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团宠师妹总以为她是龙傲天 > 第29章(我,秦始皇,打钱

第29章(我,秦始皇,打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大约也是害怕芃芃真的被愤怒的淮夷宛当场掐死, 九重山月宗师徒象征性地道了几句歉,顺手将芃芃从淮夷宛面前提溜走。

正好楼下传来淮夷辰的声音,叫芃芃下去和他们一起去玩, 月无咎想了想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们还要淮夷宛商议两家交换法器贸易的事宜,一时间恐怕脱不开身。

月无咎倒不是真的放心让芃芃一个人出去玩。

只是在别的宗门, 总能见到差不多大的小弟子们玩在一起,唯有他们九重山月宗, 全宗上下就芃芃这么一个五岁半的小姑娘,也没有同龄人陪着玩,想想总觉得可怜。

难得出来一趟, 那个淮夷辰是东道主, 有他陪着,应该不会让芃芃被欺负……

月无咎看了一眼气得脸红脖子粗, 仪态全失的淮夷宛, 想了想, 觉得好像自己不该担心芃芃被人欺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去可以,不过不许打架,不许欺负人, 不许惹是生非,明白吗?”

芃芃点点头, 她自然是想出去玩的,不过听了月无咎的话又觉得自己真是好无辜:

“我本来就没有主动惹是生非过啊。”

……确实,你只是把别人气得忍无可忍而已。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一转身, 就见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立在门外, 居高临下地垂眸俯瞰她。

平心而论, 芃芃觉得孤雪道君的这张脸还是很好看的,就算他不说话也不笑, 就这么跟冰雕似的站在这里,也是一座好看的冰雕。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芃芃总觉得孤雪道君用他冷冰淡漠的嗓音问出这种话,有种格外诡异的感觉。

芃芃:“既然你诚心诚意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火葬场剧本就是总有一些笨蛋男人明明就喜欢对方,却要装作冷酷无情的样子,最后等对方决定断情绝爱之后,又不要脸地想追回来!但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这种蠢货只会被幡然醒悟的美女一把火烧掉!骨灰都烧没!”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为道君,为师尊,我无愧任何人,落子无悔,为何要追回?”

芃芃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嘀咕:“你这个人好奇怪,怎么总是自我代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阿宛此次对你们处处殷勤,除了想消弭之前下封/杀令的恩怨之外,还想要打听你以天虚之体重新修炼的缘由,你若心疼你师……师兄,记得与她谈判之时,讨要淮夷家至宝红莲佛魄。”

“此物虽是稀世珍宝,但你们若能治好阿宛的天虚之体,淮夷家必不会吝啬,你师兄与我征战时曾受过重伤,化神期是一道坎,她身有残缺,必需剖灵丹,换佛魄,再添一碗心头血方能保住性命,待你师兄化神期渡劫将至,你们若舍不得为她取心头血,可知会与我。”

顿了顿,孤雪道君又道:

“只不过,此事勿让她知晓,你记住了吗?”

听了好长一串话的芃芃眼神呆滞答:

“……前头本来记住了,可是你后面说太多,我又忘了。”

“……”

“我师兄就在里面,你可以自己跟她说呀,我要去玩了,没时间陪你的。”

孤雪道君拉住芃芃的手腕,冰雕的一张脸上终于显露出几分活人的纠结情绪。

“不能我说。”

芃芃大惊,她真的记不住那么多话!

孤雪道君执著道:“就你去说。”

芃芃:“我真的要走了,道君,你要是实在说不出,不要的嘴就捐给有需要的人吧!”

孤雪道君:“……”

芃芃一到楼下,就见到了连声高呼着“龙王来了”的小弟们聚集在一处欢迎她,不只是淮夷辰,仙乐十二宫的柏真也在。

诶。

那些大人看着人高马大的,结果长了一张嘴都不知道该怎么用,真是可怜。

还是他们小孩子比较靠谱!

淮夷辰见芃芃来了,立马神色一振,笑着迎上来,激动道:

“我还以为你师尊不让你出来呢,事不宜迟,芃芃老大我们现在就找地方开一局……”

“不急。”

芃芃正色道:

“难道你叫我老大,就是为了让我带你上分吗?”

