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金迷 > 金曼曼初一赚大钱(鸟要饿着肚子唱得才更好听)

金曼曼初一赚大钱(鸟要饿着肚子唱得才更好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金曼曼不能再沉浸在感情里了, 感情和钱之间的关系可以写出一个公式来,其中的定理是:如果你不打算用感情来换钱, 那么, 感情就会让你亏钱。在短短半个月内,金曼曼已经亏掉了几年来的全部积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新年第一天, 起来和林俏道过新年快乐, 又一起吃了汤圆,金曼曼就要开始挣钱了,她起来脸也不洗就在组局——小杨因为是本地人,大年初一也上班,卯足了劲要做业绩, 至少要把这个月的配货任务完成三分之一,金曼曼捧场, 和她微信上先沟通好, 配货多少拿包, 到时候这边带人去,那边抱出来配货交易, 积攒到多少额度当场拿包,清清爽爽,拒绝PUA,群里不少新入门的玩家都赞不绝口, 认为这比自己和SA打交道要省力得多。

“新年快乐呀曼曼。”

金曼曼今晚不会在林家过夜了——林家一家人在老家过完除夕之后, 便兵分好几路,林阳和林总要回S市拜年、组饭局酒局, 现在还有隔空视频的四海局,忙得不可开交, 林俏也得被抓包出演乖女儿,她昨晚要是真的花天酒地去了,这会儿不知道要多慌张。

过了个年,喝了点假酒,这会儿情绪劲过去,林俏的脑子回来了一点,又后怕又庆幸,连声说,“曼曼,还好你昨天拉着我,不行,我得和楚君通个气,昨晚的事大家都烂在肚子里,谁也别往外说。”

相信楚经理也能过个好年了,至少和林俏达成战略制衡关系,金曼曼一早起来,一边组局一边配合林俏搞一通卫生——家政阿姨被林总他们带到乡下去了,每到过年,S市清洁工奇缺,林俏也是没生活经验,除夕之前没找到人来打扫屋子,现在至少要稍微收拾收拾,不要让林总一回家就看到凌乱屋子。

习俗是偷懒的理由,因此地可以不扫,把几个房间归置一下,随便吃点昨晚的剩饺子,金曼曼就出门挣钱去了,她离开之后,林俏给她发了8888的大红包,【不好意思,曼曼,这几天心情很差,感觉脑子有坑似的,谢谢你包容我陪伴我】。

看来是真醒过来了,金曼曼当作不知道相亲的事情,【哪里,都是朋友,说这个见外了,要谢谢你陪我过年啊,昨晚前所未有的充实】。这倒是真的,情绪丰满得没有一刻感到孤独。

林俏发了一百万个抱抱的表情包给她,【我哥他们到了,他还问你怎么走了呢。】

【挣钱呀!节假日加班三倍工资不知道啊?】

金曼曼现在是个赚生活费的杀手,和林俏说了声【客户来了,一会说】,便把手机收好。“亲爱的,新年快乐!”

“新年大发呀!”Ceci挺着六个月的孕肚,其实肚子还不算太大,但她已经自豪地走起孕妇步,虽然没化妆,但容光焕发,身披羊绒斗篷,孕妇裙也是典型的H家服饰,样式老气,花色奇丑无比,非常的贵妇范儿,金曼曼想如果他们家专做皮饰和丝巾,消费者应当会更开心得多,但是,这世上大多数奢侈品牌的存在,并不是为了想让客户开心。

两个女人算得上是半个朋友,彼此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这中间发生了许多故事,有些是金曼曼客户身上的Drama,有些是Ceci这里的八卦,Ceci一见面就和金曼曼八卦,“俏俏最近去相亲了,你知道吗?结果怎么样呀?”

“这个不清楚,”金曼曼以攻代守,“说起来,你吃了午饭没有?要不要先去吃个等人齐,还是干脆一起吃?”

