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猎仙 > 销魂蚀骨(天昏地暗)

销魂蚀骨(天昏地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说到魂神交融这件事, 云繁向来只闻其名,未知其径,不过她这人就是有个臭毛病, 我行我素,想做的事, 哪怕不知道该如何进行, 也会自己摸索出门路。

想到就做,云繁将萧留年的肉身挪了个方向, 顺道狠狠拧了把他的脸颊,才正面对着他盘坐落榻,闭上双眸。

既要魂神交融,她自然要先找到他的元神。

一道神光自她眉间逸出, 化作个不及巴掌大的小人, 在萧留年眉心逗留片刻,倏地隐入他的眉心, 进了他的虚境。

所谓虚境,乃是修士炼到一境界后生出神识,再由神识所化的虚空幻境,会随修士境界的提升、心境的强大而越发强悍。元神纳于虚境之中,自成世界,而现在,萧留年的元神就藏在他的虚境之中。

云繁的元神飞入萧留年的神识后, 就只能小心翼翼地往里探寻。

不论任何修士,在没有主人的允许之下,虚境都是不容外人踏足窥探的领域, 私闯虚境会被视如夺舍,将遭遇元神抵抗, 轻则神识受损,重则神魂绞灭。云繁可不想自己的元神被师兄的元神绞杀,所以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没多久她就探寻到一团浑噩。那就是虚境的结界,只要她的元神融进这团浑噩,就能到达萧留年的虚境。

能够融进虚境结界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她的元神力量强于萧留年许多,可以强行进入;一个是萧留年接受她的元神,敞开虚境任她进入。

而这两者,云繁都不具备,在踏足他的虚境结界时,她已经做好遇到攻击的准备,然而,意料中来自元神的攻击并没出现。

她如入无人之地,萧留年的虚境对她没有丝毫抵抗。

云繁触及那团浑噩时,只感觉到让元神十分舒服的温柔,像置身于温暖的云絮之间,暖融融、轻飘飘……无比舒坦。

奇怪?师兄知道她会探入他的虚境,所以没有抵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萧留年的为人她很清楚,为了抵抗她的接近,连五感都封闭了,又怎会容许她踏足他的虚境?

云繁想不明白,但她的元神已经融入他的虚境,也已不及多思。他的虚境传来股十分奇特的气息,熟悉而迷人,像她最爱的,属于萧留年的温柔,化作风和雨,缠绕拥抱而来,像一杯醉人的酒,竟勾起她魂神一阵阵战栗。

还没遇到萧留年的元神,云繁竟就已经生出股无上舒坦,若是肉身在此,必要发出声喟叹。

师兄这是……魂神比身体更早一步就接受了她?

云繁不是很明白,但她心情非常愉快。

浑噩结界很快消失,露出萧留年的虚境,这是个非常干净的虚境,一如萧留年的人。

他心里的世界,竟也是一片清静海,海面平静无波,正中央是座冰山,光芒闪耀。萧留年着白衣、披长发,盘坐于冰山之上,如同神祗拒人千里之外。

那片被埋在海底的冰山,却又如同沉睡于深海的巨兽,冻结着让人看不清且难以窥探的秘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云繁心里生出些微探究的好奇,然而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一波又一波源自魂神的快意所俘获,无法再思考其它,只想靠近萧留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几个念头一闪而过的时间,海面忽然无风起浪,海中飞出无数道水流,这些水流粘稠胶着,像触手,也像柔软的丝带,四面八方缠向云繁。云繁从上面察觉不到任何敌意,只有汹涌澎湃的情绪……像被压抑克制了许久某种欲/望,化作实形。

虚境中的一切,都是主人内心最真实的幻化。

云繁任由自己被无数水之触须缠绕,拉向萧留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封闭了五感后,萧留年获得短暂的平静,没有人再无所不用其及的撩拨他,他似乎松了口气,想着终于可以静下心来,然而心里的空洞却似乎越来越大。