淮夷辰肃然:“当然不是!我主要是仰慕您高超的技术和大气的性格!”

“很好。”芃芃拍了拍他的肩,“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

身为一个天之骄子,淮夷辰平生受过无数夸奖,但来自芃芃的夸奖还是让他格外受用。

“——既然如此,那就带我去看看你们今天要拍卖的灵妖吧!”

之前在雅间里听淮夷宛提起灵妖拍卖的时候,芃芃就打起了灵妖的主意。

虽然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幽都之主的身份是假的,但是她却比真正的幽都之主夜祁要有责任感多了!

现如今,她潜入正道宗门的计划正在顺利进行中,收服更多幽都小弟的计划也不能懈怠。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今天这个名器大会定然就是老天送给她的机会,这些灵妖,她志在必得!

然而方才还神采飞扬的小胖墩,听了她这话立马蔫巴了。

他苦着脸:“家主说了,在名器大会开始之前,灵妖是不能让外人随便看的。”

芃芃想了想,又将上次夜祁教她的幽都神咒念了一遍。

这一次她召来的就不只是秋秋了。

银白色的雪豹灵妖慵懒地趴在地上舔毛,察觉到自己被主人召唤过来,懒洋洋地喵了一声,起身用头蹭了一下唤它前来的小女孩。

淮夷辰以及一众小孩子都看傻眼了。

柏真更是惊叹:“芃芃师妹,你的修为又进步了,”

芃芃得意洋洋地哼哼了几声。

那当然,她可是开了挂的天选之子,区区天虚之体,那只是让她不要太强的封印罢辽!

“这灵妖……看起来好听你的话啊,能不能……”

“可以摸。”芃芃大方道,“但是,我让你摸了我的阿雪,你是不是也要给我摸摸你家的灵妖?”

淮夷辰立马摇头:“摸不得摸不得,那些灵妖好凶的!”

芃芃毫不畏惧: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只要你带我去瞧瞧就行了。”

淮夷辰看了看眼前威风凛凛又没什么攻击性的雪豹,想要拒绝,又实在是馋雪豹的身子,万般纠结之下,还是点点头:

“那……行吧,不过那些灵妖真的很凶,我怕伤着你……呜啊!”

话说到一半,小胖墩就被阿雪毛茸茸的长尾巴一卷,利落甩到了后背上,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骑在雪豹灵妖的背上,大着胆子摸了摸它柔软的耳朵。

一瞬间,淮夷辰就收获了周围无数小孩子羡慕嫉妒恨的灼热目光。

芃芃和秋秋转过头悄悄击掌。

这不就拿下了吗!

心满意足地撸完大猫猫之后,淮夷辰带着芃芃他们前往却邪山庄关押灵妖的后山。

傻乎乎的小胖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引狼入室,他还一心惦记着让芃芃带她上分。

“……芃芃老大,您最近可要小心一点,以您现在的江湖地位,像翠虚宗那样试图用阴谋诡计拉您下马的人还有很多,为了我们龙王家族在凌虚榜上的地位,您一定要注意安全……”

识海中的夜祁听了只觉得好笑。

【虽然说现在玩修仙王者的人越来越多了,但大部分都是一群修为金丹期以下的小崽子好吗?有你那个防沉迷系统在,人家修为高的修士想上榜也难,还江湖地位……要地位那也是我这个凌虚榜第一的人才称得上地位呢!】

芃芃哼哼两声:【你连身体都没有,有地位也没处显摆呀】

夜祁恨得牙牙痒:【……你确实应该小心一点,否则以你这么嚣张的性格,迟早会有一堆仇家找上门……】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踩断树枝的噼啪声。

夜祁:【警戒起来,这附近有人埋伏!】

芃芃闻言立刻停下脚步,回头朝着草木茂盛处猛然回头。

不明所以的淮夷辰也跟着回过头张望。

“怎么了?”

芃芃凝眸看了一会儿,忽然弯唇一笑:

“呵,还是来了吗?”

于是她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忽然灵光一现,嘴角浮现出深沉笑意:

但脑中又想起了许多前车之鉴——

“你是谁?”

