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美人得天下穿书 > 第58章 云雨下巫峰

第58章 云雨下巫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应翩翩和池簌都没有注意, 其实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人——躺在地上装死的阮浪。

阮浪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其实并不是无能之辈,他倒下时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一块十分尖锐的石头攥进手里, 用疼痛维持了最后一点清醒。

他本来是想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还有几分防着应翩翩算计他的意思,可是此刻却只觉得心惊肉跳, 没想到事态竟会发展至此。

他一时不知道是否应该阻止,人都要吓精神了几分,挣扎半天, 总算用力将眼睛睁开了一些,看向那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

黑暗中阮浪也看不清楚池簌到底对应翩翩做了什么, 只能听见隐约的水声, 挣扎时发生的衣服摩擦,以及应翩翩带着颤抖的、越来越沉重的喘息。

这人居然对应玦用强?他是不是疯了?不, 应该是洪省疯了,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阮浪心里一阵阵发紧, 就算他再不喜欢应翩翩, 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个性坚毅刚强, 绝不该是被这等下作手段羞辱之人。

他紧张之下完全没有避嫌,双目紧紧盯着两团叠在一起的阴影。

一线月光透过牢房高高的窗子照射下来,落到床上, 阮浪在这朦胧的光线中,

终于分辨出一只苍白的手,正不堪忍受一样,紧紧抓着一面银色的面具, 那指骨青白的关节处泛起玉样的光泽。

令人从中感觉到抗拒、情/欲, 和某种不能弯折的韧性。

不知为什么, 在这一瞬间,阮浪突然觉得不能呼吸,仿佛是应翩翩那只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头。

他用手按住地,勉力撑起自己的上身。

以池簌的内力,这牢房中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他知道对面仿佛有人醒过来了,但这种时候情/欲如焚,燃烧着浑身的血液与仅有的理智,令他根本顾不上在意别人。

他只是看见应翩翩额角上沁出细细的汗珠,觉得十分怜惜,下意识伸手轻拨了一下对方凌乱的额发。

手指触碰到应翩翩的额头,池簌的动作却忽地顿住。

他感到了一点,比以往稍高的温度。

“你发烧了?”

其实应翩翩吃了系统的退烧药之后,基本上已经没事了,体温只是有点稍高,但意识到他生病的一瞬间,池簌那急于占有一切的欲望,就像是轰然落下的潮水,一瞬间让心疼和理智站了上风。

心里又疼又急,又身酣情热,又怜爱歉疚。

池簌伏在应翩翩的身上,以最大的毅力压制住想要得到对方的渴望,好一会之后,他侧过头,轻轻吻了吻应翩翩的颊侧,这次却带着小心翼翼的安抚与愧意。

“抱歉……没事的,我们先离开这。”

池簌闭目缓了片刻,脱下自己的外衣,将应翩翩裹起来,又轻轻抚了抚他的额发,随即一打横把人抱在怀里,向着牢房外面走去。

阮浪挣扎着撑起身体,冲着池簌大喊:“喂,你谁啊,你劫囚啊?!你要把人带哪去?叫你放下,听见了没?!”

池簌却根本就没搭理他,抱着应翩翩一路走出牢房。

阮浪又叫来人,却也没人搭理他,他气急败坏之下,忍不住一拳捶在了墙上。

这么一下一怒,神志是彻底清醒了,却还有另外一种的药物在体内惹人生厌地顽固捣乱。

阮浪忍不住又道:“你们……你们给我也下了春/药,你们就不管了是不是?那我怎么办?他娘的,太过分了吧!”

外面的月光倾泻下来,他侧身调整了一下角度,让应翩翩的脸埋进自己怀里,不容他人窥探。

洪省不在外面,门口却守着几名狱卒,显然已经有暗中窥探的眼睛将刚才发生的一切汇报给了他们,见到两人出来,都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一名狱卒奉承道:“韩公子果然威猛,这就把人弄得老老实实的……”

他后面的话尚未说出来,便被池簌淡淡一扫,顿时油然而生一股敬畏之情,埋下头去,不敢胡言。

池簌道:“为我准备一处安歇的房间,再烧些热水过来。”

那人连忙道:“是,是!”

