子:“也带上我们仙乐十二宫,别的宫我管不了,至少我们霞蔚宫的弟子要有!也给我来五百!”

水镜道人:“此时我还需要回去同其他几位长老商议,不过若是有结果,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棠芳掌门,还请贵宗届时务必让我们优先订购。”

此刻刚收下了一大笔傀儡人尾款的月无咎看着眼前三人,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财神下凡。

孤雪道君又道:“法器定价多少,燕道友还未告知?”

没见过世面的燕驰听到一千五百份订单,眼泪已经从嘴角流了下来。

“原价三百灵石,道君订购数量大,还可以打个折……”

“不必。”孤雪道君看了宿怀玉一眼,对燕驰道,“淮夷宛乃我同门师妹,她此番任性妄为,给九重山月宗添了许多麻烦,我身为她师兄,理应补偿。”

燕驰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于是哦了一声,也没再推辞。

但原本从头至尾没吭声的宿怀玉,闻言却抬眸看向燕驰。

“燕驰,没听见道君的话吗?”

燕驰茫然。

“既然是补偿,不翻个倍,怎对得起道君对师妹的情深义重?”

燕驰:???

在宗门内被各路师兄师姐们吊打的芃芃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孤雪道君手中的茶杯哗啦一声碎成粉末。

他只是隐约觉得氛围怪怪的,不过又说不出哪里怪。

在这一个月里,她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狱特训,她练习剑法,学画符箓,记忆琴谱,她一顿饭吃二十个包子,一天要和三十个师姐贴贴充电!

更重要的是,她不是天虚之体,无法吐纳灵力吗?

看着法器中神情恍惚,落荒而逃的祝献飞,水镜道人大惊失色。

一局结束之后,祝献飞当场就表演了一个滑跪。

在这法器内,剑修竟然可以使出音修招式!符修可也使出剑修技法!

芃芃毫不留恋,拉着柏真立马现场给他们开了一局。

双杀!

这很不妙!

上一次见,明明还只是炼气一重境,怎么短短一个月,就修炼到了如今的炼气三重境?

大杀特杀!

“怎么样,我的师姐老婆是不是很贤惠?”

“芃芃老大——!”

……修罗场!是修罗场!

这可是你们自己送上门被我虐菜的!

很好。

卧槽!

“咦宿师兄,我突然发现你睫毛还挺长的嘿嘿。”

“我也想玩!老大带我!”

“没有,并且现在全修仙宗门都在争抢他们宗门炼制的一款名为【修仙王者】的法器,他们还放话说这法器不卖淮夷家,除非您亲自登门认他们家小师妹当老大。”

燕驰对此一无所知,还笑嘻嘻地孤雪道君连声道歉,但那只搭在宿怀玉肩上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首杀!

“接下来,就是真正考验你们学习成果的时候了!人家九重山月宗作为第一批使用者,在凌虚榜上的排名名列前茅,我们昆仑墟身为四圣之一,绝不能落后于人!”

等淮夷宛在外游山玩水一个月后回到却邪山庄内,甫一坐定,就见管家急急忙忙而来:

水镜道人满意颔首:

“因为我的师姐老婆给我炼了一颗丹药,只要每个月吃一颗,就能慢慢治好我的毛病啦!”

不只是他,跟随几个掌门长老而来的其他宗门弟子也围成一团专心观战。

“……之前已经和你们讲解过这款名为【修仙王者】的法器了,为师还亲自试玩,替你们写了一本详细的新手指南,相信在等待法器制作完成的这段时间,你们已经熟读并背诵。”

五连绝世!

他原本是想借机来探望阿雪的,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燕驰偏头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宿怀玉。

柏真:……确实难懂,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

“——翻倍没问题,”孤雪道君面色如霜,冷冷瞧着燕驰搭在宿怀玉肩上的手,“不过,不要在我面前讲悄悄话。”

芃芃很不理解地抬抬下巴:

正聊着的芃芃与柏真之间忽然插入了另一个声音:

“师姐是大老婆,师兄是二老婆,这很难懂吗?”

