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魔王非要当我魔后! > 第51章(城主)

第51章(城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此刻已经是深夜, 相比起灯火通明的舞会大厅,后花园光线昏暗,很是寂静。阿利克公爵不去舒适的房间等人,反倒是在这后花园等人显然有些不对劲。

哈伦先是察觉到了什么, 在离阿利克公爵不远不近的地方站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自以为掌控了一切的阿利克公爵看着那三人冷笑。

“哈伦, 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是现在我发现, 你或许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聪明。”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公爵大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身为一个商人,你不好好的做你的买卖, 却掺和进了人鱼族和魔王们之间的利益斗争。这实在是愚蠢之举。要知道这种争斗中死去的,往往就是你们这些毫无根基、想要一步登天的蠢东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说真的,我最初是想要放过你的, 毕竟你这些年送给我的礼物我都很满意。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阻碍了阿萨尔陛下的事情。”

阿利克公爵假惺惺的说着惋惜的话语, 但是眼中却闪过浓重的杀意和贪婪, 看着哈伦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直肥得流油的大肥羊。虽然杀了哈伦也没办法吞并整个哈伦商会, 但是哈伦本人的个人财产可就统统都是他的了。

哈伦一惊, 随后面色一黑,似乎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阿利克公爵,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投靠了贪婪魔王?你背叛了安洁莉娜陛下?”

“我从来都没有效忠过她, 又何来背叛, 从一开始,从阿萨尔陛下让我顺利坐上阿利克家主的宝座之时,我效忠的就一直是阿萨尔陛下了!”

阿利克公爵狂笑出声,脸上满是志得意满。主动投靠贪婪魔王, 借助贪婪魔王的力量暗中让他的几个兄弟姐妹死光,扫清一切障碍顺利坐上了阿利克家主、柏诺贝城城主, 以及公爵的位置。并且此后十多年都在城中作威作福。这可以说是他这辈子做过最让他骄傲的事情!

他说话间,对着周围比了个手势。当即黑暗中就走出来数个手持大剑的剑士将他们团团围住。周围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哈伦和凯西的面色也很凝重,阿利克公爵在位已经十五年了,按照他的说法,也就是说,这么多年,他一直以权谋私,通敌叛国,给贪婪魔王阿萨尔做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些阿萨尔的手下都是你放进城的吧?你背叛了安洁莉娜陛下,就不怕其他贵族知道了禀报安洁莉娜陛下,把你处以绞刑吗?”

她的声音很大,眼睛还看向了舞会大厅的方向,似乎在指望着有人能方向这里的情况,但可惜,舞会大厅离后花园有些远,而且那里的贵族男女们正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哪里听得见这里的动静。

“哈哈,如果你们是指望舞会上的那些人来救你们的话。那你们恐怕要失望了。”

阿利克公爵得意的笑着,告诉了他们一个残忍的事实。

“先不说他们根本听不见,就算听得见,就算你们扑到他们的脚边求救,他们也只会让身边的护卫砍掉你们的脑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你今天的舞会几乎请来了全城的贵族。也就是说,他们都背叛了安洁莉娜陛下,投靠了贪婪魔王?”

阿利克似笑非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困倦的表示。

“你们的问题有些太多了,好了,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秘密的。”

他话音刚落,那些护卫们当即拔剑。森冷的剑光在月光下闪烁。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魔人LV61

虽然约瑟夫靠着中阶剑士的名头可以在莫顿家混成个护卫长,但莫顿家也不过是个没落的小贵族罢了,阿利克公爵是柏诺贝城的城主,更有贪婪魔王的支持,所以中阶剑士要多少有多少。

反观哈伦等人,哈伦也是个中阶战士,但这些年疏于锻炼,身手已经大不如前了,凯西因为水火属性冲突,身体比普通人还差一点。而李幼安虽然最近已经是LV30了,但是离中阶还差得远。这么一看,他们似乎必死无疑。

起码阿利克公爵和小阿利克少爷都是这么想的,躲在众人身后一直偷听到小阿利克少爷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是一看父亲竟然不是来搞黄色,而是要杀美人的时候。这个满脑子废料的草包少爷当即冲了出来。

“等等,父亲,先等等。”

小阿利克少爷一边叫住了那些要动手的人,一边冲到父亲身边。

“虽然不知道那几个人怎么冒犯了父亲你,但是那个黑发黑眼的美人实在太难得了,不如就留她一命吧?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能把另一个女人也留下更好,她长得也很不错。”

见一个爱一个的小阿利克少爷贪婪的眼神扫过凯西,但一看到凯西身边的哈伦就兴致缺缺道。

“至于那个死胖子,父亲你就让人把他剁了喂鱼吧。”

这个肾虚的家伙竟然还敢觊觎他老婆?