Ceci当然没有吃午饭了,小温总要和家人餐叙,事业有成的人,在年节里每一顿饭都有任务,除夕是家宴,正月初一就是拜年了,大家族的亲戚都会凑在一起吃饭,或者也有林总这样,家里分了好几摊过年的,小家庭聚餐就放在中午,吃完饭就要喝杯茶提神,随后开始拜年之旅。

中式的人情关系,就靠着烟茶之间的闲谈维系,Ceci的地位是不如林俏的,据说她是孕妇,不能闻烟味,她和小温总两个人过年,今天中午,小温总自己去家族那边吃团圆饭,很诡异的是他前妻也受邀参与,但Ceci不能去,她能说什么?她没法说,只能多花点老公的钱。“大过年的,人多热闹,我们聚个餐吧,我来找地方。”

年初一,虽然路上空荡荡,但S市的商场非常热闹,停车都是难事,留在本市过年的人似乎都来商场打发时间。家家餐厅,不论档次都是爆满,打了几个电话,商场里的餐馆都是客满——就连五星级酒店食之无味的商务菜,包间都要提前半个月预订。最后,也别提聚餐了,金曼曼去买了麦当劳套餐出来,两个女孩子可怜兮兮地坐在中庭吃,就连座位都是别人给Ceci让出来的,不然只能站着啃汉堡。

两个怀揣了大把预算,一个要大笔销金,一个要大肆捞钱的阔人,也有站着吃麦当劳的时候,金曼曼觉得很好笑,啃了几口望着Ceci吃吃地笑起来,“这个大年初一的午餐,印象一定最深刻了,几十年都忘不掉的。”

Ceci也笑,又有点咬牙切齿,“明年这个时候,我大年初一也没空——总归生了儿子,不至于连一顿饭都没得吃吧?”

温家人就是看不上Ceci,这一点毋庸置疑的,金曼曼明智地保持沉默,实际上,小孩子在有钱人家好像也不怎么值钱,比如林总,他到底多少小孩金曼曼都不知道,她逐渐发现,在有钱人家,最值钱的就是钱,钱以外的事情都不太重要。

这些掌握了钱的人,花钱也很大方就是了,Ceci不是唯一一个因为不能上桌吃饭而心生幽怨的小太太,今天一共四五个客户,都是被男朋友要求留在S市打理爱巢,不能回老家过年,但却又得不到陪伴的漂亮女孩。

她们的长相就像是万能插件的组合,卧蚕、欧式大双、又翘又直的鼻头、雕刻一般的下颚线,这些因素混在一起,抽出几个来就是一张脸,一见面道过新禧,就开始交流业务,顺便拍照报备行程——男朋友们现在都不傻,监控得很紧,除了老房子着火类型的老实人,玩家很少会再重演从前的乌龙,让包的小情人自己又找小情人。

过年是不让回家的,因为S市的房子都有监控,想要偷溜出去嗨翻天根本不可能,而且过年回家相亲的危险比较大,做这一行要爱岗敬业,三心二意小心鸡飞蛋打。不过,也不是没甜头,过年没法陪小娇妻,花点钱买个包让她们发社交软件炫耀:我家某先生下午去发现有什么什么包,立刻给我抱回家,再一起晒配货。精神疗愈,立刻治愈不能出现在人前这地下恋情带来的幽怨。

对女孩子来说,配合演出想要修成正果的依赖,也是职业素养的一部分,男人找她们为什么,图的不就是被仰视、被需要、被依赖的感觉?家里的黄脸婆睁只眼闭只眼,手机里加了十几个婚姻律师,婚内财产分配协议都不知道出到第几版了,一提离婚,随时分股权,见到死老头子,唇边的笑意商务化又带几分轻蔑——你有几两重我难道还不清楚?最好除了付钱以外,其余时间全都消失在视线中,这个家庭不需要你。

中年夫妻,恩怨难分,离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到老了还想回归家庭,但又的确有心理、生理上的需求,温香软玉幽怨以对,也是套餐的一部分,男人在女人埋怨‘那你都不来陪我,好想你’这时候最识趣,手也最松,“乖嘛,去和小姐妹聚一下,逛逛街,就刷我的卡好了。”

表演结束,各有所得,大家双赢,N+1得到自己的新年红包,她们要钱要房子,大额开销有被起诉要回的风险,直接刷卡消费会好很多,大年初一也是她们手最松,消费最大方的时候,小杨一个下午几乎就专职服侍她们了,最后刷卡时,三台POS机轮流服侍,光算账都算了半个多小时。