他们一面按照池簌的吩咐,引他到早已准备好的卧房去,另有人飞奔着将此事告诉洪省。

洪省听说之后,觉得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他想讨好池簌,总算给池簌找到了这么一个可心的美人,也算是洪省达到目的了;可另一方面,他原本的打算就是把应翩翩迷晕了,让池簌尽兴一番便算完了,第二天应翩翩醒来,若是发现不对,洪省也自有理由推脱。

谁想到从池簌执意要亲自去牢里观赏美人开始,事情的走向就有些失控了,应翩翩中途醒来不说,池簌的样子仿佛还真的上了心,这不免令洪省心生不安,心里已经开始提前思考起了对策。

池簌也确实想跟洪省他们这些人好好算一算账,但并不是现在。

有人伸手过来,想要把应翩翩接过去,池簌没给,抱着他随领路的仆从一路去了早就准备好的卧房。

计先的住处被安排在了同一间院子里,他正在门口不安地走来走去,等待池簌,听到脚步声传来,回过头去,不禁一怔,说道:“教主,您这么快啊?”

池簌看了他一眼。

计先连忙道:“我没有别的意思……”

他心里有鬼,原本确实没别的意思,说完这句话,也显得欲盖弥彰了。

计先:“……”

好在池簌这会满脑子都是应翩翩,暂时没跟他计较,吩咐道:“今晚别睡了,先买些退烧和补身的药过来,再去把我要的人手调进城里,随时待命。”

这回要是不彻底收拾了洪省和魏光义,他就跟应翩翩的姓。

计先:“……是。”

池簌这才将应翩翩抱回了房中,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端详片刻之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照看才好,想了想,又弯下腰,轻轻帮应翩翩脱下鞋子,为他盖好棉被。

那迷香散了一阵气息,又有系统过滤,药性在夜风中一吹,也就散的差不多了,可是身体上的感觉却仿佛烙印一般顽固不去。

直到这个时候,应翩翩还觉得嘴唇发麻,周身似乎还沾染着池簌那灼烫的体温。

这人瞧着一本正经,客气内敛,到了现在甚至耳根子还是红的,咋一看去甚至有种斯文的羞涩,可行动起来,却又带着含蓄的强势,半点也不由人推拒。

他应玦聪明一世,居然被这个家伙的外表给蒙蔽了!

假戏变成了真做,池簌起码要负八成的责任,应翩翩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发一发脾气以证清白,但他此时又浑身发软,疲惫不堪,几日的算计防备在见到池簌后都松懈下来,一时什么也不想动,不想说。

池簌看应翩翩这样沉默,心里倒更盼着对方能给自己几巴掌才安稳。

他干了坏事,又是歉疚心虚,又无论如何也克制不住心里那种隐隐的满足欢喜,平日的冷静理智都不翼而飞,满心想为应翩翩做点什么来讨好对方,却不知所措。

池簌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看见应翩翩脚边的被子有点卷起来了,便想过去帮他把被角掖好。

他这一往前凑,应翩翩却会错了意,不耐烦地道:“去去去,离我远点。”

池簌闻言立刻退后几步,当真离了应翩翩远点,心中暗暗期望对方不要真的恼了自己才好。

应翩翩说完之后,半天没听见回音,又觉得奇怪,还以为池簌走了。

他于是回头瞥了一眼,发现池簌竟然当真退的离床几步之远,站得笔直望着自己,好像等待聆听什么训示一般。

堂堂一名教主,此时僵硬的像个木头桩子,言听计从,任由摆布。

应翩翩原本满肚子没处说的火气,结果看见池簌这幅样子,却又觉得好笑。

他突然生出几分戏弄之意,又说:“坐下。”

池簌不知道应翩翩要干什么,一心想让他高兴,竟然当真坐下了,眼睛望着他。

应翩翩的眼角终于忍不住弯了一下,随即又轻咳一声,板了脸。

他这点细微的神情立刻被池簌察觉到了,池簌怔了怔,这才总算回过神来,意识到原来应翩翩是在戏弄自己,看来应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

