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金迷 > 各方面不会让你失望(各方面到底是哪些方面)

各方面不会让你失望(各方面到底是哪些方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你认识何太太何先生吗, 俏俏?】

金曼曼从何家别墅出来,就立刻要赶去荀嘉明的公司, 只能通过微信向林俏打听, 【有没有什么八卦听听?】

【你是说我哥介绍的那对夫妇吗?】林俏回得很快,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比较无聊的状态,大小姐在公司要摆烂, 谁敢支使她做事呢?当然, 她要做事的话,也一样会有很多机会就是了。【有见过啊,他们很有钱的,你今天是去给她做育儿师面试?怎么样?先生在场还是太太在场?先生要包你?太太要包你?他们要一起包你?】

【你说的包,是打包的意思, 还是包包子的意思?】

金曼曼回得没好气,但也能明白林俏的言下之意, 【两个人在外面都玩得花吗?】

【反正不单纯。】

倒也不是说有钱人都认识有钱人, 只是金曼曼的业务是靠着林家做起来的, 这一圈的客户互相肯定是熟识的,也就是说, 何太太等人应该也都认识林俏和Ceci,只是背地里不会打听她们的动向而已。和他们比起来,林俏和Ceci只是小角色了,她们不能直接创造财富, 只是财富的继承者和消费者。地位上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一般夫妻都很会赚钱的家庭, 都是各有各娱乐的,这也很正常, 一年到头不是你出差,就是我出差, 打扑克还得事先去协调行程,可很多时候,想吃的东西就要立刻吃到才觉得开心啊,工作就已经很累了,生活上都会尽可能不亏待自己的。】

林俏的说法也很客观,或许林总和她母亲当年就是这样的情况,【家庭更多的是财产上的联盟和亲情的连接了,爱情……你见过何先生和何太太,你觉得他们之间有爱情吗?】

【他们真的有人类的感情吗?】金曼曼的反问更直白。林俏发了一串失声大笑的语音过来,【说得好!不过他们这样的婚姻才能长久,没有争风吃醋,只有利益深度捆绑,这样的家庭比较稳定,对小孩其实更好。】

对小孩好吗?金曼曼不置可否,只问,【事业深度捆绑吗?谁抱谁的大腿啊?】

【那当然是太太抱先生的了,何先生可牛了,你不知道吗?我们家是不做生物,不然肯定和他疯狂打好关系,人家老师就是……】林俏说了个国内知名科学家的名字——知名到连金曼曼都在新闻上看过,那确实是很知名了。【他是嫡系弟子,光是继承的人脉就有多少?反正何太太和他结婚以前,也没人知道她是谁,现在如果离婚了,一个普通高管而已,我们也不知道她是谁。】

金曼曼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对林俏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普通高管肯定是不如何先生有用,尽管何太太也很有钱,如果她有分到原始股的话,应该也有亿万身家,但是,这些奖励金并不足以让她留在现有的圈子里。她依旧是依附者,只是这依附要比别的太太们来得更加的委婉,也更加的隐性。

林俏因为这一点有些看不起何太太,【我要是和她一样会赚钱,早就离婚了,吃香喝辣,大找小狼狗,每天海内外乱飞,想买什么买什么,哪和她似的,老公在外玩,她当不知道,私底下偶尔养个小狼狗,大部分时间好像都在发疯地培养她家小孩,明明已经不是那个阶层了,还和那个阶层一样逼疯小孩,真是想不开,烂泥扶不上墙】

批判别人的时候,林俏总是很有态度的,她看别人比看自己准得多。刻薄话张口就来——这种在子女教育上千金一掷的父母,的确多数都是何太一样的高管,他们非常接近财富,也能占有一些财富,但是却依旧没有安全感,知道自己拥有的这些,无法抵御时间的侵袭往下传代,所以总抱着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态度,希望能在儿女的人生高度上勇攀高峰。

但是,林总拥有这样规模的集团,对子女的要求却很低了,因为他们的最底线就是这些高管的最高点——至少一份家族信托基金都是可以给的,所以,孩子做什么都无所谓,没必要个个优秀,能在自己的领域发光发热固然好,实在平庸的话,也能做联姻工具,拓展人脉。最最最无可救药的那些,他们随手抛弃即可,这个层级的有钱人,制造后代的能力很强,早习惯了拥有许多选择。

