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子夜歌 > 不死药(上药)

不死药(上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冬去春来, 北雁南归, 一去就是八年。

这八年间,谢家大女郎谢韫容嫁入东宫为妃。太子妃温婉守礼,进退得体,颇得孝武帝赞赏。孝武帝对太子刘建业十分不满, 他几次想废除刘建业, 立殷淑仪所生皇子刘建鸾为太子,但念及太子妃贤德, 孝武帝终究是忍住了。两年前,孝武帝驾崩,太子刘建业顺利登基, 成为南朝宋第六位皇帝。

刘建业在东宫时, 因为不得父皇喜爱,日子过的战战兢兢, 后来登基称帝后,永光元年他还像模像样上朝听政,然而到了永光二年,皇帝意识到再无人可以管他, 更快便暴露出本性。

皇帝杀了先帝留给他的辅政大臣,赐死殷淑仪及其所有子女, 尤其是深得孝武帝喜爱的刘建鸾。刘建鸾年仅十三岁, 死前悲呼:“愿来生不再生于帝王家。”

历史仿佛一个圈, 当年发生在南阳公主身上的事,再一次重复于刘宋皇室身上。有人欢喜有人愁,前朝势力被大肆屠杀时, 新的宠臣也在大肆宴客。

这其中,最风光的无异于谢家。谢家又出了一位皇后, 因拥立新皇有功,谢家叔伯堂兄皆出任要职,谢皇后的几位妹妹也都和显赫大族订婚。最小那位四妹虽然还没定亲,但她的美貌已闻名建康,甚至有传言说,谢四娘的美貌比其姐谢皇后更甚。

要知道谢韫容可是闻名京城的美人,竟然能有人比谢皇后还美,不少人慕名而来,只为一睹谢家四女真容。

可是谢四娘子却很神秘,她三岁时便有仙女转世的美誉,六岁起美貌在世家圈中传开,今年十四岁,据说已出落的倾国倾城。

但她从不见外人,连世家宴会也鲜少出席。自魏晋以来世人追捧名士风流,越怪诞不经才越受推崇,谢四娘子此举非但没有得罪人,反而一举成名,在街巷间声名大噪。

每日来谢家求亲者络绎不绝,显而易见,谢四娘子未来的夫家绝不会差,不好和谢皇后比,但肯定比上面那两个庶房姐姐强。

能和谢家结亲的,左不过就那几个姓氏,坊间对谢四娘子的婚事津津乐道,互相下注哪家的世家郎能最终抱得美人归。然而,外界争得面红耳赤时,话题主人公谢玖兮却十分散漫地将请帖扔到一边,说:“我要看书了,你们都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侍女一听,皱眉道:“四娘子,这可是王家的宴会,您怎么又不去?您动不动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一待一整天,您到底在看什么书,为什么从不让奴婢跟着?”

谢玖兮掩唇轻咳,一脸高冷道:“清玄之言,岂能为外人道?你们都出去,勿要打扰我清修。”

此时盛行清谈,众世家都以谈玄为雅,话题越玄妙才越能证明自己才学渊博、品行高洁、不慕名利。名士么,独来独往、闭门谢客很正常,那些言听计从的才被视为庸人。

所以谢玖兮搬出来这套话后,侍女哪怕不忿也不敢质疑,行礼后鱼贯退下。谢玖兮捧着书卷看,等余光扫到所有人都退出去,她立刻放下书,拉上门栓,然后熟门熟路地推开后窗,翻墙跑路。

八年前她贪玩,抓住一只狐妖,并且威吓狐妖和他们签订契约。六岁的孩童连死是什么都不清楚,就敢大放厥词要炮制不死药,如今谢玖兮十四岁,已经很明白死亡的含义,可是,她那颗不知天高地厚的心却丝毫没有改变。

祖母年事已高,病痛缠身,郎中说大限就在这两年;大姐姐名为皇后,然而在宫中如履薄冰,吃饭睡觉都不敢安心。谢玖兮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如果她有不死药,谢老夫人就不用再受痛苦折磨,谢韫容也可以彻夜安眠了。

