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嫁娶不须啼 > 邸报(陛下点他去了辽东)

邸报(陛下点他去了辽东)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韩征将要调职的事, 第二日清早才在饭桌上告诉大家。

难得阿宝回来,自然一处摆饭,陶英红知道阿宝不吃荤, 悄悄叫小厮到外头买了几大碗素馄饨来, 还有十只萝卜丝的酥饼。

圆桌摆得满满当当, 阿宝喝着素馄饨,吃着萝卜丝饼儿, 甜着嘴儿哄她爹:“昨儿的肉饼子真把我吃腻住了, 这个萝卜丝的可真是香。”

林大有笑看她吃了一个又拿一个:“爹还怕你嫁了人, 也学那些文官娘子的模样, 吃饭鸡啄米似的, 那么吃身子怎么能好。”

阿宝年岁越长,越发长得像她娘了。

阿宝生得就晚,刚生下来那会儿,她娘的奶水都不足, 阿宝不够吃, 只会憋着小脸哭, 她娘只得拿米汤糊弄她。

若是那时家里像现在这样,阿宝的娘也不会去的那么早了。

“阿爹这次是去辽阳, 柳先生说那儿虽偏却是块宝地,产好人参, 到时候给你寻摸几支好参,给你补补身子。”

底子打得牢些,往后给他外孙外孙女儿。

“去辽阳得多远, 那儿什么样?”阿宝手里握着萝卜丝饼, 要是她也能去就好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林大有的官位依旧是少卿, 行太仆寺中一位正卿,两位少卿。

辽东行太仆行下设六监,管辖二十四苑,这些都是初设,据说那位正卿是景元帝从湖广调过来的。

林大有一听他的官职便知,细务不必他管,他就只管替陛下养马。

官场上的事儿,有那位李大人打理。

韩征等姨父妹妹话说得差不多了,这才道:“我也调职了。”

桌上人齐齐看向他,林大有问:“调哪儿去了?怎么一点信都没有?”他在禁军中是有几个老伙伴的,韩征调职怎么也该报个信来。

“将我调到启祥宫去,还是当总旗。”

“启祥宫?”阿宝问,“那是内禁了?”

“是,今儿夜里我便不回来用饭了,得请兄弟们好好吃一顿。”

陶英红蹙起眉头:“那这算好,还是坏?”

林大有当了一年多官儿,这其中的意思还是懂的:“征儿当差那一向挑不出错来,可巡内跟巡外不同。”

外禁军跟内禁军同为禁军,可内禁军多半都是些出身好的勋爵子弟。

巡禁内也更易碰上贵人,要是得罪了人……

韩征自然明白这道理,宽慰他娘:“娘,大伙儿都恭喜我呢,说不准我就得了贵人赏识,升官呢~”

陶英红却只想让儿子平平安安,能顺顺当当成个亲,这从六品能不能往上升,在她心里反而不重要。

“没事儿,军中还有老交情在,要真不想在内禁军呆了,走动走动调个职。”林大有也安慰小姨子,“征儿同我的儿子一样,我就是走了,也得卖我个面子。”

说着又看了眼阿宝:“如今不还有裴女婿在。”

陶英红勉强笑笑,正想叮嘱儿子两句,门上的人来报:“姑爷来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林大有一面说着“快请”,一面把肉饼子都挪到自己这边来,把素的都摆到阿宝面前。

才刚摆完,裴观进了门,特意换下孝服,一身天青色的素袍,依次向众人问礼:“岳父、姨母、表兄。”

说完目光才转到阿宝身上,冲她微微一笑。

阿宝本就晕红的脸,这下更红了:“你怎会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陶英红也跟着笑了:“快坐快坐,来得这么早还没用饭罢?一起吃一点儿,因着阿宝回来,这些都是素的。”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裴观掀袍坐下,又看一眼阿宝,看模样,她倒是睡得不错。

早先裴家有丧事要办,林大有不便那会就把女婿叫过来,这时这才道:“我月底就要动身,正有话要同六郎说。”

裴观笑了:“我知是何事,岳父不必忧心,只看那位李大人为官的履历,就知他十分会当官,岳父只管安心替陛下办差便是。”

那位李大人极会处理地方政事,行太仆寺虽直属于兵部,不受地方的管辖。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李大人是专门被派去打通辽东上下机关的。

太仆寺马匹专供京营,行太仆寺马匹养出来的马才供给北边五地,是真正的军马。

陛下自然会大开方便之门,此番设立辽东行太仆寺,要做出成绩来才往外推行,国库花了钱,调了人手,就想他们能把差事办好。

每岁一交的军马,总得有人养。

阿宝时不时侧过脸来,乌葡萄似的眼睛在他脸上扫个来回。

阿宝一面小口吃饼子,一面听裴六郎娓娓而谈。

裴观听见母亲声音中含着怒气,立时赔礼:“母亲勿怪,实在是……”陈妈妈打了帘子出来:“观哥儿,去罢,你娘没生你的气。”

总不能真就一推六二五,除了养马甚事都不知罢?