他看见应翩翩笑了,心里不禁觉得高兴,干咳一声,自我解嘲道:“这身体一直在冰室里放着,可能脑子都被冻僵了,陡然一换回来,跟傻了一样。”

应翩翩嗤笑道:“我瞧着你哪个脑袋都不精明。”

池簌怔了怔,轻声说:“多情若共多才迂,不羡聪明但笑痴……阿玦,谁能在你面前当个聪明人。”

说他痴,果然没错,因为池簌这一句话,刚刚才轻松下来的气氛,又重新陷入了一种暧昧又尴尬的境地中去。

应翩翩淡淡说:“你能找到这里来,想必也已经知道了我令人当掉你给我的教主信物,换取巨款,同时施粥放粮,吸引七合教的人找上门来。洪省一心想把这份功劳据为己有,所以想用我来……讨好你。”

他说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不禁磨了磨牙,声音中还是带了几许咬牙切齿的意味。

“所以牢房中提前烧了迷香,里面有催情的药物,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药物使然,你是,我亦是,不必放在心上。”

池簌温和地说:“我不是。”

“你——”

池簌道:“以我的内力,那点迷香根本就影响不了我,我意乱情迷,只因为那个人是你。阿玦,刚才如此冒犯,都是我不好,但我情之所至……绝对没有轻辱你的意思。”

应翩翩笑了笑说:“那咱们不一样,对于我而言,只要能纾解情/欲,谁都行。”

“是吗?”池簌抓住他的手,有些咄咄逼人地反问道,“我也行?”

“你不行。”应翩翩冷笑道,“你技术太差,就会硬来。”

他到底生性活泼,虽然满腹心事,说完这句话之后,看见池簌突然僵住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哧的笑出声来。

池簌脸上发热,不知是恨是恼,苦笑摇头道:“你这人,真要被你搞疯了。”

他抬手,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放在一边,用帕子将额头上因为紧张而渗出的薄汗擦去。

方才池簌在牢房中与应翩翩亲昵的时候,曾经也摘下了面具,但当时两人距离极近,耳鬓厮磨,光线又黑,反倒让应翩翩没办法看见池簌的长相。

等到后来带着他离开牢房,池簌便又将面具戴上了,以至于应翩翩如今方真正看清楚他的样子。

他微微一怔。

到底是血亲兄弟,池簌的样貌与韩小山确有三分相似,但又远比对方俊美贵气,虽此时衣着简素,但态若玉山,湛湛朗朗,风姿殊伦,是个绝顶的美男子。

应翩翩竟不觉得惊讶,心里隐隐觉得,这个人跟自己想象中没有太大差别,就应该生的是这副模样。

池簌擦去了额上的汗,又发觉原来自己后心上的衣服也已经湿了,薄薄贴着脊背。

实在是在应翩翩跟前,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牵系他的心神,爱恋恨恼,喜悦窘然,教人的心情忽上忽下,笨拙不堪,只是拿这人半点法子也没有。

池簌心下无奈,丢了帕子,起身来回走了两圈,忽然又在应翩翩的床畔坐下,轻声道:“阿玦。”

应翩翩道:“我天,池教主,你真不愧是七合教的教主,有超乎常人之能。你是我唯一见过的一个被我气到现在,还坚持不懈试图说服我的人。你没看出来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说话吗?我们就把今天的事情都忘记吧!”

池簌任他讥讽,不声不响地弯下腰,轻轻握住应翩翩的肩,在他眉心处亲了亲。

这个吻温润而含蓄,这次他浅尝辄止,十分克制地抬起身来,哄孩子一样轻轻在应翩翩身上拍了拍,柔声道:

“这样,若是你不愿意和我说话,就闭上眼睛休息,听我随便说点什么好不好?什么时候听困了,你就睡。你想不想知道我回到自己身体里的事情?我讲给你听。”

应翩翩顿了顿,翻了个身背对着池簌,果真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我这两日一直不太安稳,没想到当时杀了那只老虎,竟会一下子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睁开了眼睛,就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在七合教的冰室当中了。”

片刻后,池簌开口,仿佛真的只是想哄应翩翩睡着,他的声音放的又低又柔:“虽然我一直很想找回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本来面目见一见你,但当时那般境况之下,却让人心里只有懊恼。我想,我走了之后你这边怎么办呢?那只老虎突然袭击,是不是阴谋,那么多人各怀鬼胎,你又能不能应付得来?”