“最强王者?这是什么境界?”

身为话本中万年反派的魔族人士,他们在故事中永远年轻,永远瞧不起主角,永远被深藏不露的主角按在地上锤成灰。

刀,停了下来。

他长刀轻轻一挥,利刃离那小姑娘还有十万八千里,就见她被刀刃煞气卷起的气浪一下子吹飞数十米远,然后卡在了离地一米的树桠上,不动了。

但他还是沉默了,因为在对面也是个二百五的情况下,他不知道如何跟另一个小二百五沟通。

果然,芃芃话音落下后林中寂静几秒,忽而闪现出几道漆黑人影,将芃芃与淮夷辰二人团团围住!

还有。

夜祁看着这群带着青铜面具的黑衣人,身为幽都之主的他曾在战场上与数不清的敌人厮杀过,这群黑衣人他一看便知绝非人族修士。

她立马在识海中跟夜祁道:【我输了!我的头衔没有他的酷!夜祁你快点帮我想一个,我也要一个听上去这么酷的名号快快快!!!】

他们五人人数虽不多,却都是魔族精锐,平时一对一打元婴修士都绰绰有余,这小姑娘不过五岁,竟然敢叫他们一起上!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挂在树桠上的芃芃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

不过这境界听起来就有点东西,又是最强,又是王者,这小姑娘当真只有四五岁吗?该不会是修了什么邪门功法,只是看起来小而已?

主要是话本中的前车之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

然而十秒之后。

不过吹牛比赛嘛,比的就是一个浮夸!

怕是真的怕,但是他身为魔族,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若真是死在高人手里,他也死而无憾!

听到这里,夜祁已经初步明白了芃芃的诡异思路。

夜祁刚从芃芃死里逃生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神情恍惚地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

“虽然你们人多,但我龙王可是经过我师尊师兄和师姐地狱训练过的,我不怕你们!”

芃芃沉浸在王者世界的爱恨情仇中不可自拔,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群人穿黑衣戴面具,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跟她开黑的。

这这这,这可怎生是好!

“芃芃老大,这些人,应该不是我们家请来的客人,我们还是赶紧……”

不,看这小姑娘如此笃定自信的神色,或许不只是盗妖丹的计划……难不成,他们魔族更核心的计划,也都已经暴露了?

刚才……

从那时候他就发誓,绝不能小瞧任何一个敌人,尤其是那种明明身居劣势还处变不惊的敌人!

这人长得好好看。

【谁管你!你自己想!!】

他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

她眨了眨眼,脑子一片空白,都还没来得及跑走马灯——

魔族将领精神一震,更是坚信自己的判断。

芃芃一边跟他绕一边答:“呵,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我龙王七天前已经升上最强王者这事你不知道吗?”

……他刚才那个出场好酷好帅!她也想学!!!

“是你还没达到的境界。”

也不知道是哪个宗门,搞不好又是翠虚宗,肯定是嫉妒她在凌虚榜上的排位高,所以趁她落单,身边只有一个倔强青铜淮夷辰在的时候来跟她开黑!

所以……

芃芃:【嘁,你真小气。】

“现在可以让吾看看你的兵马俑了吗?”

芃芃自己也知道秦始皇这个吹得有那么些许夸张,虽然她并不知道秦始皇是谁,但这话听上去连她自己都不信。

她还眯了眯眼,对着眼前五人肃然道:

“不只是我,你们这些人的计划,凌虚榜的人虽然不说,但都看在眼里,如此下作的手段,我都替你们害臊!”

淮夷辰早就被这窜出来的五人吓得双股打颤,拉了拉芃芃的袖子:

夜祁:【别说了,你赶快跑吧,这群人不对劲,你再不跑真来不及了……】

魔族将领一头雾水。

这些人族修士怎么又换了花里胡哨的名字,他们魔族和幽都灵妖一样,在头脑发育方面比人族要慢点,记这些东西很困难的好不好!

