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朕的爱妃只想吃瓜 > 第103章(齐国公府的瓜田)

第103章(齐国公府的瓜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燕姝立时兴致盎然道, 【那就快说来听听,都是怎么回事儿?】

反正时辰还早,今儿还有的是功夫。

哪知却听系统问她道, 【那从谁先开始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好嘛瓜太多从哪个开始吃都成难题了。

她想了想, 道,【那就由大到小,从齐国公开始吧。】

却听系统应了声好嘞, 立马开始整活——

【齐国公的瓜, 得从高祖皇帝的儿子, 也就是先帝的弟兄们开始说起啊。众所周知, 先帝一共弟兄五个, 其中,只有他跟最小的北凉王是高祖皇帝的嫡子,也就是这齐国公的亲外甥。虽说两人都是齐国公的亲外甥,但实际上齐国公心里更偏向北凉王。为啥呢,因为北凉王娶了他大舅子安定候的闺女。】

燕姝怕自己听糊涂,赶紧先顺了顺头绪,【也就是说齐国公夫人的娘家侄女, 又嫁给了北凉王当了王妃?他们是亲上加了亲,所以这齐国公就更偏向小外甥北凉王。】

系统说没错,【反正就是齐国公, 安定侯跟北凉王结成了一个利益集团, 为了储君之位这北凉王就跟先帝背地里各种较劲。但无论如何, 先帝毕竟是兄长, 最终还是名正言顺的登了基。但北凉王其实也早有谋划,打算以先帝假传遗诏为名造反。】

听到这里, 燕姝又挑眉,【那作为利益集团主要成员,齐国公应该知道这事儿吧?】

系统道,【那肯定知道啊,而且还给北凉王案子出了不少力呢,然而先帝与太后也不是吃素的,早已有所准备,机缘巧合之下,这齐国公提前得了信儿,暗自对比一番后发现北凉王没有胜算,于是立时到先帝面前卖了北凉王,并秘密解决了身边知道此事的所有亲信,以一个坚定拥护先帝的形象领了功劳。】

燕姝。【……那北凉王就此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系统,【那就死了呗,谋反这等大事,先帝还能容得了他?】

燕姝,【……那利益集团的另一成员,齐国公得大舅子安定候呢?】

系统,【齐国公把他一起卖了,这大舅子连带着他老丈人一大家子,都给北凉王陪葬去了。】

燕姝,【……真是个狠人!那齐国公夫人岂不是恨死她老公了?】

啧,毕竟当初齐国公先发现了不对,要是能好好劝大舅子刹住车,估计也能避免那老丈人一大家子都死吧?

却听系统道,【那你想多了,齐国公是绝对不可能劝他大舅子刹车的。毕竟当初先帝也知道他跟北凉王关系更近,登了基后,必定会戒备他,仅仅一个亲舅舅的名号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所以他只有把大舅子也出卖了,才能显出足够的忠心跟诚意,叫先帝相信他。所以就算媳妇儿恨死他,他也得这么干。】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好吧,故事听完了,且结局也显而易见——齐国公终于靠出卖队友和姻亲一家子保住了荣华富贵,如今还能仗着皇帝舅爷爷的身份,上折子管皇帝的闲事。

系统,【那可不是闲事啊,他自己的孙女儿今年才刚及笄,不正好可以嫁人了么?如今放眼京城,能跟他比门第的也没几家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敢情这老头是又想捞一个皇后之位保住荣华富贵呗?问题你有本事保就保呗,还得先给别人挖个坑,是不是有点太缺德了?