金曼曼倒是能理解何太太的想法,没有什么比一个死精症的老公最安全了,只要能确保健康,他在外面怎么玩,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已经逐渐习惯了有钱人的贪婪,有钱人总是既要、还要、又要,何太太对于儿子的潜能可能早已不抱希望,但是,她想另外再生,何先生也不会允许,她要扩展自己的基因多样化,只能离婚再找,可何太显然不打算为离婚带来的阶级跌落付账。

金曼曼好像看到一只杜鹃,正在心不在焉地喂养自己孱弱的大儿子——这种想象,是不符合科学事实的,因为杜鹃并不育幼,但她想对于何先生来说,事情应当是这个样子。当何先生正在全力培养仅剩希望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准备鱼目混珠,想要通过自己血缘营造的可能,逐渐继承他一手打造出的小小帝国。

嗯,很典型的有钱人家Drama,金曼曼对男女双方都谈不上有什么评判,她只是很担心何小弟,任何时候,最容易受伤的都是小孩子,很多人一生都在为童年的匮乏付出代价,林俏是如此,林阳也是如此,越是有钱人家,小孩的童年往往就越破碎。

荀嘉明至少在表面上看,似乎没有太大的问题,他的父母是聪明的,用三个保姆来取代了父母陪伴的匮乏,只要有关心和陪伴,小孩的童年就还算是快乐。荀嘉明身上有一种稳定感,是林氏兄妹很缺乏的,他见到金曼曼时,虽然还故作威严,但眼睛就立刻笑了起来。

“金小姐。”

他装模作样地起身和金曼曼握手致意,“这是我们公司的张总监。”

“总监好。”金曼曼还以为荀嘉明让她来公司找他,是因为他的日程安排,没想到荀嘉明不由分说就把她拉到一个会议里,同时把金曼曼介绍为他的顾问。到底是顾问什么的?他也没有说。

很好,肉眼可见,人们已经开始往歪里想了,虽然都客气地叫着金顾问,但眼神可有故事了。金曼曼也不能去计较太多,她庆幸自己今天打扮得非常无聊,多少能减弱一些不堪的猜测。

“是金顾问啊!久仰了,我们在微信上联系过好多次呢——”

最后,是公司的朱经理出面坐实了金曼曼的身份——装潢专家,为荀总重新装修了小别墅,现在效果令人满意,荀总已经决定三个月后重新入住了。“今天荀总是找您来一起审方案的吗?”

金曼曼已经瞄到了投影仪屏幕上的PPT标题,《御府华亭设计……》后续是什么也不必多看了,荀嘉明所谓的大单应该和这个楼盘的设计有关,不过这不是已经有设计方案了吗?还拉她来做什么?

看公司一群人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金曼曼知道她肯定是动到蛋糕了,荀嘉明拉她入局的决定,应该不是看感情分,而是意识到自己别墅第一次装修失败,第二次采购遇坑,可能都和公司内部有关,比如刚才开口的朱经理,说不定就是那个审合同的人,假冒的家具经销商,若有信心自己能通过公司资质审查,朱经理难辞其咎。

不过,这种事没抓到证据就不好发难,金曼曼也不可能在这里问荀嘉明,两人只是交换个眼神,朱经理便拉起窗帘,降下会议室的亮度,张总监亲自上阵,点开了PPT,开始做讲解。金曼曼一眼先看到楼盘——不,不是楼盘,她一听到大单就觉得是楼盘,这是错的,这还是别墅——或者说,是庄园,是城堡——

金曼曼光看到庄园的示意图,就有点喘不上气了,这基本上就是把一整座山圈到了自己的地盘里,把它当作后院。在其中,又错落分布着若干小楼小院。从面积上来说,这个Case里,光是建筑物的使用面积,的确是荀嘉明那别墅的十倍以上,此外还有面积庞大的绿化区。

服务费怎么能不上千万啊?这规模……这是要建度假山庄吗?商业性建筑叫她来做什么,荀嘉明不会天真到以为她能Hold住吧,别墅和商业化的旅游山庄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金曼曼心底疯狂跑马灯弹幕吐槽,表面上却当然还是不动声色,做出胸有成竹的审视状,听张经理讲完了对这间山庄的设计理念,同时还看了好几份效果图——这种庄园,光是初步量房、出概念图,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公司也的确大手笔,光设计方案就有六七个,供荀嘉明挑选。每一款主打的概念和风格都有很大不同,从后现代的工业装饰风,再到欧陆宫廷——这里的欧陆宫廷不用再加‘中式’这个限定词了,住房条件是真的可以做到还原城堡的尺寸,撑起那富丽堂皇的壁板、大尺寸油画,还有玻璃吊灯。