她必须尽快炼出不死药,祖母的病拖不得了。

这几年他们和瑶姬相互合作又相互防备,多年耳濡目染,她跟着瑶姬学了许多法术,区区凡间守卫根本拦不住她。

说来也奇怪,谢玖兮学法术无师自通,连瑶姬见了都不可思议。瑶姬有一个凡人情郎在道门修炼,她求不死药就是为了他。可是,瑶姬口中高深玄妙、阮郎及师兄弟参悟三四年才得法门的法术,谢玖兮看一遍就会。

瑶姬想到谢玖兮不知所踪的生父,当真有点相信谢三郎得道飞升了,要不然如何解释谢玖兮如此妖异的天赋?瑶姬最开始不屑一顾,后来觉得谢玖兮或许真能炼出不死药。她将全部希望都压在谢玖兮身上,发动天狐的种族神通四处奔波,为他们寻找炼制不死药的材料。

最开始谢玖兮纯粹碰运气,后面渐渐不再炸炉,最近几次都能炼出成型的丹药了。可惜火候、配方、灵气太难把握,稍有差池一炉丹药就废了。

炼丹材料非常稀缺,每一次开炉都要精打细算。谢玖兮心中默念着丹药配方,轻轻一跃翻过高墙,平稳落在地上。不远处的谢家守卫来回巡逻,根本没发现不远处有人出入。

谢玖兮从容地混入街巷,往萧家走去,一路如入无人之境。世家沿金陵河定居,萧、谢两家住的并不远,谢玖兮很快就落到兰园内。

兰园是萧子铎和南阳公主居住的别院,南阳公主已被贬为庶人,但毕竟姓刘,不能杀也不能休弃,只能像宠物一样远远圈禁起来。兰园,就是这个笼子。

谢玖兮轻车熟路推开萧子铎的窗户,然而,今日他却不在屋里。谢玖兮完全没有主人不在她应该避嫌的念头,她径直拉开书架上暗格,翻了翻,拿出一卷卷轴。

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炼丹记录,包括每一次材料配比、开火时间。谢玖兮抱着卷轴坐到萧子铎榻上,正仔细查看,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凄厉的女子声音。

其中隐约还夹杂着“怪物”、“该死”之类的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谢玖兮也不知道,她轻轻握住萧子铎的手臂,说:“会的。”

炼丹的动静太大了,谢家人多眼杂,谢玖兮根本找不到机会炼丹。而兰园偏僻安静,少有人来,自然成了最合适的炼丹地点。谢玖兮这些年半数时间都在兰园度过,对萧子铎的境况可谓再熟悉不过。

只要他们试炼出不死药,祖母和大姐姐会平安无恙,他的母亲也能恢复正常。

鲜血的味道在屋中散开,南阳公主看到殷红的血,尖叫一声抱住耳朵,害怕得浑身发抖:“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阿兄杀了阿父,阿弟杀了阿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杀我!”

谢玖兮垂眸,认真为他伤口上药,萧子铎盯着她玉一般的侧脸,忽然觉得无比疲惫。他轻叹一声,额头抵在谢玖兮肩上。

萧子铎想要躲避,才有动作就被谢玖兮按住。谢玖兮小心解开他的袖扣,掀开衣服,看到他手臂上横着一条长长的血痕。谢玖兮叹气:“这么严重的伤,这么能叫不碍事呢?你先去榻上坐好,我帮你包扎。”

似乎,他们巴不得萧子铎大字不识,庸碌无能,这样才永远不会威胁到萧子锋。萧子铎看起来也非常不思进取,他没有嚷嚷不公,而是一心待在兰园里侍奉母亲。

说完,南阳公主点头道:“也对,像萧道好啊。你知道先帝最宠爱的殷淑仪是谁吗?其实她也姓刘,是先帝的堂妹,她们姐妹几人未出嫁时便在宫中和先帝秽乱,后来先帝让她假称病死,换了个姓氏送进宫,成了光明正大的殷淑仪,还生了好几个皇子公主。其实先帝和他的生母路太后也不清不白,他们母子被流放封地时,就靠彼此慰藉。一群疯子,都是一群疯子,刘家人的血一出生就流着肮脏,你像萧道好啊,是高贵的兰陵萧氏,哪能看得起乱纲污秽的刘氏呢?”