哦对了,德这个东西,这老头本来也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齐国公卖队友这个瓜属实不太好弄,一则事关重大,二则年代久远,毕竟这齐国公自己都七八十了,当年能知道内情的人估计也没几个还活着得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于是又问系统,【再说点别人的听听,看他们家还有什么瓜?】

便听系统道,【那咱们就说说齐国公世子吧。这位跟承恩公差不多年纪,也是个纨绔子弟哈,且这好色程度也跟承恩公有的一拼。家里妾室通房两个巴掌数不过来就不说了,前几年去鹿州猎场打猎,又看上了人家鹿州右卫百户林成贤的大闺女,硬是逼着娶了人家当妾。】

闻言燕姝忍不住拍桌叫了声流氓,【人家好好一个官家姑娘,要给这种老流氓当妾?那承恩公都还没霸王硬上弓呢!】

系统,【谁说不是?但这还没完呢,没两年人家林百户二闺女也长大了,这老流氓又想去祸害人家二闺女,人家林百户自然不愿意,于是赶紧给二闺女找了个婆家定了亲,哪晓得这货怀恨在心,把人家林百户安了个偷卖粮草的罪名给关进了鹿州监狱里。这不前两天林百户给放出来了,这老流氓觉得心里不爽,正打算再找个罪名诬陷人家一回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燕姝气得差点站起来,【这老流氓特么光逮着一家子给欺负啊这是!而且还这么恨,祸害不了人家二闺女把人家给整监狱里?这可比承恩公不是人多了啊!】

系统,【没错,毕竟承恩公府还没他家门第高么,正所谓门第越高,养出来的纨绔越混啊。】

燕姝,【……噗,实乃真理。话说回来,他家还有瓜么?】

系统,【那肯定还有啊,齐国公世子夫人也是个狠茬啊!】

燕姝挑眉,【快说说怎么个狠法。】

系统便道,【这世子夫人魏氏原本是永平侯府二房之女,当年齐国公府跟永平侯府议亲,原本相中的是大房的嫡女,也就是这魏氏的堂姐,然而这魏氏为了嫁进齐国公府,淘换了杨树花下到了堂姐饭里,叫对这玩意儿过敏的堂姐起了一身疹子没法见人,然后她又放出去谣言说堂姐长了一脸麻子。于是这齐国公府就选了她当儿媳妇。】

燕姝,【……这特么不是坑人么,而且坑的还是自家人。】

作为一个同样过敏体质的人士,她天生对那位堂姐自带同情。

不过话说回来,这魏氏费了这么大劲儿嫁了个老色鬼,整天看着府里两个巴掌数不过来的小妾,也不知道后悔了没?

却听系统道,【魏氏后悔那倒谈不上,毕竟这是她的梦想,将来的公爵夫人啊!不过这满府的妾室没有不后悔的,因为没有一个没被她灌过药。】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燕姝一愣,【什么药?】

系统,【肯定是绝育的药啊!这魏氏这种性格,必定不能叫府里的妾室生下庶子碍眼,所以她老公的妾没有一个能生孩子的,但有怀孕的,一经发现,也都会被她灌下堕胎药。所以这齐国公世子虽然妾室众多,却没有一个庶子庶女。】

燕姝忍不住叹气,【人家如林百户长女那样的姑娘们,可都是做了什么孽,要被这两口子这般对待!】

哪知却听系统又道了一句,【这魏氏不光自己这么干,还给闺女言传身教呢。】

燕姝一愣,没忍住嘶了一声,同时下意识摸了摸肚子。

这特么,要是真叫这闺女当上皇后……

不成!她绝对不能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崽崽。哼!

正气愤之际,却听系统又道了一句,【当然了,并非所有妾室都任人宰割不反抗啊,这不他们府里有一个新进门的妾室是个烈性子,被那世子夫人灌了药后怀恨在心,勾引了她儿子报复。】