师门所授的凝神静心的各种法诀已经帮不到他,他虽然看不到云繁,也感受不到她,但她的影子却又无孔不入般出现在他的魂神之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知道这太不应该,他应该立刻沉下心来摆脱云繁的纠缠,回到九寰,回到浮沧,那里还有无数事等着他回去交代,师尊的死也需要他回去查个水落石,但是该死的,在这样紧要的关头,他心里所想,竟然是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越是想要放下这些念想,他就越加心浮气躁,难以平静。而就在这样的自我挣扎中,他的元神忽然一颤,仿佛被云繁搂住般,她的唇、她的呼吸、她的发、她的肌肤……全部化成直抵魂神的战栗,骤然来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亦已睁眼,眸中清明早就消失,眼帘半垂间流淌过一缕妖光,竟是从前未有的风流,只定定看着她。

而他那些于清醒时苦苦克制之下潜藏的念想,在这一刻化作巨大的魂爪,在她入魂的那个瞬间,将她死死禁锢在他的元神虚影间,不容逃脱。

他魂神如焚,烧尽所有理智。

他从未如此急切想要得到什么过,用尽一切力量。

萧留年没有开口,只是由着她肆意而为,眼神却逐渐滚烫。

海浪哗哗声间,隐隐约约是低沉的喘声,鹤鸣阵阵却掩不去女人绵长细碎的音,似诉似泣。

魂神如蛟似蛇,深海纵横,长空云雨,自在极乐,难分难舍。

她全然没有料到,自己与萧留年的魂神可以契合得如此完美。

他的脸越来越红,神情也失去最初的平静,渐渐有了些克制的狰狞,云繁倒只是趴在他颈间,咬着他的耳垂,絮絮说着什么……他忍耐着,压抑着,最终猛地攥拳,用力挣开缚腕的素光缎,一手穿过她的发间,狠狠按在她后脑之上,不由分说落吻,反客为主。

不知多久,魂神各归其位,可这一场较量仍未结束。

虚境纵情已八日,算上他们浪费的那一天时间,离他们的十天之赌,只剩最后一天。虽然她成功与他魂神交融,然而还差一步,这赌没结束。

无数的疑问都化作见到她的震憾,萧留年却没有余力再去思考答案,因为云繁已被送进他的怀中。

“云繁?!”他喃喃一声。

她咬咬唇,目光与他的眼神交融,似乎在诉说什么,他的面庞渐渐又浮起红潮。

她把她那如浮沧雪、别鹤海般的师兄,蛊惑成了她想要的模样。

————

云繁睁开眼,一时间尚未分清此间为何,仿佛还处在那灭顶般的极致痛快中,目之所及,是近在咫尺的师兄。

一个带着毁灭般的放纵,一个带着沉沦般的堕落,抵死缱绻,只将这一瞬极乐刻进魂神。

长发凌乱地飘散着,她像没有骨头般浮着,被他的念想牢牢抓住,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两道魂神相触,彼此皆是一震。凌驾于五感之上的,源自元神魂魄的愉悦,让人忘却所有外务,彻底抛开束缚,像撕破夜幕的天星,带着不顾一切的毁灭般的痛快与肆意。

清净海化成一抷浊流。

两道光影缠扭着,从冰山上坠入海中,如堕深渊,又自海间飞出,纵入云间,化雨而落。

天光移转,殿内的光影斑斑驳驳的交错转换,渐渐归于暮色,血红的晚霞铺满天际。

他骤然间睁眼,双眸陡然大震——一道半透明的魂影,被海水所化的无数触须抓在半空,送到他的面前。

“师兄,还剩下一天时间。”她呢喃着,委委屈屈,“你真要离开我吗?”

真是好看极了。

柔软薄韧的素光缎飞出,不由分说缠住他的双腕,将他的手扯过头,再拉向莲榻。萧留年竟未置一辞,顺从地倒下,长发散落在莲榻之上,眼微挑着,着了魔般迷人。

九霄浮海阁的大殿静谧如初,清风徐入,摇动满池花叶,这朵巨大的莲花,似也随着水波微微荡漾。

那道魂影若隐若现,脸庞有些模糊,但他知道,这是云繁。

云繁欺身而上,双手缠住他的脖颈,细语随吻落在他耳畔。

云繁一时觉得自己化作春雨,浇融坚冰,同归静海;一时又觉得自己是星火,烧尽玄木,同化烟尘……

萧留年已然抛开所有,不管这一场较量到底出自谁的主意,又由谁来主导,会隧了谁的意,称了谁的心。

天昏地暗。

她是怎么进来的?何时进来的?这是他的虚境,为何他竟然一点没有察觉?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