还敢骂他死胖子?

哈伦彻底维持不住他那张假笑的面具脸了,平日里笑呵呵的脸黑沉下来,竟是还有些可怕。不过比他更生气的还有安洁莉娜。

一直呆在李幼安怀里的粉兔子猛地跳出来。樱粉色的眼睛满是杀意。

“幼安,我实在忍不了了。”

李幼安冷笑。

“忍不了就别忍了,刀都架在脖子上了,再忍就不礼貌了。”

小阿利克少爷还没反应过来情况,惊愕的看着那只小兔子。

“兔子说话了?”

阿利克公爵则是听到兔子说话的那一刻当即心道不好,果不其然,那只粉兔子身形一闪,变成了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眼睛恶狠狠的看着那对恶心的父子道。

“我不仅会说话,我还会打人呢!”

话音未落,她就脚一蹬,朝着阿利克父子冲过去。

“背叛者,你必须付出代价!”

阿利克公爵呼吸一窒,身为一城之主,他自然是知道暴食魔王·安洁莉娜的样貌的。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位陛下会出现在这个偏远的小城,还装成一只兔子缩在那个黑发女人的怀里一直沉默到现在才露出真面目?

砰!

一个反应最快前去救阿利克公爵的中阶剑士被安洁莉娜一个飞踹,当即倒飞数米,重重摔在地上,吐血昏迷。

这突然的转变让阿利克公爵吓得慌忙大喊。

“还愣着干什么,快拦住她!都快给我拦住她!”

安洁莉娜冷笑一声,浓重的不祥之雾飞向那些护卫,当即又是数个护卫面色青黑的倒地。不过公爵府倒地有些底蕴,这里不仅有明面上的护卫,同时也有潜藏在暗处负责保护阿利克公爵生命安全的人。眼见情况不对,他们也立刻从暗处出来。其中一个皮肤苍白,一出手就是亡灵召唤阵,显然是一个亡灵法师。

他们把安洁莉娜团团围住,这才让阿利克公爵没有立刻被杀,但是阿利克公爵却知道,他们绝对不是暴食魔王的对手。当即扯着还没搞清楚情况的儿子就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跑。一边跑一边喊。

“救命!”

“来人啊!”

“救命!”

但就如他之前所说,舞会上的那些人根本听不见他的呼救。

因为凯西身体虚弱,哈伦的武力值也不高,所以护在他们身边抵挡护卫攻击的李幼安只是看了一眼逃跑的阿利克父子,并没有追击的意思。

不过安洁莉娜的仇恨值显然都在阿利克父子身上,见状一个飞起就要去追。但随后当她远远的看见某个熟悉的身影后,身形微微一顿,随后又停下动作开始继续和亡灵法师等人打起来。

在她一脚一个敌人的同时,嘴里不太满意的嘀咕着。

“哼,倒是会捡漏。”

与此同时。逃跑中的阿利克父子察觉到没人追上来,刚刚松了口气。忽然听见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

“讨厌的家伙,你们竟然敢欺负神……欺负幼安大人。我西雷尔第一个不同意!”

说话间,一头大灰狼就一个饿狼扑食,把这对父子重重撞飞。等到两人好不容易爬起来。另一道冷漠的声音跟着传来。

“地上的淤泥怎么敢去觊觎夜幕的星辰?她不是你们该垂涎的。”

谁?!

阿利克公爵想要说话,但是下一刻,他就惨叫一声,一只手慌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嘴里只能发出赫赫的气音。而浓稠的鲜血止不住的从他捂住眼睛和脖子的手的指缝中涌出。几个呼吸间,阿利克公爵就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啊啊啊!”

眼看着父亲忽然死在自己面前,周围还一个人都没有,这样恐怖的画面显然吓到了草包少爷。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接着一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树下的一个黑影。

“不要杀我,不要……”

小阿利克少爷话还没说完,就惨叫着和阿利克公爵一样倒在地上。

“等等!”