萧子铎刚才听到院子里似乎有动静,他猜测是谢玖兮来了,不愿意让南阳公主继续说下去:“阿娘,够了。是谁在你面前提这些皇室秘闻?这都是谣传,你不要听了。”

然而南阳公主却极度亢奋,在屋子里大喊大叫,推翻所有她能够到的东西。萧子铎怕烛台砸到母亲,替她挡住,手臂被重重划了下。

两人经常在这里折腾丹药,萧子铎屋里医药等物倒是一应俱全。谢玖兮在萧子铎屋里比对自己屋都熟,她不需要询问萧子铎就找出药箱,她挑出药瓶,放到案上,提裙在萧子铎身边坐好:“忍着点疼。”

南阳公主嫁到萧家时,一度以为自己逃离那个狼虎窝了,可是后面她经历了皇室相残、贬妻为妾,自己也变得疯疯癫癫。她想,可能刘家人天生都带着疯吧。

他推开自己房门,果然,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他对着屋内人笑了笑,说:“你来了。要开始炼丹了吗?稍等,我这就准备。”

萧子铎小时,南阳公主受了萧道、下人的气,就会加倍发泄在无力反抗的萧子铎身上,如今萧子铎已经长大了,如果他不愿意,南阳公主绝不会是他的对手。可是,他在南阳公主面前依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尽心尽力照顾半疯的母亲。

谢玖兮看到萧子铎的手臂,惊讶道:“你的手怎么了?”

萧子铎低低嗯了一声,谢玖兮皱眉嗅了嗅药瓶,道:“是改良过后的方子,应该不刺激了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萧子铎伸手环住谢玖兮,问:“你说,是真的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名为萧家郎君,但根本无人管他死活。谢颖重金为萧子锋聘请名师,教授才学武艺,萧道也将萧子锋带在身边,授他兵法谋略。然而萧子铎就像不存在一样,没人想得起萧子铎还什么都没有。

正堂里,南阳公主一把将木碗摔开,指着萧子铎骂道:“你怎么还活着?萧道杀我兄长,灭我外族,辱我身体,强逼着我生下你,你长得越来越像萧道了,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萧子铎沉默片刻,自己叹道:“罢了,这种事情追究它做什么。这些荒唐事循环往复,不知停歇,什么时候会变好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南阳公主和先帝是亲兄妹,先帝和路太后那些事别人不知道,却瞒不过自家人。刘氏皇族血脉里似乎真的有些病,除了开国皇帝,后面每一个人都不正常,嗜杀、残暴且不顾伦常。

萧子铎看着母亲这副样子,心中只余深深的无力。他环着南阳公主的肩膀站起来,带她去一个干净的屋子,安置她坐好,说:“阿娘,没有人来杀你,太子谋反案已经平息了。你在这里安心睡吧,我会守着你的。”

南阳公主闹了半天,体力早就透支,她靠在榻上,很快睡去。等南阳公主睡熟后,萧子铎为她拉高棉被,仔细检查房间,确定屋里没有尖锐、易燃等危险物后,才悄无声息合上门。

“等等。”谢玖兮现在还哪有心思炼丹,她放下卷轴,走到萧子铎身边,拉过他的手臂看。

萧子铎低头,才发现他的伤口久没有包扎,已经把衣服染红了。萧子铎随意道:“小伤,不碍事。你稍等,我换身衣服来。”

谢玖兮正在洒金疮药,见状赶紧问:“疼吗?”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