螺儿结香是新来乍到的,门路还没摸熟,只怕不敢

“只是自……前几年起,邸报上便不许再抄录军事了。”

阿宝随手翻开一本,说是书又不像:“高丽遣典农正贡马一千匹……发于各卫所牧养……”

阿宝懂了,那就是景元帝起兵的时候,因当时的朝廷大败,这些东西便不再抄下来给百姓看。

林大有戴上官帽就要走,走时还道:“裴女婿莫走,待我夜里回来,咱们爷俩继续论,你与我说说透。”

这才好与阿宝同吃同睡,就连母亲那里他都提前招呼过。

裴观没有出声,他也知道崇州人人都觉得原来的皇帝是个昏君,连三岁小儿都能骂上两句,可这些不过是攻讦敌人的手段而已。

这些话是柳先生从没谈过的,林大有还待要听。

阿宝看过几页就道:“那这对爹可真是好东西。”

青书一看就笑了,院里的丫头们实在馋不过,还能差小厮跑腿买些肉点心,或是托厨房娘子做一些。

送人出了门,裴观才转身,与阿宝肩并肩一同回后院去。

可有一事,裴观不能言明,上辈子岳父是去山西,可这辈子,陛下点他去了辽东。阿宝又问:“那宫内可有这东西?找给我阿兄看看,他调到启祥宫去了。”

气不打一处来:“去去去!赶紧去!”

这个人便是林大有。

新官到任连梯子都架好了,谁也不会这么没眼力见,非将善缘推到门外。认识了当地大族,有些许事就好办得多。

青书去得很快,把食盒交给螺儿结香,又依公子单上写的,取了几册书来。

他就是这个模样才最讨她喜欢。

托姻亲带礼品,那是常事,对方也会明白这就是个结交的由头。

裴观起身恭送:“是,小婿听凭岳父安排。”

阿宝长叹一声,冲他点点头:“你往后都要这么跟我说话才好。”

裴观说得片刻,略觉得口干,刚要抬手,阿宝就端着杯子递到他面前:“茶。”

青书看戥子事事想着姐妹,笑了:“成,我这就给她们带回去。”

只是在里头骂:“这才一天都不到,他就急巴巴的要跟去,成个什么样子!”干脆将阿宝塞扇套里让他随身带着算了。

“看税收,丁数,譬如收了多少猪肉税,若是高,就知道今年年景不差,城中人吃肉吃得多……以此类推。”

“数量不大,各地都有抄报房,京城的抄报房还养活了许多落第的文人。”只要想看,花几个钱就能买到,偏远的地方路途遥远,一份邸报难得,在京城,这就是随手可得的东西。

裴观翻开来给她看,解说道,“咱们在京城,录正司每隔五日发一回邸报,各地奏折若无批红,都可抄下来售卖。”

好容易不必日日去哭灵了,一大清早又被儿子吵醒。

裴观正想解释,谁知阿宝只是瞧了他两眼:“你都没出过京城,怎么连辽东的事都能知道?这也是看书看来的?”

裴观笑了,回屋先取笔墨,让青书拿着书单,回留云山房取书来。

看邸报,还能看出皇帝是不是勤政,若是奏折都不批示,那内阁无事可办,录正司也无邸报可抄。

“前几年?”

“岳父即将外任,前一向忙着祖父的丧事,如今得空了,正该过门商量商量。”裴观去上房的时候,裴三夫人都还未醒。

韩征道:“姨父,时辰来不及了。”

裴观也不是空手而来,他辽阳等地的旧故都列出了单子:“到时我会备下礼品,交给柳先生带去,一来一往也就熟识了。”

“多谢。”裴观谢过了再接,浅饮上一口,继续道:“辽东与蒙古、高丽、女真为邻,高丽贡马本都分给当卫所养护,苑马司又多是年老致仕的指挥千户在担职,这些自然得由李大人先去打交道。”

柳先生的意思差不多,只是没有裴女婿说得这么细致。

“就在这些书上写着。”

只要岳父大人不放他走,他便可光明正大的留下来。

“这是抄录下来的邸报。”裴观按地区分门别类,抄在册上,想知一地情况,只要取出,便可一目了然。

裴观以为他那点心思被她猜到了,微微有些面红,他岂会不知上朝的时辰快到,就是掐着点来的。

“可你说的好些,这上面也没有。”阿宝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戥子见机,拦住了青书:“青书小哥,你既要回去,把这个给螺儿结香带去。”食盒里头装着肉饼子。

“这些写的都是什么?”

“去便去了,还来拜别什么。”裴三夫人一翻身,今儿早晨这觉是睡不成了。

阿宝听了,随手往前翻:“那……原来的那个,也很勤政?”不是说他荒淫无道么?

裴观眉头微蹙,怎么这两件事都不同。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