燕姝,【???】

这特么……看来这齐国公的孙子也不是个靠谱的。

系统,【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燕姝,【……不得不说又是个真理。】

啧,这齐国公府也称得上是“人才”倍出了。

瓜暂时吃完,她想了想,根据目前听到这些来看,最好下手的应该是那齐国公世子诬陷林百户的事了……

不过,眼下她更好奇的是,皇帝收到了齐国公奏折后,现在是什么反应。

却听系统道,【还能咋反应,齐国公是他舅爷爷,此番亲自领着五六个大臣进宫给他递折子,他自然得接下来,还得跟那老头子客气几句。】

燕姝有些不太满意,不由噘嘴道,【那他咋想的?是不是也想选秀立后?】

系统,【这本统就不知道了,本统探不到皇帝内心。】

燕姝,【……】

好吧,系统探不到就探不到吧,反正她如今也有读心术,等那人来了就试探一下。

哪知正这么想着,却听外头响起通报,“陛下驾到……”

燕姝一愣。

——这才上午,这人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她便也起身去门外相迎,行礼道,“参见陛下。”

哪知正在此时,却听她又在心里道,【崽啊,说来说去,娘也是个妾啊!万一那天娘要是死了,你爹是不是得找别人养你?】

便道,“不妨说得仔细一些,那位家主的生母缘何与娘家人关系不好呢?”

宇文澜,“???”

燕姝使劲点头,“绝对是如此,其实此事也并不难查,只要陛下派人去鹿州走一趟,多问问人,便能知道真相。”

哪知紧接着,却见他又将手抚上了她的肚子。

不过等等,到底是她重要一些,还是孩子更重要?

说着赶紧看他。

宇文澜,“???”

好吧,既然要说,她便索性将惠太妃的生平都告诉他好了。

便呼了口气,颔首道,“好,朕这就叫人去查。”

说着便要起身。

难不成还要有不是亲的爹吗?

但此时心里却难免沉重。

宇文澜哦了一声,“什么事?”说着顺势牵着她在暖榻上坐了下来。

知道她有那异能,什么事也瞒不了她,所以想赶紧过来看看她有没有胡思乱想。

忽然忍不住对她道,“朕这辈子已经失去了生身之母,这个悲剧,定不会再叫你身上上演。”

而默默听完她心声的宇文澜自然也已经晓得,她是要说自己生母的事,心间更加好奇起来,便又耐住性子道,“说来听听吧。”

这话一出,宇文澜立时凝眉道,“竟然是这般?”

他倒是有些惊讶,原来生母的娘家人来找过她?

宇文澜,“!!!”

宇文澜心间一顿。

她想了想,觉得这事儿还是得告诉皇帝。

燕姝便道,“说有一个大的世家,有一位宽厚仁慈的主母,平日善待妾室,妾室也以真心相报,有朝一日,妾室生下了一个孩子,却不幸的是身子撑不住,眼看就要撒手人寰。临死之际,妾室将稚子托付与主母,而主母也含辛茹苦的将孩子养育成人,并继任了家主。”

剩下的故事,不用她再说,宇文澜也明白了,必定是他生母的娘家人不甘心,便找到了她跟前造了通谣

当然,对于那帮妄图攀附的娘家人,他并不会理会。

燕姝听在耳中,又是一愣。

燕姝暗自挑眉。

没等回过神来,却见她又拉过他的手往自己的肚子上放,道,“陛下,近来宝儿动的可多了,您不妨也摸一摸,跟宝儿多说说话。”

齐国公府给她挖坑?

这又是怎么回事?

所以她说的,必定也不假。

哪知紧接着,却听她心里又气哼哼道,【还能怎么样?诺大一个齐国公府给我挖坑,就等着我跳呢!老娘绝不能放过他们!】

这个还要选吗?

然而正要叹气之际,耳边却忽的传来燕姝的心声。

心间竟有一股说不出的暖意,渐渐蔓延至全身,竟还叫她有些眼眶发热,鼻子发酸。

他只要摸到她的肚子,她就能读得了他的心!

宇文澜当然知道,她能如此说,事情便一定假不了了。

——其实是关于惠太妃娘家人的事。

这人如此问他,莫不是为了齐国公递折子的事?