捧了一个稀有皮,两个普皮,还有三四个普通线的包,还有一大堆七七八八的配货,毛毯、丝巾、大衣……最后小杨借来一个上货拖车,橙色包装袋在推车上挤挤挨挨,好似箱装水一样廉价,一路招惹来无数歆羡的眼光,很多穿着快消衣服的年轻女孩赞叹地看过来,眼里写满了新奇和羡慕,似乎跟在推车边的年轻女人们,过着她们完全无法想象的生活,一种在云端的,无忧无虑的,仿佛神话一般的生活。

大概这就是奢侈品全部的意义,所有的苦恼在这一刻似乎都烟消云散,女人们挺起胸脯,趾高气昂地推着自己的墨镜,炫耀着她们精致得一丝不苟的妆容,难怪她们要整容了,天然的面庞在这样密集犹如高清镜头的审视下很难没有一点瑕疵,只有人工才能完全对称,才能在这样的目光之中,保持着绝对的自信,以无死角的高傲姿态款款路过。

但她们坐上车之后,就立刻开始算账分货了,在Ceci车里大家都确认了自己的货,拍过视频对过单子,验货的样子和所有超市员工没有任何分别。验货无误之后,两个有车的女孩子拿货走人,Ceci顺便开车把另一个朋友送回家,她也笑得合不拢嘴,“今天算下来好合算啊,几乎是五折就拿了好多配货。”

金曼曼今天下午光提成都赚了十几万,包是给那几个女孩子了,Ceci今天扫货,倒是几乎全都拿配货,“你怎么一个包都没留呢?”

“我发现留配货,买高仿是最划算的,那个小贱人凭什么说我的包都是假的?不就因为我家里没配货吗?配货多拿点,平时不经意露.出一下,包真假对比根本很难看出来的。”Ceci说,“反正无论如何都会有山一样的配货,那这样是不是最划算啦?配货又没仿货的,绝对保真——太丑了,仿了也卖不出去。”

金曼曼不由大笑,她觉得Ceci真是作弊的天才。“反正你也有真的了,是吧?”

“对啊,而且如果我真的做了温太太,就算我用塑料袋又如何呢?”Ceci现在是彻底想明白了,她美滋滋地说,“包,这个都是入门的,车子、名表、珠宝,这些才真正实惠。曼曼,有没有什么购买建议?我想要老温给我买个生育礼物。”

“那要看你预算多少了。”金曼曼对表刚下过一番功夫,“不过你要育儿的话,名表日常不太会有佩戴机会的,太娇贵,看你个人的想法了,一般带孩子不会戴反光物,珠宝也不能常戴——房子会不会更保值点?”

如果是她,她会想要房子,但Ceci这些女孩她们的想法似乎与众不同,并不怎么执着这个,金曼曼说完以后,有一会儿Ceci没接话,金曼曼看看她,她脸上呈现出一种熟悉的空虚,这是这些女孩在面对难堪现实时常有的一种表现。

“以后不要建议群里的人买房子。”但Ceci已经是成功者了,至少已有半边身子上了位。“房子买不了的,太贵了,住的都至少是两千多万的房子,要买房,稍微体面点就要上千万,男人心里有杆秤,她们值不了这么多钱,十几万几十万,买点陪伴而已,大头还是要留给家里面。”

这是一种有意控制过的光鲜,能得到的礼物,到手就贬值,即便是想办法调包套现,也不过是十几万而已,真正能让人羽翼丰满,脱离控制的财富,她们根本碰触不到,就像是一只鸟,喉咙已经被漂亮的金属链子绑缚,过大的食物,只能含在嘴里略微品味,往下咽根本就咽不下去。因为,鸟要饿着肚子唱得才更好听。

金曼曼也沉默了,她自知失言,明白Ceci名下大概迄今仍没有自己的财产,自己的话破坏了气氛,只好漾出歉意的微笑,“那就买表,表比较保值,珠宝的话,变现比较慢也比较难……”

一整天没有好好吃饭,她饿得有点没力气了,但今晚的饭辙仍不知道在哪,金曼曼一边和Ceci闲聊一边翻手机——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能猜,就这么巧,刘豫给她发了个餐馆链接过来,【今晚有空?赏脸吃饭?】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