总之,这么大的庄园,当然什么风格都能做得出来,金曼曼也不知道自己能在其中发挥什么作用,她又不是真正的装潢设计师。只能保持微笑,对任何一种设计都不展现好恶。疯狂在心底吐槽:都很好看啊!都建吧!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

听完讲解之后,荀嘉明带走了PPT和设计草案,同样不予置评,他示意金曼曼一起和他上车,回他真正的办公室——大概是为了显示他的亲民,荀公子居然没坐劳斯莱斯,而是开的一辆简单的卡宴代步。

“你觉得这些方案都如何?”他问金曼曼,好像这庄园是她婚房似的,“更喜欢哪个?先不用说预算,那个数字不准。”

终于有点韭菜自觉了吗……

金曼曼想了下,“如果你问我,不考虑执行难度的话,那我肯定喜欢智能风的那个,就什么都集成到手机里的那种。不然,我从温室回去之后,突然意识到灯还没有关,大晚上的,难道我还要走两百多米去关,或者是去找佣人吗?手机上点两下就能解决了,感觉操纵感比较足。”

“但如果是老人家呢?”荀嘉明也比较喜欢那种近未来智能风,不过,他似乎没有打算将其列入选择,而是问着,“如果是给老人家养老闲居,长住的呢?你喜欢哪个方案?”

金曼曼多少有些猜到了,她不免很诧异——荀嘉明的爷爷是外岛人,根据地在外岛才对,虽然富豪家族世界各地都有房子很正常,但是,突然在S市这里兴建豪宅,还要大事装修,难道只是为了炫耀财富?还是荀老爷子真有在S市常住的打算了?

“那要看老人的身体了,如果是养老需求的话,感觉C方案会好点,美式现代主义,屋内的陈设可以直接过度到理疗室、健身室什么的,而且安置一些便老设施也不突兀。”

她也不问,顺着荀嘉明的话往下说,荀嘉明边听边点头,想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你应该也猜到了,这是我家里的事情——我爷爷往年来S市,几乎都在酒店落脚,现在年事已高,身边随扈越来越多,酒店也不太方便了,所以将这件事交代给我来办,为他装修一座适宜的居所——我自己住的小别墅,对爷爷来说肯定还是太拥挤了。”

如果这个爷爷随身要带着安保、医疗团队的话,那确实是如此的,这座庄园也的确不能算是很铺张了。荀嘉明说,“这是家事,我本以为也不用花费太多心思,找好的团队可以先装一下小别墅练手,给我看看效果,但是,没想到,这间公司内部有暗雷。我叔叔虽然人最近都去欧洲了,但他还有眼睛和手留在这里。”

别墅装修而已……这也是宅斗的舞台吗?金曼曼心底有点吐槽的意思,但是,别墅装修凭什么不能当宅斗的舞台呢?牵扯到的利益可都是真金白银的,而且的确能影响老爷子对荀嘉明的观感,住得不舒服,心情不会好。

荀嘉明还好先装了个小别墅,至于他是怎么说,才能让公司的人表演成这样的,金曼曼就不晓得了——按常理来说,不都该是好好装小的,等小的装完,接到大单,再开始摆荀嘉明一套大的吗?

这些事情,金曼曼不想多问,知道得越多,毫无疑问也就牵涉得越多,但她这会儿似乎想回头都不行了。荀嘉明乘着红灯,转头直视金曼曼,有些严肃地说,“也还好我先留了一手,试探了下,现在这件事,我不打算都交给公司去做——但是,我回国还没多久,自己的人脉也还不足。我的人手现在都投入在别的项目里,没办法长期离开盯着庄园的事情。”

金曼曼心跳逐渐加速,她不是没看到这Case棘手的一面——她会挡着很多人的财路,但是,荀嘉明也一向大方,而且他总是明确许诺。

“曼曼,我希望你来帮我抓好这件事,将来,各方面,我不会让你失望。”

金曼曼知道荀公子的确是说到做到的,‘各方面’,他的话也很有深意,各方面到底是哪些方面?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