祝献飞:“改什么口?”

淮夷宛:“???”

想也知道,孤雪道君定是来为九重山月宗求情,她又不想与师兄正面起冲突,只好装作玉简失灵,躲起来不见他。

知晓内情的月无咎和姬殊屏气凝神看戏。

这些年纪轻轻的小弟子们还没到能参加宗门大比、秘境试炼的年纪,成日只能在师尊教导下反复枯燥的练习,对修行的认知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仙上仙”。

跟着临嬅仙子一道来的柏真惊讶地打量着一月未见的芃芃。

这样新奇的修炼方式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大小姐,我们已经对九重山月宗下了三个月的封/杀令了……”

与此同时,内殿外。

底下的弟子们热血沸腾,震声答:

忽然,他贴近了些眨了眨眼道:

“他们派人来认错了吗?”

她公仪芃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菜鸡了。

被排挤在外的祝献飞心中酸不溜秋的,不过还是安慰自己,他昆仑墟二长老的亲传弟子,什么高端法器没见过?九重山月宗这种穷酸宗门的法器而已,他……

“那些都不重要。”

“有信心——!”

他还真没见过!

芃芃挺胸抬头,格外骄傲:

柏真表情僵硬:“师姐老婆又是什么,上次不还是师兄老婆吗……”

“哼,不喊就算了,有的是人喊!”

他们堂堂卷王宗门的亲传弟子,竟然被九重山月宗的弟子追杀得抱头鼠窜。

昆仑墟的卷王地位怎可动摇!

祝献飞:……别欺人太甚!

“很好,大家各就各位,准备开黑!”

“不要忘了我们宗训,只要修不死,就往死修!不苦不累,修仙无味!不拼不搏,修仙白活!”

“芃芃师妹,你修为怎么提升得如此快?”

“兄弟,翻倍是不是有点过了?你怎么比我还黑呢?”

倔强青铜已经是过去式了,身为一个尊贵铂金,她要让这些菜鸡们知道,什么叫“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要踹飞别人的伞”!

一脸困惑的他勾住宿怀玉的肩膀,低声问:

等水镜道人从内殿中出来后,见到的就是被芃芃头顶不断冒出来的击杀字幕:

“九重山月宗已经超前一步,天枢门和仙乐十二宫也随时可能后来居上,大家谨记,修仙不是给自己修的,是给宗门修的,你们的段位就代表了宗门的荣誉!三个月之后,我要在凌虚榜上看到我们昆仑墟的弟子霸榜!大家有没有信心!”

并且个人能力再强也有上限,想要胜利必须依靠团队配合不同的战术作战!

水镜道人当机立断,赶紧折返回去,也不提什么回去商议了,直接用自己的私库给他门下的弟子购入了法器,并敦促燕驰速速完成,他们昆仑墟必须尽快拿到此物!

方才路过其他几峰时,他就见不少入定打坐的修士们面前都放了一块镜子状的法器,此刻得知是寓教于乐的修炼法器,更是百爪挠心地好奇。

钞能力加持之下,燕驰自然是加班加点地赶制,很快便将法器送入了三个宗门。

惊!一局斗法结束之后还会评定全场最佳输出修士!胜者还可增加积分匹配更高段位对手!

水镜道人早已摸清了这个法器的使用方法,拿到手之后立刻分发下去,对门下弟子肃然道:

强行凑过来加入他们的,正是跟水镜道人一同前来的祝献飞。

芃芃:“可以,先改口。”

对此一无所知的淮夷宛,第三十六次切断了来自孤雪道君的传讯玉简。

神识进入法器之后,修士周身会形成结界,外人只能透过法器表面的影像观战。

芃芃:“区区小弟,谁允许你叫我大名的!要叫我芃芃老大!”

“公仪芃,我方才听我师尊他们聊天,说你们宗门有个什么好玩儿的法器,能一边玩儿一边提升修为,什么好东西,拿出来让我们瞧瞧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