“七合教是我曾经住了那么多年的居所,我以为那是我的家,但原来并不是那样的。我好不容易回去了,却全无留恋,满心都是要立刻赶回来,生怕你这边遇上了什么麻烦,我不能及时在跟前。”

“可是一路找过来,听说你坐了牢,再见到人,发现短短两日,你就瘦了一大圈,我心里……委实难过自责的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应翩翩本来打定了主意,无论池簌怎么说,他都不再搭理,可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再听下去,截口道:

“我不需要。原先这么多年不认识你,我也活这么大了,我的事跟你没关系,你更加无需自责。”

池簌也不生气,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我知道你聪明坚毅,这些事情都难不倒你,虽然每每以身犯险,但都能化险为夷,令人叹服,这样很好,可当真有必要吗?”

他放慢了语速:“这世间明明记挂你的人甚多,为什么你却总是不惜生死,不计代价,也要以最快的速度达成目的?你在急什么?”

应翩翩转过身来,微微眯起眼睛:“池簌,你到底要说什么?”

池簌迎着他的诘问,眼神柔和:“你说我身上疑点重重,可你又何尝不是怪异之处甚多。”

“你对傅家和傅寒青的态度急转,判若两人;一意对付五皇子,甚至初见之后便产生了强烈的敌意;那一晚你被七合教的杀手追杀,提前收到消息并不奇怪,但为什么连乱箭和灰熊的方向都算的那样精准,能将它们全部引向黎慎礼?”

片刻的沉默之后,应翩翩低笑一声,淡淡地说道:“世间巧合本就无数,若是疑神疑鬼,那就看什么都不对劲。你说该如何解释,难道我是妖怪?”

池簌温声道:“灵魂易体这么离奇的事我都经历过了,想必没什么是不能发生的。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或许是……你另有什么奇遇吧。”

应翩翩脸上不露声色,心中却不可谓不震惊。

他从一开始池簌没有暴露身份的时候便与他相处过来,双方言谈笑谑,朝夕相处,以至于虽然之后知道了池簌是七合教教主,应翩翩也时常忽略对方在传闻中的杀伐果决,谋断深沉,如今看来,他确实是个敏锐到可怕的人。

重生以来,这个世上,第一次有人窥探到了他的秘密。

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是防备,是恼怒,是敌视,抑或是又有种稍稍松了口气的释怀?

池簌从应翩翩的眼中捕捉到了警惕和疏离,不觉眼神一暗,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盖在了应翩翩的眼睛上。

他轻叹道:“阿玦,我没有恶意。说这些不是逼你,也不敢奢求什么,只是想说,无论你要做任何事,都不必一个人苦撑,尽可以和我说。若能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亲近你,已是我此回毕生所愿。”

心头仿佛有一股热流滚过,莫名的惆怅,莫名的心痛,就似看见天边缥缈聚散的流云,遥不可及,人间难留,令人眼底竟生出酸涩的泪意。

池簌喉咙干涩:“总而言之,今日我唐突了你,是我对不住你,千错万错都是我不对,只盼着你不要因为这事恼了我。但我不后悔,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块,这件事是改不了了。”

长久的沉默后,池簌没有等到答案,便柔声道:“我不说了,早些睡吧,今天有我守夜,你放心。”

他出门去拿了计先买回的药给应翩翩喝,又让小厮将烧好的热水端上来洗漱,等到应翩翩睡着之后,池簌才为他掖了掖被角,在床边坐下。

他轻握着应翩翩的手腕,将内力绵绵密密地送过去,驱散所有病痛。

月落日升,池簌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守着自己喜欢的人,直到天光一点点重新亮起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