“哼,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瞒你了,其实我就是统一六国南平百越北击匈奴千古一帝秦始皇本人,但我现在没法证明给你看,我在西安的皇陵里藏了十吨灵石,只要你给我两百灵石让我在王者里买一套时装,到时候我会直接带着我的兵马俑打过来,让你统领三军!”

玄衣的小少年收剑入鞘,微微昂头看着挂在树上的芃芃。

“没事了。”

银杏林中的风似乎静了一瞬,又在她看清来者容貌的一瞬间呼啦啦地翻腾起来,穿透树叶间隙的光折射成一道道光束,宛如神光降临,落在她眼前安静如幽潭的小少年眼底。

他认真问道。

夜祁:【喂,别犯傻了,赶紧给你师尊他们传讯……】

领头的黑衣人面上血色尽褪,脑中思绪混乱,恐慌万状。

被吹得晕头转向的芃芃根本来不及躲闪,也不知道淮夷辰被吹到哪儿去了,脑海里又全都是夜祁扯着嗓子大喊的声音,吵得她脑子更麻。

用那双浓黑澄澈的眼瞳注视着她的小少年掏出了两百灵石,放在了芃芃的手里。

芃芃冷笑一声,充满了高手对菜鸟的轻蔑:

五个魔族站在原地,也不动了。

芃芃并不觉得眼前这人的名号是真的,就像她自称龙王一样,行走江湖谁没有个花名呢?

不,比起这个,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些人绝非善类,依靠芃芃的修为是绝对打不过的。

芃芃瞠目结舌。

十岁左右的小少年斩杀敌人之后微微偏过头来,苍白如釉色的侧脸还带着温热血珠,衬得他淡漠神色愈发有种诡谲美感,一双眼瞳浓黑如化不开的墨,落在她身上时,是很安静又不显冒犯的眼神。

警告到不知道多少遍的时候,对面的魔族将领终于不再斡旋。

夜祁自然是着急的,但他没有真身,能做的只能是在识海中反复警告。

他根本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被芃芃这么一催促只想骂街:

他都不知道来者是谁,芃芃怎么一副成竹在胸早有预料的模样。

眼前这小姑娘,不就完美符合这一标准吗!

黑衣人:“区区稚子,你是如何知晓我们身份,又是如何知晓我们埋伏在此的?”

玄黑袍子在风中猎猎作响。

以两人距离的中间为圆心,领头的魔族将领开始与芃芃成顺时针走位斡旋。

“来吧,正邪不两立,今日我便以身殉——嗯?”

对方听了她的话却瞬间大惊失色。

“赶紧什么!我龙王家族的人没有懦夫!”芃芃义正言辞地阻止了试图给旁人传讯的小胖墩,“对付这些人,我一人足矣,不准摇人!”

他们是在和一个货真价实、年仅五岁、修为才炼气三重境的小姑娘来回斡旋,斗智斗勇?

没有关切,也没有审视,他注视着她,平静得像是注视一片落在林中的树叶那样。

“……小、小姑娘,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气魄,不知是何修为啊?”

夜祁也十分诧异。

熟知芃芃本性的夜祁觉得,她好像又要搞一些幺蛾子了。

他的嗓音也平静得像秋日无波无澜的湖面。

是魔族还是鬼族?他们出现在名器大会上想做什么?

“妈的!骗子!吃爷爷一刀——”

“阿辰,你还不明白吗?”芃芃环顾四周,语气高深莫测,“我就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事已至此,你们就没有躲起来的必要了吧!”

好狂的口气!

领头的魔族将领总觉得自己被小鬼头小瞧了,气得牙牙痒,差一点就要一时意气冲上去。

“谁、谁来了?有人吗?人在哪里?”

没头没尾听见芃芃来了这么一句,地主家的傻胖墩害怕地往芃芃身边缩了缩。

淮夷辰:“???”

不过一息之间,魔族人手里的寒刀就已在她眼前。

凌虚榜……她说的是凌虚界吧?整个凌虚界的人,都知道他们今日要来偷走名器大会压轴的灵妖妖丹的计划?

“你们,一起上吧!”

“吾乃阴阳家东皇太一,亦是天道之子——你又是何人?”

芃芃完全屏蔽了夜祁的频道,挺胸抬头道: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