燕姝便又听见,他心间道,【你们俩就是朕如今最重要的人。】

转眼间,那人已经到了近前,伸手将她扶起,道,“起来吧。”

说着又垂目仔细瞅她的神色,道,“今日如何?”

怎,怎么回事???

好在紧接着,便听她开口道,“臣妾还挺好的,不过方才听了件事,正想着要禀报陛下呢。”

“哪知就在一切平静之际,没想到那妾室的娘家人忽然冒了出来,对着这位年轻家主的美人一顿瞎话,妄图离间家主与养母之心,并陷美人于不义之地。幸亏美人聪慧明智,及时发现真相,原来这娘家人从前便亏欠于那位家主的生母,与其生母关系一直不好,如今却反而编造姐妹情深的谎言,想借家主的势力白得好处。”

“亲奶奶”就算了,“亲爹”是怎么回事?

“去世之前,她还恨着娘家人,将孩子托付给主母后特意交代,自己的娘家人非上进之辈,将来切莫叫他们攀附孩子,以防辱了孩子的名声。”

“什么?”

宇文澜当然已经听明白了,这故事里的家主是他,聪慧明智的美人是她,养母就是太后,而那位早早离世的妾室,自然就是他的生母。

哪知却又被她拦住,道,“臣妾还有一事要禀报呢。”

便听她道,“前年鹿州大营出的那个私吞粮草的案子,其实是个冤案。实则是齐国公世子前些年去鹿州打猎时看上了鹿州右卫百户林承贤的大闺女,先是强行娶了人家当妾,紧接着,又想去娶人家的二闺女,人家林百户清清白白的人家,自然不愿把两个好好的闺女都送给那半百老头子,更何况那齐国公夫人为人恶毒,将府里的妾室全部灌了不能生育的药。”

他的确就是这样想的。

宇文澜,“……”

毕竟如若那惠太妃的娘家人不死心,再在别处动了心思,放出谣言,最终叫皇帝听了去,势必会影响他与太后的关系,所以还不如她此时便将事实主动告诉他的好。

想看她是什么反应?

燕姝闻言一愣。

“得知真相后,美人自然没有叫那有心之人得逞,只是现在就是不知,该不该跟这家主说明真相?”

嘿嘿,她知道了,一定就是肚子!

燕姝心道,看来他这是听明白了。

……

“林百户为了避免再叫闺女落入虎口,赶紧给二闺女找了个婆家定亲,没想到那齐国公世子却因此心生愤恨,给林百户安了个偷卖粮草的罪名,给关了监狱。听说前两天林百户放出来了,这人还打算再次诬陷人家呢!”

宇文澜,“……”

燕姝咳了咳,“臣妾有个话本子,想请陛下出出主意。”

——今日如何?

【呜呜呜崽啊,你亲奶奶跟亲爹都好可怜啊!咱俩都好好的啊,等你出来,娘一定要好好亲亲抱抱你我滴乖崽儿……】

他一顿,“还有什么?”

这事他既然已经知道,自然是要问清楚。

于是便又道,“起因是在这位夫人的小时候,其父亲宠妾灭妻,导致夫人的母亲早逝,而此后,其父便扶正了妾室,并生下了后头的弟妹,这位夫人自然一直放不下这件事。后来入府之初,也曾因为美貌,被老家主喜爱过,只可惜老家主并非长情之人,在她怀孕之后,便对她没有那般好了,这位夫人心里想不开,以至于抑郁成疾,生子后,又见家主依然冷待她们母子,便更加伤心,以至于得了崩漏之症,很快便去世了。”

那样一个可怜的女子,便是那般在这宫廷中凋谢了。

——其实虽然他小时候没有记忆,但后来也听宫里的嬷嬷提到过,自他出生,父皇已经开始修道,所以他虽是皇子,父皇对他也很冷淡。而生母生性敏感,鉴于此,郁郁寡欢,便落了病。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