他们本以为天高皇帝远,那位暴食魔王陛下根本不会发现,却不想噩耗说来就来。

所以在赫尔曼看来,真言魔药这种高成本低效果的魔药实在有些鸡肋。

临时被请来当男科大夫,差点被无辜牵连的赫尔曼在一边摇摇头表示,真言魔药的效果其实是有些鸡肋的,第一,它材料贵,熬制起来有些难度,成本很高。第二,它不是对谁都有效的,它只针对意志力薄弱,并且精神力也不高的人群。

任何一个有脑子的魔王都不会喜欢一群目光短浅、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的。他可不相信等到那贪婪的魔王吞并了安洁莉娜陛下的领土后,会继续让这些墙头草废物在自己的城市掌权。

听见惨叫声的李幼安远远的看到这一幕试图阻止,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用数道风刃打退了靠过来的护卫和骷髅兵。有些头疼的对克莱斯道。

大地仿佛都震动了一下,而高阶亡灵法师被镶嵌在松软的草地里。胸膛凹陷,嘴里吐出大量的鲜血,很快就没了气息。

而想要知道这些,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逼问阿利克公爵。但现在,李幼安看着死得透透的阿利克父子默默想着,亡灵魔法有招魂功能吗?

其实他们中也不是没有魔法师、剑士,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勇气拿起武器战斗。和每天都要挥剑练习的米凯莉亚比起来,他们实在不够看。

被甩锅的大灰狼一脸懵逼:嗷呜?

“是他先出手的。”

但是她的这副神色也不过是吓吓那些贵族男女,却吓不到李幼安等人。他们缓缓朝着那边走去。安洁莉娜还顺便一指克莱斯。

有些贵族男女因为被打扰了而面色不耐烦,但也有些好事者好奇的走出大厅查看。结果就见远处传来了打斗的动静。

“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他!”

“毕竟都是一些目光短浅的废物嘛。别说用真言魔药了,怕是只要我们在他们面前威逼利诱几句,他们就什么都说了。”

说到底,还是她身为魔王的失职。是她没有管理好自己的领土,才会让这些无能的废物身居高位,让阿萨尔有机可乘。

但是连公爵府的护卫都全军覆没了,他们带来的这些护卫自然也不是李幼安他们的对手。西雷尔变作的大灰狼追着贵族男女们的屁股跑,仿佛狼入羊群一般,吓得那些贵族男女连滚带爬的跑。

“什么声音?”“听着好像有点渗人?”

虽然阿利克公爵死了,但好在公爵夫人知道的东西也不少。在赫尔曼友情提供的真言魔药下。对方很快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吐露了清楚。紧接着,其他贵族男女也被一一喂下了真言魔药。

其余人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小道上,躺着两具尸体,月光下,鲜血是刺目的红。而这两个人可不就是之前才离开舞会的阿利克公爵和小阿利克少爷?

“无聊,出来散步。”

安洁莉娜揉了揉脸。

因为这些贵族男女来这是为了参加误会,男人穿的礼服都很紧身,而女人的大裙摆和高跟鞋更是很难大步跑。以至于不少人跑着跑着就摔了出去。

好好的舞会突然插入了凶杀现场,贵族男女们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倒是之前还和年轻情人翩翩起舞的公爵夫人慌忙跑上前,踩着公爵的尸体到了自己儿子的身边。

而这群贵族男女平日贪图享乐、有天赋却疏于修炼,加上赫尔曼作为魔药大师,一出手就是高阶真言魔药,所以才很容易中招。

克莱斯无语的看了眼那只蠢兔子,一城之主都叛乱了,她还有空在这和他内斗?

她吓得说不出话来,倒是后面的那些贵族男女中有人喃喃的道。

当然,最重要的是……

“现在不是我消沉的时候,柏诺贝城被那个什么阿利克掌权了那么久,想要彻底拔除那骨头架子伸进来的手还有得忙呢。我得立刻行动起来才是。”

他也近乎成功了。因为李幼安这边几乎没人愿意进去把那个家伙从粪坑里抓出来。唯一一个愿意干活的西雷尔因为嗅觉太过灵敏。还没进去就被熏了个晕头转向。为了避免西雷尔没把人抓出来,反倒是把自己搭进去。李幼安果断放弃了抓捕这人的行动。只是让西雷尔在外面守着,看他能在里面躲到什么时候。

公爵夫人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刚刚还叫嚣着要杀人的她深吸一口气,随后提起裙摆就一个猛冲钻入人群。

听到这话,其余因为柏诺贝城太过偏僻,并没见过暴食魔王样貌的贵族男女们顿时眼中满是惊愕以及一丝深深的恐惧。

李幼安注意到了安洁莉娜的神色,心里很快明白了这家伙的想法。她走过去拍了拍安洁莉娜的肩膀。低声道。

哈伦闻言略有些讥笑的表示。

他们也不想想,他们的一切可都在暴食魔王的领地上。贪婪魔王·阿萨尔如果打过来,到时候生灵涂炭,他们讨得到好。

“你……你是……”

中阶的真言魔药只能针对部分低阶魔法师或者战士,高阶真言魔药也只是能勉强对付一些意志力薄弱的中阶魔法师、战士。

“安洁莉娜陛下。”

李幼安:……你这么对西雷尔,良心不会痛的吗?

好在这个时候,公爵夫人已经没空理会谁杀的自己儿子了。她看到那粉发粉眸的少女后,顿时身子一颤,不可置信道。

“看来你们还认得我是谁?我还以为你们满脑子都是那个贪婪的骨头架子,早就把我忘在脑后了呢!”

阿利克家族一直扎根在柏诺贝城,经过这么多年已经是个庞然大物了,并且阿利克公爵还当了十几年的城主,谁也不知道阿萨尔借助他的手在城内做了多少布置。

“你怎么来这了?”

“你说的对。”

“天呐,怎么会这样。”

李幼安:???

李幼安看着他们喝了魔药后,神情呆滞,一脸傻笑,问什么答什么,不由挑眉道。

“啊!那是什么?”

“这真言魔药还挺好用的。对谁都有效果吗?”

“所以我宣布,我暴食魔王·安洁莉娜赐予你公爵之位!以后柏诺贝城的城主就是幼安你了!”

克莱斯来到李幼安身边,一边帮她解决残余的护卫,一边用视线示意了一下李幼安的衣裙。

“你动手也太快了,我本想留着阿利克公爵的命,审问一些东西的。”

那名被派来保护阿利克公爵的高阶亡灵法师显然和巫妖博登的实力差距很大,安洁莉娜一脚踹他上天,随后又一脚砸下锤他下地。

而且什么叫帮她打扮就算付费了?你强买强卖啊!

哈伦只是就事论事,但这话却戳中了安洁莉娜的痛处。刚刚打起架来还神气得很的可爱少女此刻坐在寂静的舞会大厅内,神色再次黯淡起来。

这就是暴食魔王·安洁莉娜陛下?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幅姿态?她为什么要杀阿利克公爵?难道她……她已经知道了他们……

“是他。”

“是公爵!”

那一刻,在场的所有贵族男女们心中顿时闪过一丝心虚和更深的恐惧,因为柏诺贝城是沿海地区,离王宫很远,虽然城市很繁华,但位置其实很偏僻。加上阿利克公爵这十几年勤勤恳恳的威逼利诱,可以说,目前来参加舞会的这一大批贵族,全部都投靠了阿萨尔。

有的摔下台阶,有的摔进池塘,还有的觉得自己跑不快,试图爬树躲藏,结果卡在了树上。

她和阿利克公爵只是政治联姻,彼此各玩各的没有感情,那个连男人的重要零件都坏掉的家伙死了也就死了。但她的儿子不一样啊,这可是她十月怀胎、花了无数心血培养的孩子!

李幼安:散步散到公爵府上了?我信你个邪,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我看你根本就是跟踪她到这的吧?

砰!

鉴于之前阿利克父子是朝着舞会大厅的方向跑的。所以他们那响彻云霄的惨叫声也终于惊动了舞会上的人。

听到这话,克莱斯动作一顿,随后他当即看向正对着护卫饿狼扑食的大灰狼。面无表情的开口。

贪婪的骨头架子,说的是阿萨尔陛下吗?

最让李幼安大开眼界的是,甚至还有人试图在粪坑躲过一劫。

如果不是意志力太薄弱,这些家伙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通敌叛国了?

“放心,你已经付过费了。”

她知道了,她肯定是知道了他们通敌叛国的事情了!

“不要让这些心情影响到你,如果你觉得自己做错了,那么尽力弥补才是关键。”

李幼安看她打起精神,眼中闪过一丝满意,谁知下一秒,她就见安洁莉娜握住她的手,一脸郑重道。

而她这一跑顿时惊醒了其他呆愣的贵族男女们。他们转身慌慌张张的也跟着逃跑起来。一边跑还一边呼唤自己带来的护卫。

通敌叛国是死罪,她得跑,不跑就是个死!

大概是最近心情太过不舒畅,安洁莉娜竟然还学会了阴阳怪气。

一时间,痛失爱子的公爵夫人目眦欲裂的朝着远处的人影看去,平日的雍容华贵不在。整个人择人欲噬。

听到这个动静的贵族男女带人迟疑的往那边走了走,就见远处有打斗的人影。因为离得远,看不太清。而随后,有个眼尖的人就惊叫一声。

虽然加大药量也能增加效果,但是想要让这魔药对一个意志力强、精神力高的高阶强者起效果,起码要把几大缸的高阶真言魔药给对方当水喝才行。

西雷尔不知从哪找来一块布,把自己的鼻子捂了个严严实实,面色严肃的表示一定完成任务!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